《我的姑姑三毛》:三毛身邊人的回憶錄,真實而又平凡

珮珊 2022/10/04 檢舉 我要評論

每次網上曝出一個明星失婚或者私事時,大家都會議論紛紛,很多時候,人們都會八卦明星的真實生活會是什麼樣的,他們的感情世界以及日常生活會跟正常人不一樣嗎?明星作為公眾人物,是大眾的飯后茶余,所以他們的隱私就成了人們的談資。

文學上有一個現代作家,開了自由之先河,是一個隨性的追求愛情的女性,她叫三毛。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她的《撒哈利的故事》,關于我一無所知的沙漠,還有她和荷西的愛情,那些生活中的點滴,讓我一直相信那寫她所描述的故事都是真的,那是她的生活,有一種讓人信服的感覺。

三毛去世,到現在已快30年,很多人追隨她的腳步,很多人也受她的思想也影響,也有自發的發揚三毛文化的,她的侄女陳天慈就是她的粉絲,也是她的推崇者,最近陳天慈出了一本《我的姑姑三毛》,關于三毛在家庭里的小事,還原她真實的生活,另一部分描述了作者是如何追思與追隨三毛的腳步。

這是一本含有真摯感情的書,文字的樸實流露出作者對姑姑三毛的深切懷念,生活中的小事,三毛的表情,還有她為了三毛做出的實際行動,都真實地表達了對三毛的思念之情。

一、日常生活中的三毛

寫作,編劇,陪著侄女一起玩耍。為侄女找學校,像我們一樣為孩子著想,找一所適合孩子的學校。學校要求演話劇,三毛就陪著侄女寫劇本,編排話劇,像父母一般貼心細致。從這些小事可以看出,三毛是一個善良溫暖的人。

跟正常的人是一樣的生活。總以為名人是不一樣的,至少在生活上會有點奇怪的事情。三毛,卻是跟她的作品一樣,簡單易懂,不摻雜質。

作者小的時候,不懂姑姑是干嘛的,只知道每次她回來,就有很多記者來采訪。后來,三毛回國發展,一般都是白天睡覺,深夜寫作,在作者眼里,這就是她的與眾不同。可以待在屋子里,細細琢磨,沒過幾天就寫出浪漫的篇章。

夜深人靜時,思路清晰如泉涌,以前這成了我的向往,總以為在晚上就可以寫出好的文章,后來才發現,不是因為夜晚的靜,而是因為沒有人打擾,可能還有以前肚子里儲存的知識,需要找個出口發泄。

在她的那個年代,她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活出了精彩的人生。雖然她一生沒有孩子,但在照顧侄女的路上,也是做得像模像樣,是一個溫暖的媽媽。看來,名人也是同我們凡人一樣,踏踏實實地過日子。

二、西班牙探親之路

為了紀念姑姑,作者終于踏上了計劃已久的西班牙探親之旅,那里住著荷西的親人,她想去與他們相認,尋找一些三毛留下的痕跡。

作者對三毛的感情不亞于對父母的感情,在書中點滴小事,以及后期自身致力于宣傳三毛文化的事業。作者對三毛的愛,已經超出常人很多倍,可能是三毛的文字,以及三毛的關心,帶給她新生的力量。

在西班牙,她去尋找三毛以前住過的房子,想從中找到三毛存在過的證據,感受三毛留下來的氣味。在三毛走了很多年后,作者置身其中,還是能感受到三毛的純粹。

荷西,原來真的是有荷西的,他并不是傳說中的愛情象征,而是真實存在的人物,雖然沒有見過,卻在三毛的文中想象出荷西的樣子,而西班牙之旅,作者與荷西的親人相聚,更進一步證實了三毛與荷西的愛情。

那些令人向往的愛情,那些生活的細節,被他們過得有滋有味,活色生香。

人們渴望愛情和自由,三毛都做到了,所以她成了讀者心目中的瀟灑女子,她所描述的生活,本來平淡無奇,卻以文字的形式,帶給我們期待。

她的特色,成為了一代人的記憶,總是會想著沒有固定工作,穿著隨意,穿梭在大街小巷,只為做自己的快樂,這是種純真和率性。

三、我眼中的三毛

沒讀三毛時,容易把她與《三毛流浪記》的三毛搞混,讀了之后才知道他們確實有點關系。三毛確實是因為三毛簡單而取的三毛,兩個字加起來不過七畫,《三毛流浪記》的三毛到處流浪,真實的三毛也是到處流浪,后來真的三毛還與創造「三毛」的作者見面認親,可見他們還真有點關系。

她寫的故事像日記,記錄平日里她經歷過的事情,比如跟荷西的愛情,還有荷西的ㄙˇ亡。以前會以為是為了達到小說的煽情效果,真正了解后才知道這原本就是她的生活。

有時候并不愿意把三毛寫的作品當小說看,太過真實的情感,讓我覺得這就是她自己的故事。原來,每一個作家,都會把自己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融入到小說里。真情實感,在文字里自然流露。如果沒有經歷,胡編濫造的故事也并沒有邏輯性和真實性可言。

三毛的出名是必定的。在那個年代,信息封閉,而三毛作為一個時代的先進知識分子,把自己的所見所聞傳播出來,讓更多人知道世間還有這麼多的事物,還有他們不知道的生活方式。她開創了自由追求的先河,成為了人們期待的女神,她為自己的生活做出了選擇,她過著她喜歡的生活。

但結局并不美好,可能是因為浪漫主義的人接受不了生活的現實,最愛離開了,最后她也以獨特的方式離開了我們。

是為了追隨愛情?還是過得太累?寫文的人大概都是些多愁善感心思縝密的,一個沒想通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不過這是她的選擇,我們也無可非議。

以往對她的認識,只限于在她書寫的文字里,而現在,又從她侄女陳天慈的文章里看到一個真實的三毛,她是確確實實存在過的。

三毛,是一個時代的記憶。

她人不在了,精神卻是永存的,她可以影響的一代又一代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