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大火,劉亦菲很美,但更佩服「不性感」的柳巖

佩珊 2022/06/20 檢舉 我要評論

對追劇人來說,這個六月是《夢華錄》的六月!

劉亦菲和陳曉強強聯合,顏值演技雙雙在線。

「顧盼生輝」真是誰看誰上頭。

從白秀珠到小龍女,再到如今的趙盼兒,神仙姐姐劉亦菲被夸上天早在大家意料之中, 相比而言,女二號柳巖的再度翻紅,卻給人帶來不少驚喜。

劇中,脾氣火爆,說話粗聲大氣的三娘,似乎和柳巖之前的角色天差地別。

網友這才發現,原來風情萬種的性感女神,居然可以這樣直爽潑辣、仗義執言。

不久前,「柳巖在劇里把男人踹進水里」的戲份直接登上熱搜,網友直呼: 太爽了!

在「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娛樂圈,沉寂許久的柳巖為何一腳把自己「踹」上熱搜?

一切還要從包貝爾婚禮上那場「無妄之災」說起。

柳巖忍得下,熬得住

六年前,柳巖作為伴娘出席包貝爾婚禮,差點被伴郎們扔進泳池。

現場視訊中,柳巖被嚇得一邊尖叫一邊拉著裙子遮掩,然而,伴郎們不顧她的掙扎,抬著她就要丟進水里。

如果不是賈玲拼命阻攔,恐怕她早已被迫上演「濕身秀」,供現場男性取樂。

視訊流出后,作為受害者的柳巖卻成了眾矢之的,有人指責她:「為什麼不扔別人非扔你呢?還不是你穿著暴露?」

拜托,她當時穿著統一的伴娘服啊!

令人氣憤的是,包貝爾和伴郎團竟然集體失聲,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

最后,面對公眾的質疑,柳巖只能發布視訊道歉。

隨后,伴郎杜海濤、韓庚的人品遭到質疑,原本第二天要發專輯的王祖藍也受到很大影響。

為了平息輿論,他們只好出來道歉,只是道歉內容卻沒有提到受害者柳巖。

于是有人推測,也許只是朋友之間的玩笑,她卻把視訊發出來炒作、公開賣慘。

王思聰公開發聲:「她但凡有點腦子,也不會為了個人炒作得罪半個娛樂圈的人。」

這件事后,柳巖被孤立,連續幾年都接不到好資源。

雖然堅信自己沒有錯,但柳巖明白: 「在不喜歡你的人眼里,做什麼都是錯的。」

于是,她不再辯解,默默忍下了這一切。

出道多年,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忍」。

柳巖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為了給患癌的母親籌集治療費用,她辭掉穩定的工作選擇了北漂,憑借出眾的外貌加上優秀的表達能力簽約光線傳媒。

公司為了考驗新人,入職不到十天便安排她去《無極》發布會采訪陳凱歌。

第一次面對大人物的柳巖毫無經驗,只能按照編導給的問題提問:「如果電影的觀看反饋不如您預期那樣好,會不會傷到您的自尊心?」

陳凱歌勃然大怒:「我的片子還沒播你就說這樣的話,你這等于參加我孩子的滿月酒,然后問孩子如果夭折了怎麼辦?你是怎麼當主持人的?」

首次主持就得罪國際大導演,這讓柳巖連續做了一個月的噩夢。

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在以后的工作中,她總是極力表現,忙著向別人證明自己的能力。

一次,她去主持《周六樂翻天》,想盡辦法找梗烘托氛圍,結果剛下臺就被制作人一頓痛罵:

「你會不會主持啊?誰讓你接話的?你就算跪著舔我的腳趾,我都不會再讓你主持。」

柳巖百口莫辯,只能咽下委屈,繼續拼命工作,期待著自己有朝一日能熬出頭。

用力去爭的樣子,注定沒那麼體面

為了能得到更多機會,她住在公司附近的出租屋里,24小時隨叫隨到。

由于經常大半夜化著濃妝回家,保安一度以為她是從事「特殊職業」的,很少給她好臉色。

然而,就在柳巖一身干勁想在北京闖出一番天地時,超負荷的工作使她患上纖維瘤,可能需要切除胸部。

她不甘心自己的生命之花在最美的年紀凋謝,便想以特殊的方式留住這份美麗。

恰逢此時,《男人裝》雜志邀請她拍攝封面,為了留個紀念,柳巖答應下來。

沒想到,照片意外走紅,她因此成了「性感」的代名詞。

摸爬滾打多年,終于有了一絲名氣,她果斷抓住機會,進入演藝圈。

身材成了她的營銷賣點,合作方總是安排她穿很暴露的衣服,每次出席活動,必然吸睛無數。

但是,靠「性感」迅速走紅后,人們看她時總是戴著有色眼鏡。

一次,在優酷牛人盛典上,吳宗憲調侃柳巖:「如果我是牛人的話,那你就是牛奶。」

柳巖十分尷尬,但作為主持人,她必須控場,接著吳宗憲的話問:「這話從何說起啊?」

吳宗憲盯著她的胸部說: 「這麼明顯還用說嗎?」

電影《畫壁》發布會上,包貝爾對柳巖說:「這部電影活色生香,而你只負責‘色’。」

一起出席活動,包貝爾也一直盯著柳巖的胸部,被媒體抓拍到,還理直氣壯地回應:

「我是正常男人,看看咋了?我就看!」

和郭德綱搭檔主持,郭德綱說:「她哪是花瓶,分明是奶瓶。」

或許這些人是為了節目效果,但這種以調侃女搭檔身材為噱頭的效果,實在辣眼睛!

每次聽到這樣輕薄的言語,柳巖都在一旁保持著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聰慧如她,怎麼聽不出那些人語氣里的戲謔? 但她一個毫無背景的小透明,想在娛樂圈生存下去,就必須厚著臉皮忍下這些。

人們喜歡劉亦菲,除了超高的顏值,還有她云淡風輕、不染凡俗的氣質,堪稱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的確,強大的家世讓她不需要看任何人臉色,也沒人敢輕薄于她。

但柳巖不同, 為了能紅,她必須放下尊嚴咬著牙往上爬,而一無所有的人用力去爭的樣子,注定沒那麼體面。

「我不要做被物化的女藝人」

隨著柳巖靠「性感」在娛樂圈有了一席之地,人們對她的定位也逐漸固化。

無論是《畫壁》里的云梅,還是《不二神探》里的戴依依,柳巖能接到的角色,似乎總是整部作品的尺度擔當。

出席活動時,主辦方要求她:「你要穿得露一些。」

人們從不關心她的專業能力如何,而只關心她能露多少,能吸引多少流量。

久而久之,關于柳巖「以色侍人」的質疑越來越多, 「性感」的標簽如同焊在她身上一般難以掙脫。

有記者問她:「你覺得大眾對你最大的偏見是什麼?」她說:「大家都覺得我好像穿著泳裝就上街。」

《煎餅俠》中,她借著角色自嘲:「柳巖啊,什麼都不會的,只會借胸上位。」

雖然道出了自己的無奈,但當時的她也的確沒什麼成績來打破偏見,反而被質疑賣慘。

開頭提到的「泳池事件」后,柳巖逐漸淡出公眾視線,她認真思考了自己的定位:「我不要做被物化的女藝人,不要被任何人調戲。」

即便接不到好資源,她也不再隨便演一些拿身材做消遣的角色,而是沉下心來打磨演技。

多年好友大鵬深知柳巖的可塑性,邀請她出演《受益人》的女主角。

柳巖飾演的岳淼淼是一位迫于生計的女主播,她表面上追求虛榮,內心卻善良柔軟,為了愛情甘愿受騙。

憑借出色的演技,柳巖將岳淼淼的虛榮、卑微和愚蠢刻畫得入木三分。

雖然電影最終評分不高,但她的演技終于被人看到,憑借此片獲得了人生第一個影后。

今年3月,她又憑借電影《白色婚禮》斬獲亞洲傳媒榮譽獎最佳女主角。

《夢華錄》中,柳巖沒有出演婀娜多姿的風塵女子,而是演了敢愛敢恨、豁得出去的孫三娘。

她帶著對表演的敬畏之心,演活了這個角色。

劇中的三娘做得一手好果子,柳巖便專門去學習做果子。

揉面、雕花、給果子上色……這些能自己動手的,她都親力親為,劇中的糕點大多是她自己做的。

主持人出身的她直接使用原聲臺詞,扎實的功底即便和科班演員搭戲也極為亮眼。

有網友說:「《夢華錄》播出后才知道,原來柳巖還提名過金雞影后和白玉蘭女配。」

沒錯,一直以來,柳巖都被低估了。

但是,她用自己的成績一點點撕掉了曾經的標簽,成為了演員柳巖。

正如她給三娘的信中所寫:「別人總會捕風捉影,隨意評判,或對我們釋放善意的同情,而我們無需憐惜,對別人的議論絕不低頭,我們都要繼續堅定地走我們想要的人生之路啊!」

面對傷害你的人,真的不用翻臉,記住這句話,就足夠了。

這是她與三娘的共勉之言,也是她多年來的處世之道。

想起唐代詩僧寒山與拾得的對話:

寒山問拾得:「若世間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該如何處之乎?」拾得答曰:「只須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面對偏見與質疑,柳巖正是如此,她守住了本心,堅定地走上了自己想要的人生之路。

正如她的名字一般, 似蒲柳般柔韌,如巖石般堅強。

在信中,柳巖對三娘說:「今天過后,你會被更多的人認識和喜愛,你可能得在東京開一個廚娘班,讓更多的女性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闖出新的一番天地。」

這是她對三娘的祝福,亦是對自己的期許。

很多人羨慕劉亦菲,但對于普通的我來說,更佩服柳巖,曾經所有的不認命,都換來如今的尊重。

希望柳巖也能如三娘一般,闖出新的一番天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