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府深的人,會有的處事心機,這樣的人往往很不簡單

陈晚晚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際交往就像是一張巨大的網,包羅萬象,網羅了各種各樣的人,在生活當中,我們都要學會與不同的人打交道。

有人天真純粹,有人頗有城府,有人把心事都掛在臉上,有什麼事情外人一眼便知,有人深藏不露,你根本難以看出他的情緒波動。

提到「城府」二字,我們通常都會把它歸為貶義,表明一個人心機深沉,讓人捉摸不定。

這樣的人常常深藏不露,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而且頗有心機,你永遠不知道他心里的真實想法,說不定哪一天就有可能會做出讓你大跌眼鏡的事情。

其實城府并不一定全然是貶義,在復雜的人世當中,有時候適當地有城府,適當地保有心機,其實是一件好事。

一個人過于天真,可能還會被人當成是缺心眼,這樣的人往往很容易把人當軟柿子捏,容易被算計。

能夠擁有這三個處事心機,是一種為人處世的大智慧,這樣的人往往很不簡單。

見人留三分,不會對人掏心掏肺

常言道:見人只將三分話,常留七分在心中。

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根本沒辦法徹底看清一個人,交人貴在交心,而人心往往是最不能直視的東西。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大部分都是戴著面具,隔著江海,看上去仿佛很近,實際上卻離得很遙遠。

永遠都不要被表象迷惑,有些人表面上和你稱兄道弟,背地里卻在給你捅刀子。

別因為一個人時常對你捧著一張笑臉,就對他毫無設防,別因為一個人表面上看著很親切,就什麼都繃不住,對他掏空了心房。

做人,最忌諱交淺言深,最怕的是你對一個人掏心掏肺,最后卻換來了狼心狗肺。

有些人太過于天真,對所有人都一樣,根本不加以分辨,直到吃過一些虧,長過一些教訓,才能夠懂得「不是所有人都值得真心相待」的道理。

有城府的人,他們早早就懂得了見人留三分的道理,不會輕易對人吐露心房,不會把自己的事輕易說給他人聽。懂得有所保留,這樣的處事心機,往往是對自己最大的保全。

做事小心謹慎,懂得藏起鋒芒

一個鋒芒畢露的人,最容易被群起而攻之,在這個世上,有的是眼紅你的人,有的是等著看你笑話的人,有的是等著你翻跟頭的人。

做人太過于高調,很容易被別人當成眼中釘肉中刺,想方設法地想要把你拔掉。

人心隔肚皮,你永遠不會知道別人內心里的真實想法,當你取得成績的時候,有人會故意親近你,為你鼓掌,實際上他背后指不定在想什麼。

可能他是在靠近你,等著抓住你的把柄,可能就是單純地想要學習你的方式方法,等著合適的時機超越你。

沒有幾個人是真心地為你鼓掌,一個人越是高調,越喜歡炫耀,就越容易露出破綻,越容易被人攻擊。

人群當中,懂得收斂鋒芒,往往是一種大智慧,他們低調謙遜,懂得適當地藏起自己,從不到處炫耀,也不夸大其詞。

總是默默無聞,低調做人,低調行事,凡事小心翼翼,這并不代表他們性格內向,而是懂得在合適的時機沉默,然后等到時機成熟,徹底爆發,讓人很難找到他們的破綻,一旦綻放,就讓人觸不及防。

正如同《知否》里面的盛明蘭,她城府很深,卻讓人忍不住地對她贊不絕口。她懂得藏起鋒芒,適當地藏拙,這是保全自我最好的方式。

待她綻放之日,便再無他人可以攻擊之時。別事情還沒有做成就到處炫耀,別取得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適當地有城府一點,你會走得更踏實。

凡事留有余地,話不說滿,事不做絕

有一句話說得好「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凡事當有度,做人應知足」。

話不說滿,事不做絕,這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必備的處事心機。

人人都長著一張嘴,卻不是所有人都會說話,該如何說話,是我們這一生都在學習的課題。

凡事皆有變數,任何事情沒有蓋棺定論之前,切勿直截了當下結論,話一旦說出口就再難收回,日后事情翻盤之時,只會給人落下一個「不靠譜」的名聲。

說話要留有余地,話不說滿,別太早下結論,要懂得適當地閉嘴,沉住氣,給事情一些轉圜余地,這是心機,也是成熟。

另外,事情別做絕,有些人這一刻是敵人,下一刻可能就會成為隊友,凡事別太刻薄,別把別人的路堵死。

看上去這樣的人好像很軟,很沒有心眼,別人踩你一腳,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卻不把他的路堵死,實際上這不是懦弱,而是智慧。

做人,當有城府一些,這不是心機,而是高情商高智慧。

過于天真輕信他人,往往很容易被傷害被辜負。

過于高調,很容易被人攻擊,被人拉墊背。

凡事做得太絕,話說太滿,容易給自己招來麻煩。

城府,不是為你讓你算計他人,而是為了不被人算計,為了更好地保全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