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尸骨未寒」,72歲父親鬧著要「娶嬌妻」,長子:可以娶別人,她不行

珮珊 2022/10/19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68年,橋梁大師茅以升的原配夫人 戴傳蕙去世,享年73歲。

這一年72歲的茅以升和6個子女商量, 想要續娶

孩子們 并不反對父親另娶,可聽到 女人的名字,都變了臉色,并強烈反對。

其中,長子茅于越的反應最激烈。

他直接搬去了賓館,并宣稱: 只要那個女人進門,這輩子,他絕不再回家。

然而,茅以升孤注一擲,非要把那個女人接回家。

自此以后,哪怕他病重住院,長子也沒有再回過一次家。

1989年,茅以升病逝于北京,享年93歲。

他去世那天,6個子女,沒有一人來為父親送終。

傲人事業,美滿婚姻

茅以升,絕對是 足以載入史冊的一個名字。

他是我國著名 橋梁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曾親手設計并主持修建了 錢塘江大橋,這是我國第一座自己設計修建的現代化鋼鐵大橋,長1453米,耗資160萬美元。

雖然,錢塘江大橋建好 89天后,因抗日需要而被迫炸毀,但無人能否認這座橋的偉大。

新中國成立后,他還參與修建了 武漢長江大橋

茅以升不僅事業成功,婚姻 也曾幸福美滿。

1914年,茅以升18歲,在父母的安排下,迎娶同樣出身書香世家的19歲的戴傳蕙。

戴傳蕙知書達理,和茅以升有很多共同話語。

兩人的感情很好,稱得上相濡以沫。

彼時,茅以升還在求學,但無論他要出去多久,要去多遠的地方,戴傳蕙都表示支持,甚至默默為他安頓大后方。

彼時,戴傳蕙剛為茅以升生下了長子茅于越,然而,茅以升需要離家去美國求學。

戴傳蕙毫無怨言,甚至比任何人都支持他去完成學業。

然后,她帶著長子,住在南京婆家過大家庭生活,和十幾口人共同居住。

1919年,茅以升學成歸國,帶著妻子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

此后,戴傳蕙接連生育,一共為茅以升生下 6個孩子,2兒4女。

由于橋梁專家的工作特性,茅以升依然需要 四處奔波

戴傳蕙義無反顧地帶著孩子跟著他一起, 他去哪里,家便安在哪里。

據統計,僅1921年到1935年期間,他們就從南方搬到北方 8次,到1949年,他們全家搬家高達 30余次。

河北、江蘇、北京、浙江、重慶……

每一次的搬家,退租、租房、帶孩子、打包家具,幾乎所有的事,都是 戴傳蕙一手包辦,沒讓丈夫操過一點心。

如此費心,茅以升也看在眼里。

他曾寫:「最大的損失是蕙君的健康。每到一處,都要重啟爐灶,安排子女上學,適應當地生活,所費心血可知……」

可以說,戴傳蕙做到了 「你守著國家,我守著你」。她用女性的溫婉和堅韌,為茅以升提供了一個溫暖的港灣,讓他可以毫無顧慮拼搏事業。

只可惜,命運并沒有善待戴傳蕙。

驚懼交加,炸毀大橋

1930年,是戴傳蕙幸福生活的轉折點。

這一年,茅以升本來準備去南京教書,但耐不住好友盛情邀請,便去擔任了鎮江水利局局長。

也是在這一年, 淮河洪水堤壩潰決,茅以升因此被撤職,事業驟然向下。

戴傳蕙本就因為接連搬家,而身體受損,這一次出了這麼大的事,她更是 日夜擔憂丈夫的安危,最終患上了憂郁癥。

雖然,當時,她的憂郁癥被治好,可 只要受到驚嚇,就會再次發病。

1933年,茅以升應邀在天津北洋大學教書,戴傳蕙有了喘息的功夫,身體也漸漸好轉。

然而, 1年后,茅以升應邀前去建造錢塘江大橋。

錢塘江大橋是茅以升事業上最巔峰的時刻,但站在當時的場景下,困難更是無比巨大。

這段時間,茅以升忙于事業,而戴傳蕙處處憂心,病情也越來越重。

她常常自言自語:大橋不會修成的,就算修成了也很難善終。

沒有人在意她的話,但她的確 一語成讖

1937年,上海戰事爆發,為了讓更多的百姓過江避難,錢塘江開放了,而橋墩里埋藏著炸毀大橋的炸藥,目的是為了阻攔敵人過橋。

茅以升曾描述過當時的心情: 「如親手掐ㄙˇ自己的兒子一般。」

茅以升難受,親眼目睹這一切的戴傳蕙更加難受,病情更是經常反復。

好在, 1946年抗戰結束,茅以升立刻收到了 修復大橋的命令。

他立刻奔赴一線。

這一次,戴傳蕙因為體弱多病,留在南京治病。

或許是日子安穩下來,大橋建好后, 戴傳蕙的憂郁癥也痊愈了,再也沒有發作過

只是,她從來沒想過,這一次的分別,丈夫居然在外面安了家。

家外有室,一步錯步步錯

1946年, 50歲的茅以升,奔赴上海修復錢塘江大橋。

在上海,他結識 21歲女孩 權桂云,自此墜入愛河。

此時,戴傳蕙在杭州老家,病情漸漸好轉,并不知道丈夫的移情。

茅以升似乎沒想過坦白,在上海和權桂云同居,還生了個女兒,取名 茅玉麟

若是一直瞞著,或許也能相安無事。

然而, 1950年,國內掀起「 忠誠老實運動」,號召大家向妻子坦誠過去。茅以升便向妻子坦白了外遇情況。

當然, 也有一種說法,是茅以升不得不向組織交代他的「資產階級生活」(即是否有小妾),最終被妻子戴傳蕙發現。

對于這一切,戴傳蕙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在戴傳蕙心中,丈夫為人正直,夫妻感情堅韌,生活幸福美滿。

突然得知消息,戴傳蕙 瞬間變了臉色,然后一語不發。

她沉默了,自此沒了笑容。

在后人眼中,這位老人總是眉頭緊鎖,心事重重,好像從來沒有高興過。

她怎麼可能高興呢?

結婚36年,她處處體諒丈夫工作艱辛,從未想過他有二房。

這個消息對她無異于晴天霹靂。

而結合時代背景,她 連鬧都不能鬧,吵都不能吵,否則等待茅以升的,就只有身敗名裂。

這個善良的女人,舍不得鬧,舍不得讓丈夫從神壇跌落。

最終,她只能折磨自己。

茅以升呢?

既不愿意放棄戴傳蕙和6個子女, 也不愿意放棄上海的家。

從知道真相,到去世, 整整18年,戴傳蕙再也沒有笑過。

這一切,孩子們都看在眼中。

1968年,戴傳蕙郁郁而終。同年,茅以升向孩子提出續娶。

孩子們其實不反對父親續娶,可當聽到父親續娶,是 為了給權桂云一個名分時,都變了臉色。

長子茅于越,從小被母親一手帶大,對母親感情很深。

1949年,他前往瑞士聯合國機構工作,長年居住海外。得知消息后,他給父親寫信,宣稱:只要那個女人進門,他就再也不回家。

然而, 茅以升一意孤行,直接把權桂云母女接回了家,只為給她們一個名分。

子女離心,糟心晚年

茅以升的晚年,過得并不順遂。

在妻子去世后,茅以升強勢地把權桂云和女兒接來了茅家。

20多年來,這是權桂云第一次和茅以升生活在一起,也是 十幾歲女兒第一次擁有正常的家庭。

或許,茅以升一直覺得自己愧對權桂云母女,才在戴傳蕙去世后, 迫不及待給她們補償。

只是,他的這種補償,傷害了其他6個子女。

母親尸骨未寒,父親卻要把讓母親18年抑郁寡歡的女人,迎娶進門,這叫人如何能接受?

子女們都變了臉色,但礙于父親的強勢,最終都接受了事實。

只是, 長子茅于越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原諒父親。

他從小跟著母親長大,對母親感情很深。 1949年以前,他去了瑞士聯合國機構工作,長年在國外居中。

1972年,海外華僑可以回國探親,茅于越帶著妻子和女兒回國,但他始終不肯接受權桂云,直接住進了 家附近的友誼賓館里。

這一生,他都沒有再踏進那個家,那個在他眼中,只屬于「父親的家」。

他說: 「父親如果想見我,可以來賓館。」

權桂云知道茅以升一直想要修復和兒子的關系,也知道茅于越恨自己,便 帶著女兒搬去了南京老家居住,給父子倆留空間。

然而,茅于越怪的人,又何止權桂云呢?

他怪的人,就是他的父親。

礙于兒子身份,他無法和父親斬斷關系,但不踏進家門,是他對母親的交待。

嫁給茅以升的權桂云,同樣沒有得到想要的幸福。

給了她妻子身份的茅以升,此后余生,都在為修復父子關系而努力。

她愛他,所以為他的煩惱而煩惱,甚至,為了幫他修復父子關系,主動退讓,帶著女兒搬去了老家。

1975年,權桂云就去世了,年僅50歲。

茅以升誰都不想辜負,可實際上,他弄砸了這一切。

晚年的茅以升,深陷家庭糾紛的煩惱之中,并沒有享受到天倫之樂。

唯一安慰的,是 女兒茅玉麟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1979年,茅以升去歐洲訪問,曾去了茅于越在瑞士的家。

茅于越招待了父親,但在父親提出,希望他能 關照當時生活條件不好的妹妹茅玉麟時, 他斷然拒絕,并在此后斷絕和父親的來往。

不僅斷絕了和父親之間的關系,他甚至 疏遠了親妹妹茂于燕,因為當年她并沒有強烈反對權桂云進門。

而當年來賓館勸他回家住的 親朋好友,也被茅于越放入了黑名單。

此后,茅家人甚至不知道茅于越到底是否還活著。

1989年,茅以升病重去世,去世時,身邊只有女兒茅玉麟相伴。

彌留時,他心里牽掛著長子茅于越,然而,此時,誰也聯系不上茅于越。

為了讓父親安心,女兒茅玉麟 模仿了長兄的筆跡,寫下一封 「原諒信」

去世時,93歲的茅以升一直 捏著這封信,久久沒有松手。

在事業上,茅以升擁有傲人的成就,而 曾經,他也擁有美滿的婚姻。

在戴傳蕙去世的第4年,76歲的他,感念妻子多年付出,特地寫下《蕙君年譜》一書,記錄了兩人相濡以沫的54年婚姻生活。

他并非不愛戴傳蕙,只是那個時代的風氣,并不認為男人需要從一而終。

他很幸運, 權桂云也是愛他的女人,從21歲開始,跟著他沒名沒份地生活,嫁給他以后也依然在乎他的心情,并非為了權勢而來。

然而,他潛心修復和長子關系,忽視了權桂云的心情,最終,權桂云也沒能和他長久相伴,郁郁而終。

張愛玲曾說: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上面爬滿了虱子。」

其實,我想說,生命就是一襲華美的袍,只是有些人不懂得打理,才讓上面爬滿了虱子。

茅以升感念妻子的付出,但若是他對妻子有半點同理之心,或許在誘惑面前,就會做出截然不同的選擇。

雖然,他和權桂云在一起時,納妾還合法,可但凡對妻子多一點憐愛,也會知道這樣的選擇多麼傷人。

這個世界上,任何的選擇都要付出代價,而茅以升付出的代價,或許就是本該 含飴弄孫的天倫之樂。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