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川俊太郎:「會給你發三句話的男人,是真的愛你」

珮珊 2022/06/11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周末,讀到谷川俊太郎的一首小詩:

「正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愛你’這幾個字才無法說出口。請原諒我笨拙的沉默吧,我想變成環繞著你的空氣,我想變成凝結在你肌膚上的露水。」

陷入愛情的男人,常常不善言辭,羞于表達愛意。

但如果,一個男人曾對你說過這三句話。

不用懷疑。他一定比你想象中,還要愛你。

「我想你」

想念是一種很懸的東西。如影隨形。

關于想念,雨果曾這樣說過:

「我在憂愁時想你,就像在冬天想太陽,我在快樂時想你,就像在驕陽下想樹蔭。」

難過時,想你,想和你傾訴。

快樂時,想你,想和你分享。

原來,真正愛一個人,不一定會說「我愛你」,但一定會無時不刻,想你想你又想你。

電視劇《請回答1988》里,主角金正煥就曾一次又一次,墜入想念的海洋。

很多年后,雙門洞的小伙伴們,重聚在一起。那天,在明知愛情無望的情況下,金正煥還是假借「玩笑」,對著愛了很多年的德善,說出了藏在內心深處的告白:

「為了和你一起上學,每天在大門口等你一個多小時,你從讀書室回來之前,我擔心的都不能入睡,她怎麼這麼晚,是不是又睡著了,我一心想著你,在公交車里偶然遇見你的時候,一起去演唱會的時候,還有我的生日你送我襯衫的時候,我真的是開心得要(ㄙˇ),一天會想你十幾次。」

愛情真神奇。

它讓深受其擾的人,變得不像自己,每天除了想念,還是想念。

即便如此,卻依舊甘之如飴。

著名翻譯家朱生豪,也曾擁有這樣甜蜜的「負擔」。

在上大學的最后一年,朱生豪遇到了宋清如。

從此以后,他不再是朱生豪,而是「宋清如至上主義者」。

在朱生豪和宋清如所處的年代,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也很慢。

一生很短,只夠愛一個人。

但再慢,也阻止不了人對愛的渴望。

畢業后,朱生豪和宋清如,開始了將近十年的通信。

在一封封信,或者可以稱之為「情書」里,朱生豪從不吝嗇自己對宋清如的想念:

「從我拿起筆,準備敘述你的細節開始,總是忍不住走神,真抱歉,情話沒寫出來,可我實實在在地想了你一個小時。」

「你也許不會相信,我常想象你是多麼美好,多麼可愛,但實際見了你面的時候,你比我想象中要美好的多,可愛的多。」

「寄給你全宇宙的愛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也許你望著月亮時,我正在想你。」

「......」

朱生豪用他的一字一句,告訴我們。

一個人,有多想你,就有多愛你。

還好,想念無聲。

不然被想念之人,一定震耳欲聾。

「晚安」

有人說,一句晚安。

代表的是我今天「打烊」了,不再對外「營業」,跟睡不睡覺沒關系。

還有人說,一句晚安。

代表我把溫柔與浪漫藏進晚安里,我會對全世界說晚安,獨獨對你說喜歡。

但在我看來,晚安的真正含義,就像余光中說的那樣:

「如果神明肯聽一聽我的愿望,那麼我想你晚安,愿你夢里總有星星。」

晚安其實很簡單,沒有那麼多的彎彎繞繞。

我會對你說晚安,只是因為我愛你。

所以我想你會有一個好夢,我想你的夢里有星星,有月亮,也有一個我。

讀者慧慧,和我講過一個很甜的故事。

在和男友在一起之前,對方曾追過她大半年。

之所以會花這麼長時間,并不是因為她對對方無意,而是曾經受過的情傷,讓她不敢輕易談愛情。

但好在,男友很堅持,很有耐心。

他從來不會逼迫慧慧,只是會每天找她聊天,分享自己的喜憂,然后在深夜到來前,對她說一句「晚安」。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年。

某天,男友問慧慧,知道他為什麼會每天對她說晚安嗎?

當下,慧慧想的是,對方是要告白嗎?

畢竟,晚安的另一種解釋,是W A N A N,我愛你,愛你。

但男友的解釋是, 他只是想讓她早點睡覺,有個好夢。

聽到這個回答,慧慧承認她有點失望。

但男友接下來的一句話,又讓她的心瞬間活躍過來:

「當然,除此之外,我也有私心,我是很想你睡得好,也想你能夠夢到我。你知道嗎?我聽別人說,總是對一個人說晚安的話,潛意識里,夢到對方的幾率會很大。」

這一刻,慧慧真實心動了。

她知道,這個男人早已伴隨著每天的晚安,走進了她的心里。

他對她說晚安,而她,想對他說早安。

晚安,是希望你夢里有我。

早安,是一醒來就想到你。

「今晚月色真美」

我愛你,如何翻譯成日語?

在某堂英語課上,有這麼一個題目。

一對青年男女在月光下散步,彼時,男生情不自禁用英語說了一句「我愛你」。

當下,夏目漱石問學生,如何翻譯這句話。

學生的回答,和大多數人一樣,直譯為我愛你。

對此,夏目漱石回應道:

「日本人不會這樣說,他們會更為含蓄,我愛你,應該翻譯為,今晚月色真美。」

言下之意,并不是指當晚的月亮有多麼不同。

月亮每天都相差不大,只是因為有你在,和你一起看的月亮,才格外美麗。

真正愛一個人,也許不會直截了當,告訴你我有多愛你。但一定會讓你感受到,愛上你的我,有多麼愉悅。

夏目漱石的含蓄翻譯,讓我想到《壇經》里的一個小故事。

一陣風吹過,旗幡隨風飄動,這時,一位僧人說,這是風在動。然而,另一位僧人卻認為是幡在動。

就在兩人為此爭論不休時,惠能上前告訴他們:

「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仁者心動。」

像不像那些深陷在愛情漩渦里,被影響,被迫淪陷的人?

很多時候,我們難以啟齒說愛你,但那些抑制不住的眼神,動作,又或者是心動,都在代替自己,表達愛情。

記得以前看《西游記》,觀眾總是對唐僧和女兒國國王的結局意難平。

常常會說,女兒國國王這麼好,為什麼唐僧不愛她。

但其實,心懷大愛的唐僧,也曾有過小愛。

是的,他也心動過。

那次,面對女兒國國王的深情表白,他也控制不住破了戒,對她說:

「來世,若有緣分......」

短短幾個字,就已把他對女兒國國王的愛意,表現得淋漓盡致。

但遺憾的是,世間沒有兩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終究是癡夢一場。

如何不用「我愛你」,說出我愛你?

對于歸有光, 是庭有枇杷樹,吾妻(ㄙˇ)之年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

對于李宗盛, 是春風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沒有見過你的人不會明了。

對于馮唐, 是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風十里,不如你。

......

就像安德烈在《窄門》里說的:

「我愛你,所以顯得笨拙,我越愛你,越不懂怎麼跟你溝通,所謂理性之愛,你想讓我怎麼回答呢,我用整個靈魂來愛你。」

愛你這句話,或許在心口難開。

但愛你這件事,繞過靈魂的風都知道。

所以,何必執著一句「我愛你」呢?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