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干凈的人,為什麼窮不久?楊絳:干凈的人生里就藏著最上等的風水。

佩珊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一世,無非是認識自己,洗練自己,自覺自愿地改造自己,除非甘心與禽獸無異,但這又談何容易呢!」

 ——楊絳 《洗澡》

《我是演說家》冠軍陳行甲曾在一次演講中,說起自己的一段經歷。

他任巴東縣委書記時,來他辦公室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次,有人送來一件普通品牌的襯衣,打開包裝盒,里面裝的是1000元面值的港幣,足足有200張。

在這間辦公室里,他還拒絕過一大摞一大摞的現金、名牌手表,還有金條……

面對巨大的誘惑,他堅決固守底線,因為他始終記得母親的一句話:

愛干凈的人,窮不久。

這句話,一直被陳行甲刻在腦海,對他的影響深入骨髓。

契訶夫曾說:「人的一切都應該是干凈的,無論是面孔、衣裳,還是心靈、思想。」

人活于世,不一定要富貴榮華,但求活得清清白白,無愧于心。

一個人的福氣,也并不在遠處,干凈的人生里就藏著最上等的風水。

心地干凈

楊絳先生説:「一個人經過不同程度的鍛煉,就獲得不同程度的修養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搗得愈碎,磨得愈細,香得愈濃烈。」

有位富豪買了塊地,建造了別墅,專程去請了知名的風水大師。

富豪開車載著大師前往自己住宅的路上,但凡后頭有車要超,富豪總是避讓。

大師問道:「路上有人超車,你為何總是避讓呢?」

富豪回答道:「超車的人多半是有急事,可不能耽誤了他們。」

到了別墅,富豪正準備開門,后院突然飛起七八只鳥。

富豪停在門口,讓大師稍等一會兒再進去。

大師訝然。

富豪笑著向大師解釋道:「后院肯定有孩童在偷摘荔枝,我們現在進去會嚇到他們的,萬一掉下了就不好了。」

大師默然片刻,轉過身對富豪說:「有您在的地方,都是風水寶地。」

《道德經》里說:善行無轍跡。

心地干凈的人,積德行善全憑一個單純的心境。

作家冷瑩曾說:人與人相處,不如用心去成全彼此,因為你對別人的好,最后成全的都會是你自己。

處世最高的境界,是心地干凈,以誠待人。

世界是一面巨大的回音壁, 你付出什麼,就會收獲什麼。

為他人送清風,他人也會贈你以明月;為他人搭橋,自己的路也會越走越寬。

品性干凈

楊絳先生說:「靈性良心人人都有。經常憑靈性良心來克制自己,就是修養。」

喧囂繁雜的世界里,多少人隨波逐流,在名利場上丟失了做人的尊嚴與底線。

在看過世人的虛偽狡詐,嘗遍了人情冷暖后,還能保持良好的品行,才體現一個人骨子里的高貴。

東漢時期,楊震升任東萊太守,上任途中經過昌邑。

昌邑縣長王密為了感謝曾經楊震的知遇之恩,在夜深人靜時,他懷揣十金欲贈給楊震。

面對王密的饋贈,楊震一口拒絕。

王密急切之下說:「此時深夜,無人知矣。」

楊震正聲而說: 「舉頭三尺有神明,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為無知?」

楊震卻金,留下了一段流傳千古的美談,他也被后人稱為「四知先生」

《孟子》說: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一個人的品性,是人格的試金石,也是人生賽道上的助跑器。

行事干凈,是處世的策略,也是做人的格局。

不用擔心正直的人清貧,內心坦蕩的人,有所為,有所不為,守得住底線,自然能迎來風光無限。

靈魂干凈

錢鍾書先生曾說:「人生在世,想要活得通透,心上無掛礙,就要活得清白干凈。」

靈魂干凈的人,不與世俗同流合污,身處低谷不自棄,超然物外而內心不受損傷。

詩人劉禹錫曾因參加了「永貞革新」而被貶官,當地知縣得知后,故意刁難于他。

本來劉禹錫應住在縣衙內,但知縣卻將他安排在江邊,面江而居。

劉禹錫順勢在門口寫下: 面對大江觀白帆,身在和州思爭辯。

知縣得知后又再次刁難,將劉禹錫的三室,改為一室半。

看著門外的楊柳,劉禹錫觸景生情,寫道: 垂柳青青江水邊,人在歷陽心在京。

等第三次被迫搬家時,房間內只能容下一床、一桌、一椅。

而劉禹錫也是淡淡一笑,寫下: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這樣的千古名句。

靈魂干凈的人,內心強大而純凈。

張學良被軟禁時,她的夫人趙四小姐把幽禁生活過成了世外桃源。

無論何時出鏡,她都挺直腰背,衣著得體。

就算窘迫到需要喂雞,她也穿著皮鞋。

歲月苦海里,他們不臣服于命運的捉弄;喧囂塵世中,他們不隨波逐流,只愿守住內心的清明。

在苦厄中依舊仰望星空,在繁雜的世界始終秉持初心,活出了自己風骨的人,不會一生潦倒。

楊絳先生曾説:

「在這個污濁的世界上,能夠干干凈凈度過自己一生的人,是值得欽佩的。」

清白做人,坦蕩做事,自然能在世事繁蕪間,尋到心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