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徐志摩、張幼儀、林徽因、陸小曼的愛恨情仇,他憑什麼獲得三位才女的青睞?

哐哐一頓發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徐志摩是中國現代文壇不可多得的大才子,但比他的才氣更出名的是他的情史。張幼儀、林徽因、陸小曼是說到徐志摩時必須提到的三個女子。這三人中,張幼儀是徐志摩的原配,卻始終沒有得到過徐志摩的愛惜。

(張幼儀)

徐志摩不可救藥的愛上了林徽因,為了和林徽因在一起,逼著妻子打胎,并提出失婚。林徽因雖然崇拜徐志摩,內心卻覺得這樣的熱情如火的男人性情不夠穩定,而且他的愛充滿了詩人式的不切實際的幻想,遇到現實難免會變味,給不了林徽因想要的安穩和幸福。林徽因對徐志摩的拒絕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親生母親何雪媛。何雪媛是林長民的第二任妻子,到林家8年之后才生下林徽因,之后又生了一兒一女,都不幸夭折。后來林長民又娶了妾,名叫程桂林,程桂林乖巧可人,生下四個兒子、一個女兒。林長民雖然喜歡長女林徽因,卻對脾氣暴躁的何雪媛十分冷漠。林徽因最懂得被人拋棄的痛苦,所以不忍心別人因為她而像自己母親那般被遺棄。

(徐志摩)

(林徽因)

林徽因在矛盾與糾結中給徐志摩留了一封信,提前回國。從信的內容來看,林徽因對徐志摩無疑是愛戀的,但她不愿意傷害鎮定自若,從容裕如的張幼儀,不愿意被當做破壞別人婚姻的女子:「志摩,我理解您對真正愛情幸福的追求,這原也無可厚非;我但懇求您理解我對幼儀悲苦的理解。她待您委實是好的,您說過這不是真正的愛情,但獲得了這種真切的情分,志摩,您已經大大有福了。盡管幼儀不記恨于我,但是我不愿意被理解為拆散你們的主要根源。」回國后,林徽因和梁啟超的大公子梁思成定了親。梁思成沒有徐志摩的詩情畫意,卻比徐志摩穩重踏實,而且才學廣博,對建筑學有濃厚的興趣,可以說與林徽因志同道合,很有共同語言。

徐志摩和張幼儀失婚后,聽說林徽因要嫁給恩師梁啟超的兒子,十分不甘心,從遙遠的歐洲一路跟隨到北平,天天找各種理由纏著林徽因。林徽因和梁思成郊游,徐志摩要陪同,林徽因和梁思成探討建筑學,徐志摩插話進來,無論林徽因干什麼,徐志摩都要湊過來,三個人形成一種特殊的組合。梁思成沒有辦法,在門上貼了一張紙條:Lovers need to be stayed alone,翻譯成中文就是:戀人需要單獨在一起,徐志摩這才識趣的離開。事實證明林徽因選擇梁思成無疑是最幸福的,梁思成善始善終的扮演好護花使者的角色,一生對林徽因極盡疼愛之能事,把能給的包容和寵愛都給了她。徐志摩雖然感情熱烈,卻做不到如梁思成一般細水長流,竭盡所能的去愛一個人。

(圖)林徽因與梁思成

徐志摩和王庚都是梁啟超的學生,兩人多有來往。王庚是北洋陸軍部的高級軍官,1924年,徐志摩和王庚夫婦一起郊游,自此對王庚的妻子——風情萬種的才女陸小曼難以忘懷。王庚性情剛烈,專注于工作和軍事,對于情愛之事并不擅長,因而有點不解陸小曼的柔情,加上后來因為工作原因調到了哈爾濱,與陸小曼的感情逐漸變淡。百無聊賴中,陸小曼與徐志摩越走越近,暗生情愫。當時陸小曼還未失婚,徐志摩與王庚又是好友,兩人的戀愛傳的沸沸揚揚,很不成體統。為了促成王庚和陸小曼失婚,徐志摩央求好友劉海粟幫忙。劉海粟組織了一次近代史上著名的「最尷尬的一個飯局」,邀請的是唐瑛、楊杏佛、李祖法與陸小曼、徐志摩、王賡這兩對最著名的「三角戀」。在此提一句,楊杏佛暗戀唐瑛,但唐瑛與李祖法有婚約。席間,劉海粟以反封建為話題,先談人生與愛情的關系,又談到伉儷之情應建立在感情融洽、情趣相投的基礎上,沒有愛情的婚姻是違反道德的,夫婦之間如因沒有愛情而失婚,則即便失婚了,雙方還應該保持正常的友誼,總之高談闊論了一番。飯局之后王賡大度的同意失婚,成全陸小曼與徐志摩。但唐瑛卻是個有主見和底線的人,明確的拒絕了楊杏佛,依然同李祖法結了婚。

(圖)陸小曼41926年,徐志摩和陸小曼大婚。二人為了結合破壞兩個家庭,在當時是極不好聽的名聲。徐家認張幼儀為干女兒,根本就不認同這門婚事,徐父更是放下狠話,娶了陸小曼,今后別想從徐家再拿一分錢。因為沒有雙方父母的祝福,為了使這個婚禮像點樣子,徐志摩只好去請老師梁啟超主持婚禮。梁啟超本不愿意去,他對徐志摩的這門婚事很不贊同,但徐志摩苦苦相求,再加上和事佬胡適在旁周旋,梁啟超礙于情面,只得答應。梁啟超在婚禮上不但沒給新婚夫妻任何美好的祝福,反而狠狠地訓斥了他們一頓,這在當時也算匪夷所思了,他當時的原話是這麼說的:「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學無所成,做學問不成,做人更是失敗,你失婚再娶就是用情不專的證明!陸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過來人,我希望從今以后你能恪遵婦道,檢討自己的個性和行為,失婚再婚都是你們性格的過失所造成的,希望你們不要一錯再錯自誤誤人。不要以自私自利作為行事的準則,不要以荒唐和享樂作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當作是兒戲,以為高興可以結婚,不高興可以失婚,讓父母汗顏,讓朋友不齒,讓社會看笑話!總之,我希望這是你們兩個人這一輩子最后一次結婚!這就是我對你們的祝賀!―――我說完了!」雖然話說的有些難聽,但用心卻是好的,希望他們能痛改前非,好好過日子。從后來徐志摩的態度來看,也并沒有記恨恩師。事實證明梁啟超的批評雖然嚴肅,卻是夫妻相處的正道,如果他們真的能夠聽進去這番話,或許就會有不同結局。

(圖)陸小曼

陸小曼是民國名媛,出身名門,美貌如花,多才多藝,綽約多姿。在徐志摩眼里,比被他不懂打扮的前妻張幼儀強太多。他拋妻棄子,得到了想要的婚姻,可是卻并不幸福。

婚后,兩個人并沒有過上神仙伴侶式的令人艷羨的生活,而是經常拌嘴吵架。出身富家的陸小曼過慣了養尊處優的日子,她不喜歡北平,要住在上海,房子要住豪宅,還要雇傭一群傭人。既不工作,也不照顧家事,每天忙著交際、看戲。一個月下來,陸小曼的生活費大約在七、八百大洋,折合現在台幣27萬左右。為了供給陸小曼奢華的生活,徐志摩變成了一個賺錢機器,在上海光華大學(今華東師范大學)、大夏大學、東吳大學、南京中央大學,北京大學、北京女子師范大學等幾家大學兼職教書,不但工作量很大,還路途遙遠,奔波勞累,卻依然入不敷出。徐志摩的父親徐申如討厭陸小曼,喜歡原來的兒媳婦張幼儀,不肯為她的奢華生活買單,也不給徐志摩任何經濟上的支持。徐志摩的生活抓襟見肘到西服上破了一個洞都舍不得買新的,還是前妻張幼儀看不過眼,給他送去了一套新衣服。陸小曼花錢如流水,而徐志摩把所有錢都省下給陸小曼花。1931年11月19日晚上,林徽因在北平協和小禮堂為外國使者舉辦中國建筑藝術的演講會,徐志摩想要參加林徽因的這場演講會,又舍不得花錢,就搭乘免費的郵政運貨飛機由南京北上,當飛機抵達濟南南部黨家莊一帶時,忽然大霧彌漫,難辨航向。機師為尋覓準確航線,只得降低飛行高度,不料撞上開山墜入山谷,機身起火,兩位機師和徐志摩遇難。一代才子徐志摩就此隕落。

飛機失事后,張幼儀親自趕過去收尸;林徽因寫了《悼志摩》,并撿回一片飛機的殘骸,掛在床頭相伴終生;陸小曼也寫了悼文,只是因為徐家的敵對,沒有參加徐志摩的追悼會,她托人捎去一句話:志摩想是喜歡穿著西服去的。意思是不希望徐家將喪禮辦得過分傳統,并送去一副挽聯:多少前塵成噩夢,五載哀歡,匆匆永訣,天道復奚論,欲死未能因母老;萬千別恨向誰言,一身愁病,渺渺離魂,人間應不久,遺文編就答君心。

大致意思是:你走后,我很是思念。本想著為你殉葬,可是家里還有老母,還有我的責任。再說我也疾病纏身時日不多,那就把你的書稿編出來發表,以寬慰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