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在這紛繁的世間,學會淡定優雅地生活

陈晚晚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這句話是楊絳先生在自己百歲之時發表的感言。

她活了一個世紀,也見證了時代的變遷, 她經歷了國家的戰亂、家庭的變故、親人的接連離去,但這一切都未曾將她擊垮,而是淡定從容地承受著生活帶給她的所有磨難。

在送走女兒錢瑗,丈夫錢鍾書后,她也于2016年5月2 5日凌晨離世,終年105歲。

作家趙彤彤在《楊絳傳》中這樣說:

「隨著楊絳先生的離去,似乎一個時代也隨之結束了,她是民國最后一位傳奇女子,也是最后一位女先生。」

她用自己百年的人生經歷告訴我們:在如此紛繁的世間,如何淡定優雅地過活。

01遇事隨心

1926年,楊絳就讀于振華,是一名高中二年級學生,當時的振華校長辦了個「平坦學社」,校長特別邀請了章太炎到學校給同學們講述掌故,并希望楊絳可以幫忙做個筆記,于是楊絳就欣然應允了。

到了這天,大姐纏著楊絳說要一起去,于是她只能等著大姐,可是大姐又是換衣服,又是換鞋子的,墨跡了好一會兒,于是,可想而知,到達學堂的時候章太炎已經開始講掌故了。

遲到就算了,楊絳因為是做筆記的,所以座位也被安排在了章太炎先生的旁邊,于是她只能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上了講台上屬于她的座位。

可當她拿出筆記本和筆之后,她卻發現她完全聽不懂章太炎先生所說的掌故,看著旁邊幾個一同做筆記的人都在奮筆疾書,唯有她不知道如何下筆,她本想裝模作樣的寫上點東西,但是她卻怎麼都做不出這種違心的事情。

于是在糾結了許久之后,她選擇把筆放下,開始認真地看著章太炎先生講課,多年后,她寫道:「那時聽章太炎先生的課,記得最清晰明了的就是他的相貌與穿著了。」

章太炎先生談了足足一個小時的掌故,而楊絳也看了章太炎先生一個小時,當然,等到老師來收取稿紙的時候,看著她空空如也的白紙,嘆了一口氣。

第二天,蘇州的日報上就登載了一則新聞:「章太炎先生談掌故,一女孩在台上做記錄,卻一字未寫。」也因為這件事,楊絳在私底下被同學嘲笑了很久。

但楊絳雖覺委屈,但并未辯解,多年后,她提起此事,感慨道:「掌故是一門如此高深的學問,對于當時的我來說,國文老師的一篇課文典故都夠我吸收的了,更別說章太炎先生的掌故了。」

這就是楊絳,任何事情都隨心而為,不做違心的事情,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與其裝腔作勢,不如大大方方。

02遇事不慌

抗戰時期,上海被日本人全面控制,日本士兵橫行霸道,隨意私闖民宅,搶劫商店,讓上海市民惶恐不可終日。

因為當時的楊絳已經在上海頗有名氣,日本人也在到處搜查進步分子,這天,日本人就找上了楊絳家中,此時錢鍾書在學校教書,只有楊絳和嬸嬸在家。

「砰砰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楊絳一下子心感不妙,因為自己與丈夫錢鍾書的朋友是斷不會如此無禮地敲門的,那就一定是日本兵了。

楊絳立即緩解好自己的情緒,淡定地去開了門,果然來的是一個日本官兵和一個朝鮮人。

當時嬸嬸見到日本人手中拿的手冊上寫著楊絳二字,大感不妙,于是便叫楊絳快點出去躲一躲。

于是楊絳便從后門跑了出去,但是,出去了的楊絳想了想,躲著也不是長久之計,如若她不把事情說清楚,日本人也定不會善罷甘休。

于是,她便找鄰居家借了一籃子的雞蛋,重新回到家中,看到嬸嬸便笑著說道:「嬸嬸,你要的雞蛋,我去給你買回來了。」

朝鮮人看到楊絳回來了,便大喊道:「你剛才干什麼去了,你是不是楊絳。」

知道躲不過,楊絳便很淡定地回應道:「是我。」

朝鮮人立馬說道:「那你之前為何說自己姓錢。」

楊絳依舊鎮定地回應道:「因為我現在是在丈夫家,我丈夫姓錢,所以這家就姓錢呀。」

說完她又佯裝很驚訝地問道:「原來你們是來找我的嗎?那怎麼不早說呢?」于是立馬裝作很抱歉的樣子,覺得耽誤了他們的時間,并淡定地表示會乖乖接受調查。

于是,日本兵就讓楊絳在明日一早到日軍司令部去一趟,聽完這個消息,家里人都心急如焚,一晚上都沒有睡好覺,但楊絳卻恰恰相反,她平靜得如往常一般無二,依舊一覺睡到大天亮。

早上,她還特意梳妝打扮好自己,帶上一本書,前往日軍司令部。

當時,在一旁一同被傳喚的幾人都表現得無比驚恐,而楊絳卻無比淡定地在一旁看著書。

在一旁看守的日本士兵都不禁側目觀看,輪到楊絳后,里面的審查官員,看到如此淡定的楊絳,于是就讓她填寫了一個表格,便將她放了回去,后期,才知道日本人在尋找的楊絳并不是她,而是另外一個和她同名的進步分子。

若不是楊絳在關鍵時刻表現得鎮定自若,讓敵人放松了警戒心理,可能事情也不會這麼快得以了結。

如若當時楊絳真的逃跑了,可能就會被敵人認定她就是那個「楊絳」,事情反而會更加復雜化。

所以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鎮定處之,可能就會出現不同的結果。

03.遇苦能熬

在網上看見過這麼一句話:「生活中遇到的所有挫折,熬不過去的將會成為永遠的坎,熬過去了,便會更上一層樓。」

楊絳這一輩子經歷了太多太多,從剛開始的國家的戰亂,一家人居無定所,到后來終于過上平靜的生活,女兒和丈夫卻雙雙患病離世,一家三口只留下了楊絳一人。

戰亂時期,楊絳原本教書的學校被迫停辦,丈夫錢鍾書也沒有工作,一家人的溫飽成了最大的問題。

于是楊絳開始做起了家庭教師,她為了賺取一份微薄的薪水,不惜跑到百里開外的學生家里進行教學,時常歸家都已到深夜。

但即使是如此,她也從未放棄過她的文學創作之路,她在如此艱難的時期依舊筆耕不輟,也因此創作出大受好評的戲劇作品《稱心如意》。

在文革時期,她的作品受到公開批斗,因此被發放到偏遠地區進行改造,那段時期是無比艱苦的,她都熬過來了。

在她終于覺得苦盡甘來之時,上天卻像和她開玩笑一般,女兒錢瑗因為肺癌入院,沒多久就離世了。

剛送走女兒沒多久,錢鍾書又罹患膀胱癌,也沒過多久便撒手人寰。

但這接二連三的打擊,并沒有擊垮已年過花甲的楊絳,她用堅強的意志力挺了過來,她穿梭于書齋,也還在不停地打磨著自己的作品,并在之后陸續出版了散文集《我們仨》、長篇小說《洗澡》、短篇小說《小陽春》、《大笑話》、《玉人》等等一系列著作。

并且她在丈夫錢鍾書過世之后,每天仍用手抄的方式細心整理著他所留下的所有遺作。

就如羅曼•羅蘭所說的:「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舊熱愛生活。」

在這物欲橫流的時代,每個人都在為了生活而四處奔波勞累著,但生活過成什麼樣子是一個人的心態決定的。

當你經歷了世間的人情冷暖,遭遇了人生中的各種困苦,一如既往熱愛著生活的時候,你便會成就出一個更好的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