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三毛:蝴 蝶就算少一只 終究還是會在一起

珮珊 2022/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

「我生命里的溫暖就那麼多,我全部給了你,但是你離開了我,你叫我以后怎麼再對別人笑。」這是三毛曾經說過的一句話,說出的是心聲,聽著的更多是心疼。多年以后聽到三毛的聲音,就像位久違的朋友,講訴著她的愛情經歷,每句話都那麼溫柔親切,可讓人潸然淚下。

三毛就像瓊瑤說的,她是只刺猬,為了愛情拔掉了所有的刺,當刺都沒了,她活不了了.....

憶三毛

記得剛接觸三毛的第一本書是撒哈拉沙漠,從拿起的那刻起,便深深迷上了三毛,她的隨性灑脫,爽朗與善良,純粹的愛情,我真切地憧憬過,那是我夢寐的遠方。

每個人都有夢,可是追夢的人并不多,那片寂寥的沙漠就是三毛心中一個不能割舍的夢。撒哈拉是三毛的前世鄉愁,也是夢中情人,真性情的她,將自己毫無保留地交給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撒哈拉沙漠,因為三毛,承載了太多人關乎浪漫和愛情的想象。

天下萬物的來和去,都有他的時間。

三毛與荷西在學生時期便認識,三毛去西班牙求學,遇到就讀高三的荷西,兩人年紀相差8歲,初見時,荷西對三毛一見傾心,荷西常常去看三毛,有時候還曠課去偷看讀書的三毛,荷西對三毛的感情,不是僅僅對一句喜歡,而是打從心里想將她娶回家,是熱烈堅定的愛。有一次,荷西很認真的對三毛說,ECHO,你再等我6年,我有四年的大學要上,兩年的兵役要服,等到那時候我就娶你,我一生的愿望就是,不要一個大房子,只要一個小小的公寓,我每天自己賺錢,回來你在家里煮飯給我吃,這就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事情了。

盡管這些話在三毛聽來很感動,那句愿望的話,原本是她對別人說的話,三毛內心很想留住這個真情的男孩,但理智告訴三毛應該拒絕,六年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太漫長,青春很短暫,等待的希望太虛無縹緲,她只把荷西當弟弟看待,三毛只當六年的承諾是空談。

用一秒鐘轉身離開,用一輩子去忘記

三毛看著他跑著消失在馬德里的黑夜里,之后荷西再也沒有聯系過三毛。

直到六年后一天,她接到一個好朋友的電話,邀請她到家里,她被單獨關到了一個房間里,閉著眼睛,門被推開了,她忽然感覺到,一雙溫暖的手從后邊將她環抱起來,在屋子里轉啊轉。她睜開眼,竟然是滿臉落腮胡子的荷西!三毛高興極了,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但是她忍著,她很感動,覺得荷西是一個很難得對她真誠、真情相愛的一個人。

她問荷西,六年前你跟我說你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娶我,六年后的現在,我如果說要嫁給你是不是太晚了?荷西流著淚說,不晚,至少他的胡子還沒變白,他還能把三毛抱起來。沒有華麗的辭藻,一句至少我還能把你抱起來……

他偷偷的把三毛的照片拿去放大,一屋里都是三毛的照片,為三毛找駱駝頭骨,帶三毛去沙漠找化石自己深陷沼澤,為她做家具做書架…

三毛奇奇怪怪的喜好,在荷西這里,卻是珍視和牢記,并且努力付諸行動的去實現。三毛不經意的提起想去沙漠居住,他便放棄他之前所追求的大海,悄悄提前先去沙漠安頓好一切,再帶著三毛一起前往,撒哈拉的艱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他為了三毛,多熱多累多苦他都樂在其中。這是怎樣的一種愛,可以讓他忽略難以忍受的各種艱辛,甘之如飴地去付出?他的行動便是最深情的浪漫。

三毛和荷西的愛情,是一場先結婚后戀愛式的愛情。開始的三毛是被荷西那顆真誠的心所打動。婚后的平常瑣事,日積月累,讓三毛從內心深處真正喜歡上這個滿臉絡腮胡子的西班牙小伙,成為彼此的摯愛,不離不棄,相濡以沫。

#三毛#

不求深刻,只求簡單

在外人眼里,你是作家,作詞人,編劇,是各種符號光環加身的人物,但拋開鉛華,浮沉一世,你只是一個深深被愛過的女人,也只愿做一個簡單被愛的幸福女人吧。你喜歡荷西的小單純,喜歡他叫你天使,喜歡住在沙漠中的小屋,看他早出晚歸的身影,在夕陽斜沉的時候,撐開窗,兩杯咖啡,對著那個小男孩卻留著滿臉胡子的荷西,讀一下今天你寫的哪些故事。看他迷茫的眼神,不解的神情。再笑他笨,看他憨憨的說不出話。有了他,便擁有了世界一切美好的顏色。

你說這世上再也找不到像荷西那樣愛你的男人,而荷西做了所有男人都會做的事情,只是因這世上只有一個女人叫「三毛」,那麼深,那麼刻骨的敢愛敢恨,荷西走了,更帶走了你......

荷西說你是他此生唯一的女人,你又何嘗不是認定了荷西也是唯一?

你說過生命的滋味,無論是陽春白雪,青菜豆腐,都要自己去嘗一嘗,你成功了,嘗遍了。卻又在無人的夜說:鎖上讀者的記憶,也鏈上了憂傷。滾滾紅塵里,誰心頭的雨一直在下,寫不盡牽掛。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流浪……

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三毛愛流浪,但她愛的從來都是心里有歸港的流浪,而愛情是她心里最重要的歸港,歸港在,沿途皆是芳華,歸港沒了,心也隨之沉淪了...你終究還是去赴荷西的約了。

走得突然,我們來不及告別。這樣也好,因為我們永遠不告別

那個說,如果有來生,她一定成了一棵樹,用沒有悲傷的姿勢站成永恒的女人,是否不再紛擾?不知道是否有來生,但相信在高于人間的平行世界里,三毛和荷西的愛情故事一定還會有續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