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烙》原著:公主陷入「白狐傳說」是為逃避皓禎不愛她的事實

珮珊 2022/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蘭公主閨名蘭馨,并非皇上親生,原是齊王府的格格,自幼父母雙亡,被皇后帶在身邊,收為義女。皇帝已經年邁,蘭馨承歡膝下,深得皇帝老兒的歡心。因而,宮里也就「蘭公主,蘭公主」地叫著。

皇帝對這個女兒頗為疼愛,在她長成時,就從王室年輕一輩中選了品貌出眾文武雙全的皓禎做額駙。

蘭公主小時候就聽過皓禎「捉白狐,放白狐」故事。

當時,她就對不曾蒙面的皓禎產生好感。當皇阿瑪將皓禎賜給她做額駙時,她毫不猶豫答應了。

婚后發現丈夫「不解風情」

蘭公主同皓禎成親,聲勢浩大,熱鬧非凡。原著中寫道: 婚禮隊伍蜿蜒了兩里路。皓禎騎馬前行,后面有儀仗隊、宮燈隊、旌旗隊、華蓋隊、宮扇隊、喜字燈籠隊……再后面才是八抬大紅轎子,坐著陪嫁宮女,然后才是公主。

當晚,皓禎準備和公主圓房時,呤霜的臉卻陷入他的腦子里,他閉眼,搖頭,可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陽春三月,他額頭上沁出汗。

蘭公主見狀,不忍他為難,就說:折騰了一天都累了,不急于一時,皓禎如釋重負。

王府共設了五天宴,后面四天皓禎都喝得爛醉如泥。

他們也不曾圓房,蘭公主有苦難言,她的奶娘崔嬤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把這事傳到了福晉的耳中。

不知福晉說了什麼,當晚皓禎來到了公主房中,蘭公主看著這個年輕英俊,眉目含情的夫君,非常歡喜, 她一心一意地奉獻了自己。

轉眼已經到了六月,天氣漸漸熱了起來,蘭公主心情非常浮躁,按說她和額駙新婚燕爾,應該無比甜蜜。

可皓禎卻無比古板,對她是尊敬有余,甜蜜不足。前段時候被皇阿瑪安排了「御前行走」的職位,更是不來這邊。

她不止一次對皓禎說: 不管我是什麼身份,如今出嫁,就是你的女人,我只想好好當你的妻子,千萬不要見外。

言辭懇切,皓禎依舊不解風情。

想到他曾經「捉白狐,放白狐」故事,應該是個感性的人,可如和木頭一樣,從來沒主動進入公主房,每次都要召見,可規矩在又不能總是召見,時間一長,她脾氣越來越大。

催嬤嬤勸蘭公主多往婆婆福晉那邊走動,這樣可以了解皓禎的喜好,促進夫妻感情,蘭公主覺得主意不錯,同意了。

原來溫情給了別人

當初皓禎不肯圓房,福晉問他原因,皓禎就把自己和呤霜相識相知相愛的事情告訴了母親。

福晉為了讓他好好待公主就悄悄地把呤霜帶進了王府,留在自己身邊。

呤霜勸了他好半天,皓禎才和公主行了「周公之禮」。

這次公主突然來到福晉的院子里,還不讓奴才們稟告,她進屋后看見皓禎和呤霜慌忙地分開。

蘭公主一時間被各種情緒包圍,怒不可遏原著中寫道:「 大膽!」蘭公主一聲暴喝。憤怒、羞辱、妒嫉、痛楚……各種情緒匯合在一起,像一把大火,從她心中迅速的燃燒起來。

「你是什麼人?說!」吟霜被公主這一聲暴喝,嚇得全身發抖,這一抖,手中碎片把手指也割破了,(ㄒ丨ㄝˇ),立刻沁了出來。

之前皓禎對她冷淡,蘭公主可以用「不解風情」自我安慰,可當她親眼目睹她的丈夫對別的女人滿眼溫情時,才明白原來他不是不懂情,只是把那份情給了別人。

呤霜唯唯諾諾地跪在地上,蘭公主問了她好多問題,呤霜怎麼回答都會被她怒斥。

最后,呤霜不敢說話了,皓禎在一旁心急如焚。

福晉聞聲趕來,解釋呤霜是新來的丫頭,還不懂規矩,希望公主海涵。

她趁機將呤霜要走,說要帶進公主房調教。

呤霜怕皓禎說出什麼話來,連忙磕頭謝恩,福晉和皓禎都不知道說什麼理由反對,只能答應,香綺跟著呤霜一起去了公主房。

呤霜去了的當晚,皓禎不請自來, 蘭公主在滿腹狐疑中,也有幾分驚喜,幾分期待。

當皓禎將所有的目光放在呤霜身上時,蘭公主已經察覺到不對,于是她試探說道: 今天下午的事,真對不起,看到你對吟霜丫頭動手動腳,我就打翻了醋壇子了!我幾乎忘了你是這王府里的貝勒爺,從小被丫頭們侍候慣了,……現在,我已經想通了,如果你真喜歡這丫頭,我幫你調教著,將來給你收在身邊,好嗎?

蘭公主想不到自己只是簡單的試探,皓禎就承認了他對呤霜有感,還說公主能善待她,他就感激不盡。

蘭公主的心頓時刺痛起來,可那有公主和一個小丫頭爭風吃醋,她壓制受挫的情緒,露出和顏悅色的笑容道:

說什麼感激呢?你未免言重了!別說你看中一個丫頭,就是你看中一個格格,我也該為你娶進門來呀!咱們還在新婚,你好歹給我一點面子,等過一年半載,再提收房納妾的事兒,好不好?」

皓禎欣喜地走了。呤霜的苦日子來臨了。

霸凌呤霜

早晨,呤霜是臉盆架子,蘭公主用各種理由說水不合適,幾臉盆水落在呤霜身上。

沏茶時,吟霜是托盤,又是各種理由不行,吟霜的手被她推倒的茶水燙得一手泡。

晚上,吟霜是燭臺,必須舉著蠟燭給公主照明……

如此過了幾天,吟霜迅速憔悴顯瘦下來,香綺受不了,要替吟霜「受過」,最后卻是兩個人一起受罰。

蘭公主并不滿足于此,在皓幀出去的那天找了一個借口讓人給吟霜上了夾棍,吟霜疼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香綺找到正在休息的阿克丹和小寇子,她淚流滿面說了情況。

阿克丹脾氣暴躁,見不得恃強凌弱,何況白姑娘還是貝勒爺心愛之人,必須要保護,他勇闖公主房,打倒一地太監侍衛,阻止了再次行刑。

小寇子已經帶福晉過來,福晉面容嚴峻,言辭恭敬,卻字字句句有維護吟霜之意。

蘭公主還沒反應過來,福晉就讓人把吟霜和阿克丹帶走了。

這邊廂催嬤嬤在安慰蘭公主,額駙只是一時糊涂,他想通了肯定回來道歉。

那邊皓禎發現了吟霜那雙腫如蘿卜的手,他憤怒狂叫,為什麼瞞著他一個人?

皓禎帶著侍衛殺氣騰騰地闖進了公主房,公主沒有等來他的道歉,卻是等來了他的怒罵: 心如蛇蝎,無品無德,不但令丈夫蒙羞,還令整個皇室蒙羞。

你要是容不下她,我們婚姻也沒有任何希望。

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要對她除掉她,先除掉我……

她怒恨交加,直言皇阿瑪誤了自己。

第二天,她就進宮跟皇帝告狀。

皇帝問了皓禎后,并沒有責怪他,反而覺得蘭馨度量小容不下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陷入白狐傳說

當蘭公主回府時,得到吟霜懷孕以及封了白姨太的消息。

生氣之余,更多的是想不明白。

自己才貌雙全,出身高貴,怎麼就被一個小丫頭比下去了?

她的丈夫深愛白吟霜,婆婆和府里的下人都維護她,現在連皇阿瑪也斥責了她。

宮女小玉跟她稟告了一則傳聞, 府里都傳白姨太就是當年額駙放生的白狐,如今來送子報恩。

蘭公主被各種情緒包圍,悲憤至極,身邊的催嬤嬤十分心疼拍著公主說道:

「咱們 等機會,等機會,只要機會來了,說不定旋乾轉坤的,就是咱們了!」

不久,果然等待一個機會,中秋節的前一天,王府像往常一樣請來了戲班子,非常熱鬧。

曾經調戲呤霜的多隆也被皓祥請來了,他給公主請安的時候,認出呤霜。

在公主的「鼓勵」下,用一半事實和一半胡編亂造讓整個王府都沸騰了。

王爺大怒,斥責皓禎為了一個賣唱女冷落公主,吟霜崩潰地往樓下跑,催嬤嬤見機不可失, 伸出腳來,就把吟霜重重一絆,吟霜沖得飛快,被這一絆,整個人失去重心,就一腳踏空,從那陡峭的樓梯上,滾落了下去。

呤霜就此孩子沒了。

皓禎帶人要勒(ㄙˇ)催嬤嬤,蘭公主哭天喊地求皓禎饒催嬤嬤一命,王爺及時趕來阻止皓禎,催嬤嬤(ㄙˇ)里逃生。

從那天以后蘭公主堅定認為白呤霜就是一只白狐。

只有狐仙才有這麼大法力,讓所有的人跟自己作對。催嬤嬤請了道士在公主房貼滿了紙符。

每天一有風吹草動蘭公主就大喊:「 白狐!白狐!它來抓我了呀!它來報仇呀!它就在我窗子外面呀…」

蘭公主的病越發嚴重,人有點神志不清,道士言之鑿鑿白姨太就是狐貍精,只有除掉妖孽,公主才能恢復正常。

催嬤嬤趁著皓禎、皓祥和王爺跟著皇帝秋獵的時候,把吟霜騙到了公主房。

道士將各種東西潑到吟霜身上,白姨太依然沒有「現出原形」,公主更加害怕,以為白狐法力太強。

直到后來吟霜和皓禎互換身份事情暴露,皇帝下旨要斬皓禎時,吟霜求到她身邊時,對她說道:

公主,你的敵人是我,不是白狐!不要因為你自己的挫敗,而逃避到‘白狐’的邪說里去!

你要站起來,跟我爭皓禎,跟我搶皓禎,說不定,有一天你會贏過我!如果皓禎(ㄙˇ)了,你就再也贏不了了!」

這番話確實提醒了蘭公主,她發現自己一直在逃避,不肯面對「斗」不過白吟霜的事實,所以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最后時刻,蘭公主清醒過來,求皇帝下旨赦免皓禎。

皓禎得救,吟霜自盡。

皓禎抱著吟霜的 (ㄕ)體說她就是一只白狐, 嘗盡愛恨情仇,如今債已還完,她不是(ㄙˇ)了,而是不如歸去。

原著中寫道:

所有人都沉浸在「白狐」傳說中,蘭公主哭道:

不要糊涂了,她不是什麼白狐,她是人生父母養的!是王府的四格格呀,怎麼會是只狐貍呢?過去是我不能面對現實,所以把她和白狐硬扣在一起,弄得整個王府蜚短流長,一切都是我不好……

當她明白一切時,卻已為時已晚。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