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兩大剛需:賺錢和讀書

陈晚晚 2022/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復旦大學經濟學博士梁捷講過一段經歷。

他的朋友是大學老師,一次,朋友到上海中學去辦一場介紹詩詞的講座,有學生提問:如何理解德勒茲「無身體的器官」概念。

德勒茲是法國當代后現代主義哲學家,在課本和中學讀物中幾乎沒有涉及,但卻進入了一個中學生的視野。

這讓朋友大驚失色,他在大學里都沒有遇到過這麼難回答的問題。

我們常常感慨今天的孩子競爭尤其激烈、內卷尤為嚴重,其實競爭無時無刻不在進行,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在每一天你做什麼事、聽什麼話、讀什麼書中逐漸拉開的。

培根說:「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莊重,邏輯修辭之學使人善辯。」

讀書,是打開視野的最好工具,也是成本最低、收益最高的投資。

與什麼樣的書為伴,決定了一個人的見識和作為。

心理學家歐文·亞隆曾說:「也許,因為我童年的生活環境很臟亂,書籍就成為了我理想的避難所。」

試想你會在什麼時候想到讀書?往往離不開這三種情況:

一是孤獨。

一個人在閑暇時,最難面對的是無所事事的時光,這時候,書籍是最好的伙伴。

莫言回憶自己童年的經歷時提到:「我童年時,體能不佳,膽子又小,不愿跟村里的孩子去玩上樹下井的游戲,只好一個人看‘閑書’,看‘閑書’便成為我的最大樂趣。」

二是迷茫。

清醒時做事,迷茫時讀書。每當我們不知道怎麼做選擇,看不到未來的方向,遭遇變故走不出低谷,就會想去書里找答案。

三是無措,也就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

工作中遇到難題,要看提升技能的書;有了孩子角色轉變,開始看育兒的書;人際交往不暢,要看提升情商的書;獨立生活需要更多錢,要看理財投資的書……

十點君曾做過一個「向世界安利1000本書」的活動,邀請大家選出一本對自己影響最大的書,近兩千條留言中,被推薦最多的,是余華的《活著》,其次是《平凡的世界》。

推薦《活著》理由很相似: 每個人都會經歷一段低谷、一些至黑至暗的時刻,這本書讓你相信,你遇到的困難,跟書里的福貴比起來,都不算什麼,活著本身,就是意義。

而每一個被《平凡的世界》感動的人,也都在書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也許是渴望充實精神世界的孫少平,也許是承擔生活重擔的孫少安;

也許是善良、勇敢的田曉霞,也許是不服輸的賀秀蓮……

總有一個人會讓你看到平凡人生的不平凡之處。

一位文化博主曾經在春節回鄉時做了小型調查,她找了20個從一二線城市回鄉過年的人,問他們對閱讀的看法,得到的答案是: 不讀。

有人說,工作已經夠累了,休息時就要放松;

有人說,手機不好玩嗎?哪有時間看書;

更多人認為,孩子多讀點書就行了,大人只管好好賺錢……

殊不知, 模仿是人類最基礎的學習方式,孩子愛不愛讀書、習慣好不好,是從身邊人身上學來的。

一項針對4000個英國成年人的民意調查就顯示,把讀書當成愛好的人,具有更好的社交技能、更順暢的親子溝通,整體幸福水平也高出不讀書的人。

書到用時方恨少,蔡康永有一段話:

15歲覺得游泳難,放棄游泳,到18歲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約你去游泳,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18歲覺得英文難,放棄英文,28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有些人之所以贏得機會,是因為在機會到來的時候,他們早就做好了準備,而不是大腦空空如也地等待機會降臨。

年輕時,我們都是為了學歷、文憑而讀書,那只是進入社會的一個起點,走進社會后能不能繼續為自己讀書,決定了你能走多遠、走多高。

錯過一本好書,可能就錯過了一個重要的啟發、錯過了一次與智慧相遇的機會、錯過了一段療愈自己的時間,那種遺憾的感覺,不亞于錯過一個知己、一個高人。

作家格拉德威爾在《異類》一書中提出了「一萬小時定律」: 一個人想在某一領域達到極致,需要一萬小時的積累。

當你的閱讀達到一定量的時候,你讀過的那些人物、瀏覽過的常識與知識、見識過的大千世界,就會融入到你的身體里,塑造你的談吐、你的氣質、甚至你的命運。

可對疲于奔命的我們來說,「沒有時間」,成為了讀書最大的阻礙。

買了很多書,沒有時間讀;又或者花了很長時間讀完之后,什麼都沒記住……

這個時候,我便是最好的朋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