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以后成了撒哈拉

珮珊 2022/09/04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在楊禎萍著的《三毛傳》中有這樣一句話:「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以后成了撒哈拉。」那一望無際的沙丘,那隨風舞動的沙粒,都是想你的印記。那是多麼深沉的愛,這愛深入了骨髓,這愛編制了了一個密密麻麻的網,最終把她緊緊地包裹了起來。化繭成蝶,她成了一縷魂魄,在無盡的虛空中繼續追尋曾經的愛人。

她是三毛,追尋的愛人叫荷西。他們在撒哈拉,譜寫了愛的華麗篇章。《撒哈拉的故事》成就了三毛,為她帶來了數以萬計的粉絲。只是,這些功成名就的身外之物,從不是她在意的,她在意的自始至終都是荷西一人。

三毛,原名陳懋平,后來因為「懋」字,實在太難寫,變更名為陳平。但是我們能記住的是「三毛」。1943年1月4日,三毛出生于重慶。那個時期,每個人都在承受顛沛流離。三毛的到來,給這個飽經風霜的家庭帶來了絲絲暖意。父親為他取名「平」,寓意她能一生平安,這個美好的愿望終究還是落空了。

童年時期的三毛,便與其他的小朋友不一樣。小小的身影,不喜歡與他人交流。只愿意只身一人帶在荒涼寂靜的墳場,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絕非一個好去處。她還喜歡看宰羊的過程,看著血水流出,看著生命在垂ㄙˇ的邊緣掙扎。這是一個奇怪的女孩,一個讓人看著瘆得慌的女孩子。

與生俱來的孤獨,注定了她的與眾不同,也為她以后的人生埋下了伏筆。后來,舉家搬遷到台灣。面對陌生的一切,她開始懷念曾經在大陸的日子。她說:「童年,只有在回憶中顯現時,才成就了那份完美。」因為回憶的時候,記起什麼,忘記什麼,自己說了算。

六歲那年,母親決定讓她去學校讀書。在這里,她的文章被當成范文讀給所有的同學聽。慢慢地,她越來越有自信。盡管在別人眼中,她仍然是一個小怪物,但是是一個有才華的小怪物。她喜歡這個稱呼,她也慢慢地喜歡了台灣。

她又找到了新的樂趣,就是看書,各種各樣的書,如饑似渴地讀。但是她仍舊缺乏小孩子的活潑開朗,于是低頭走路,看到了好玩的東西,就想撿回家。甚至在一次作文中,寫下自己的夢想就是能做一個拾荒者。可是,遭到了老師的拒絕,硬生生的改成了救ㄙˇ扶傷的醫生。

三毛有文采,偏文科,對于數學,特別的不喜歡。數學老師以為三毛聰明,只是不想學習數學。于是,總想羞辱一下這個女孩。后來,三毛發憤圖強,連續考了三個第一。結果換回來的是更大的羞辱。這次羞辱,讓三毛陷入了灰暗人生。她害怕上學,害怕老師。她變得越來越有破壞力:用開水澆花,用鋼梳扎破堂弟的臉……

三毛生病了,甚至企圖自ㄕㄚ。父母決定讓她退學,至于教育知識,父母來完成。這一段時期,三毛一直沉浸在書中。吸取更多的知識,中外名著,哲學書籍,她全部都看。對于三毛來說,書就是她的生命。只是,她總是蜷縮在自己的世界里,害怕與外界接觸。直到十三歲的時候,父親為了她找來了繪畫老師。但是,她依然害怕聽到跟學校有關的事情。

隨著三毛看的書籍越來越多,她也開始自己寫文章。幾乎每一篇都被發表,她越來越有信心了。后來她遇上了陳秀美,她的繪畫老師顧福生介紹給她的好朋友。因為陳秀美的建議,她決定再次踏入學校。

這次,她選擇的是哲學系。用三毛自己的話說:因為一直搞不清楚生命的意義,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為什麼活著。換句話說,三毛對于生命,對于人生,還是充滿了不確定。

在最美好的年華,遇見最好的人,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同樣,三毛在這所大學里遇見了梁光明。本以為為相攜一生,誰知道那都是她的一廂情愿。隨著畢業的來臨,預示著分手之日也將到來。當初有多深情,傷害就有多重。三毛承受不住失戀的打擊,決定遠走西班牙。這一方故土,成為了她心中的傷。

中國人崇尚寬容、隱忍,所以三毛也一貫如此。經受了各種責難之后,三毛終于明白曾經的禮儀并不是任何場合都適宜。她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胡蝶,自由自在地在天地間飛翔,盡情地綻放自己。時間是最好的良藥,慢慢的撫平了三毛心上的傷口。也是在這里,她遇上了一生摯愛,那個深情的、專一的荷西。

此時的三毛,只是游戲花叢,她不敢再把全部身心交付出去。所以,就算是荷西表白,她也是選擇委婉的拒絕。這才有了六年之約。只是這個約定,從未被三毛放在心上。于她來說,這只不過是荷西的隨口之言。

三毛二十九歲時,回到了台灣。盡管此時,她對于以后依然迷茫。父親看她獨自一人,便給她引薦了一位德國老師。初相見,便似曾相識。這時的三毛,還沒有意識到,似曾相識的原因是因為荷西。生活的無情之處就在于從不告訴你下一秒會發生什麼,總是事與愿違。就在與之談婚論嫁之時,未婚夫驟然去世。讓她沒有一絲一毫的準備,她實在想不明白,為何先一天晚上還在談天說地的人,轉瞬間就失去性命。

傷心欲絕的三毛,吞下了無數的安眠藥,ㄙˇ里逃生后,決定再次離開台灣,重新踏上旅途。仿若有一根紅線,在冥冥之中牽引著她。她再次來到了西班牙,在這里,與荷西重逢,找到了她前世的緣。

她向往撒哈拉,那里有她前世的鄉愁。而荷西恰恰與她相反,他向往的是大海。愛是什麼?愛不是索取,愛是付出。荷西足夠愛三毛,所以他愿意舍棄大海的波瀾壯闊,跟隨三毛去撒哈拉。為了給愛人創造好的條件,他先三毛進去了無垠的沙漠中。把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好后,才讓愛人來團聚。

在撒哈拉,他們有了一紙婚書。在撒哈拉,三毛盡情的享受了生活。他們的點點滴滴,被記錄在《撒哈拉的故事》一書中。有喜有悲,又對生活的無奈,命運不公的無力,也有平凡中的感動。她依舊在拾荒,那些被他人隨手丟棄的東西,在三毛的手中,都脫胎換骨,成為了工藝品。一個簡陋的家,被他們兩個用雙手改造成了獨一無二的居所。

是生活,就會有磕磕絆絆。三毛跟荷西回家,要張羅三十個人的中餐。全是她一人,從買菜做飯,到收拾碗筷。她心中也是有怨的,但是她不會說出口。只是想念撒哈拉沙漠,那里才是她的王國。

平靜的湖面被打破,沙漠的生活也被戰爭打亂。為了生命,她們不得不拋棄用心布置的小家。荷西沒有了工作,他們的生活陷入了困境。沒有辦法,荷西只能繼續回沙漠里上班。不忍心讓荷西承受太多的重擔,三毛開始伏案寫作。第一次,把手中的筆墨當成了賺錢的工具。

生活逐漸的好轉,荷西也重新找到了新的工作。作為一級潛水資質的荷西,最喜歡與水親密接觸。誰都不曾想到,也是水要了他的命。失去了荷西的三毛,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花朵。她變得神經兮兮,她每吃一粒飯就覺得對不起荷西。她不能想象,以后該如何的生活。

淚水流盡,也換不來荷西的生命。就連每一次呼吸,都會痛的無以復加。她不懂,上天為什麼如此的殘忍,一次又一次地奪去她在乎的人的生命。她不想活下去了,自ㄕㄚ是唯一的出路。

父親氣急怒吼:「如果你敢做出毀滅自己生命的事,那麼你就是我的仇人,我不僅今生與你為仇,世世代代都與你為仇,因為是你ㄕㄚㄙˇ了我最心愛的女兒。」母親在身旁,默默流淚。但是她依舊拼了命的想念荷西,想念他的憨厚,想念他的懷抱。

親朋好友的關心,讀者的關心,記者們的關心……這一切都讓她感到疲憊不堪。她決定再次逃離台灣。這一次,她決定踏遍萬水千山。她見識了無數的人,行過了千萬里的路。1991年1月2日,因為身體的原因,她不得不住在台北榮民總醫院。手術過后,她已經沒有大礙。1991年1月4日凌晨,被清潔工發現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她是自ㄕㄚ的,用一條咖啡色的尼龍長絲襪自縊在浴室中吊點滴的掛鉤上。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斯人已逝,給活著的人留下了無盡的悲痛。她一直在路上,從不曾停歇,命運也從未給過她停歇的機會。她一直都在盡情地綻放自己,撒哈拉沙漠給了她足夠的養分,讓她盛開怒放。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