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鍾書父親偷看楊絳寫給兒子情書,看到一句話立即把兒子托付楊絳

佩珊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32年初,東吳大學因學潮停課。學校被封閉與外界失去聯系,也不知何時復課。

楊絳不想浪費美好時光,與同宿舍好友巧妙設計,一同逃出學校。

回家后,說服父母同意她去北京,又聯系正在燕京大學讀書的費孝通,為她們五個女生辦理燕京大學的借讀手續。

參加完燕京大學入學考試,楊絳去清華看望好友蔣恩鈿。同行的還有她的閨蜜,此次一同來北京的五位女生之一的孫令銜,她去清華看望表兄錢鍾書。

對楊絳來說,這次清華之行,具有重要意義。此行之后,她決定舍棄燕京大學去清華借讀。

此時,錢鍾書早已是譽滿清華的大才子。

往前推到1929年,他20歲,報考清華中外文系。

發榜后,他的其他科目還好,但數學只考了15分,這個成績想進清華基本上是癡人說夢。

當時羅家倫是清華校長,他看到錢鍾書同學的作文后大加贊賞,所以盡管錢鍾書數學成績極差,還是破格錄取了他。

羅校長這麼做也跟自己曾經的一段經歷有關。當年,他報考北大,比錢鍾書還慘,數學考了0分。當時胡適是閱卷老師,看了他的作文后實在喜歡,給了滿分,最后胡適與蔡元培一同力排眾議錄取了他。

如今,他自己的經歷又在錢鍾書身上戲劇性的重演,他當然會不拘一格拔人才!

楊絳住進了清華的女生宿舍——古月堂。三月的一天,孫令銜和她的表兄錢鍾書站在古月堂門外,等候著楊絳。

今天,他不過是順便陪表妹看一下她的閨蜜。

于是,在時間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他們就這樣遇見了。

楊絳初見他,感覺是這樣的:

他身著青衣大褂,腳踏毛底布鞋,載一副老式眼鏡,眉宇間蔚然而深秀。

「蔚然深秀「這個詞出自歐陽修的《醉翁亭記》,「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瑯琊也」。

蔚然深秀,指樹木茂盛,幽深秀麗,楊絳眼中的蔚然深秀,當指得是錢鍾書的才情氣度看之不凡吧。

錢鍾書初見她,感覺是這樣的:

纈眼容光憶見初,薔薇新瓣浸醍醐。

不知賄洗兒時面,曾取紅花和雪無。

一二句寫初見楊絳時,他眼中她的美麗風姿,三四句,出自一個古代典故,大意是古時有一個絕世美女,小時候取白雪,取紅花為她洗面,才養成她的傾國傾城容顏。這個傳說流傳開后,一直到唐朝,都作為生女兒三朝洗兒禮的一種風俗。

這里意思是你長得這樣美,是不是跟那位古代美女一樣,小時候用紅花和白雪洗面來著?

兩人于是乎一見鐘情。冥冥之中,楊絳千里迢迢從蘇州來到北京,仿佛就是為了這一場邂逅似地。倘若沒有東吳大學的停課,倘若沒有她對清華的向往,也許兩人便將錯過了。 就像楊絳的母親打趣她時說的那樣:阿季(楊絳小名)腳上結著月下老人的紅繩呢,所以心心念念想考清華。

當時,孫令銜告訴楊絳,錢鍾書已經訂婚了。

錢鍾書向孫令銜打聽楊絳。孫令銜告訴他,楊絳有男朋友了。

錢鍾書一聽,心中一喜,只是有男朋友,還沒訂婚,他有追求的權利。

隔幾天,他便給楊絳寫信,約她見面。

兩人一見面,楊絳說得第一句話是:我沒有男朋友。

錢鍾書說的第一句話是:我沒有訂婚。

楊絳告訴錢鍾書,外界盛傳的她的男朋友費孝通,只是她的好朋友,他們相識多年,無話不談。

費孝通自然是喜歡楊絳的。他與楊絳可以說是青梅竹馬。當年他家也住在蘇州,他母親與振華女中校長是朋友,便安排費孝通進入振華女中讀書。

這個小男孩費孝通成了全校唯一的男生,他恰好與楊絳一個班。

楊絳在班里長得最美,學習也最好,少年費孝通早就心向往之了。

后來兩人又一同上了東吳大學。楊絳成為眾多男生追求的目標,費孝通則成為楊絳的護花使者,頻頻給那些追求者制造障礙。

他開始壯著膽子追求楊絳。楊絳跟費孝通同學多年,關系也好,她知道費孝通對自己的心意,不過襄王有意,神女無情。

楊絳曾明確地對他說:朋友,可以。但朋友是目的,不是過渡;換句話說,你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不是你的女朋友,若要照你現在的說法,我們不妨絕交。

錢鍾書告訴楊絳,,自己訂婚也只是個傳說。

他家有一個遠房姑媽,家里人喚她「葉姑太太」。這位葉姑太太十分賞識他的才華,有意把自己的養女葉崇范許配給他。錢家家里都默許這門親事,但是他本人沒同意

外面傳說他訂婚了,他也懶得解釋,可是如今遇到楊絳,他一定要跟她說明白。。

兩人互訴衷腸,確定了戀愛關系。這時,楊絳在清華讀書,錢鍾書已經離開清華,到清華研究院讀研究生了。兩人不能天天見面,他便天天給楊絳寫情書,可是楊絳回信少,惹得錢鍾書十分苦惱。

他在《圍城》里寫了個不愛寫信的唐曉芙,大概就是對這事深有感觸吧!。

楊絳回信少,不代表她不愿意接到錢鍾書的信,她只是不喜歡用這種方式表達情意罷了。

有一次她給錢鍾書寫信,卻被錢鍾書的父親錢基博首先拿到了。

他偷偷看了兒子的信。只見信上寫著這樣的話:

現在吾兩人快樂無用,須兩家父母兄弟皆大歡喜。吾兩人之快樂乃徹始徹終不受阻礙。

錢父看完大喜過望,立即對這個未來兒媳贊不絕口,覺得她明事理,識大體,有這樣一個辦事周到,思慮縝密的女子陪伴兒子終身,真是一大幸事。 開心之余,他也不管小兩口發現情書被偷看后,會作如何感想,立即提筆給楊絳寫信,在信里,他鄭重期事地把兒子托付給了楊絳。

彼時,他與楊絳還素未謀面呢!可以看出,他是多麼地喜歡楊絳。

這對才子才女。在1935年喜結良緣,成就了美好愛情的標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