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捷格加廖夫1927型輕機槍的演變「轉盤機槍」絕非一蹴而就

FunLife 2022/03/02 檢舉 我要評論

英勇的蘇聯紅軍戰士拿著捷格加廖夫1927型輕機槍(DP-27),從1941年6月22日抵擋納粹德軍的進攻,並最終端著它沖上了柏林國會大廈的樓頂。

在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DP系列幾乎就是蘇軍唯一的輕機槍。就連其改進型DT坦克機槍,也裝備了從T-26到IS-3的幾乎所有蘇聯坦克,對于蘇軍士兵而言,沒有任何一種機槍能比它更加熟悉的。當然,空軍部隊的情況有所區別,由于飛機速度的提高,DP-27的航空型從誕生那天就已經落後了,因此被射速更高的型號所取代。那麼,這款著名的輕機槍是如何誕生的?今天就來詳細說一說。

本文是warspot網站發表的介紹文章,作者安德列·烏拉諾夫,本人翻譯並編輯給大家分享。

競爭對手和原型

丹麥「麥德森(Madsen)」輕機槍。

捷格加廖夫DP-27輕機槍在誕生前後都有很多競爭對手,在這份名單上,第一個就是丹麥的「麥德森」輕機槍。為了生產這種機槍,在沙俄「機槍首都」科夫羅夫還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武器工廠。如果沙俄能夠提前一年與丹麥簽訂合同,就有充足的時間量產這種輕機槍。沒有人敢假設那樣的沙俄歷史會走向哪裡,但可以肯定的是,「十月革命」不會那樣迅速取得勝利。

馬克沁-托卡列夫輕機槍。

另一個競爭對手就是馬克沁-托卡列夫輕機槍(MT),它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量產過于倉促,一些缺點還沒有通過測試充分暴露出來。客觀地說,採用彈帶供彈的馬克沁-托卡列夫輕機槍具有進一步發展的美好前景。如果蘇軍裝備了這種機槍,很可能會取代一部分馬克沁1910機槍的地位。

MG 13輕機槍。

DP-27另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就是「德萊斯(Dreyse)」系列中所謂的輕機槍。上世紀20年代,蘇聯與魏瑪共和國積極進行軍事合作期間,蘇聯中央炮兵局(GAU)的專家收到了同名輕機槍,以及安裝在Rder-Raupen Kampfwagen m / 28輕型坦克上的坦克機槍。它們都是未來發展成為MG 13輕機槍的原型之一,但由于沒有對保存在圖拉兵工廠的「德萊斯」機槍進行詳細的研究,所以無法確定這一點。

MG 13機槍採用彈匣供彈方式,當然也可以使用鞍形75發彈鼓。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蘇聯軍方並沒有忽視這種德國機槍的作用。並購買了10挺機槍,對于年輕的蘇維埃共和國來說,按照1926年的標準,這是一筆相當大的外匯支出。通常購買一兩挺機槍只是為了進行了解,一次購買10挺機槍就意味著蘇聯軍方已經認真考慮裝備這種德國武器的可能性。因為有了足夠多的機槍,可以進行完整的武器性能測試。

安裝在三腳架上的「麥德森」輕機槍。

文章開始曾經提到,由于沙俄帝國政局動盪的原因,「麥德森」機槍並沒有在沙俄和蘇聯投產。在科夫羅夫建立的新工廠除了生產「麥德森」機槍之外,還將生產V·G·費德洛夫設計的自動武器。為了監督生產,參與設計機槍的V·A·捷格加廖夫也來到了這裡,他成為新工廠實驗武器車間的負責人,此時正是1918年。

當時蘇軍裝備的是馬克沁1910重機槍,輕機槍領域除了沙俄時代進口的少數路易士輕機槍,尚屬一片空白。

費德洛夫在回憶錄中寫道:我在工廠的經歷並不愉快,沒有監督製造我設計的機槍,而是變成了到處去尋求各種資金的幫助,為工廠繼續存在爭取一些可能性。很自然,當時GAU需要面對所有方面的麻煩,我不得不出差去找紅軍供應國防委員會特別專員,以及供應部和其他各種部門。

費德洛夫設計的M1916自動步槍,是理念非常先進的武器。

當時蘇軍武器裝備方面領導人之一的弗拉基米爾·格奧爾基耶維奇,對建立國產自動武器的生產線比通過許可證生產丹麥機槍更感興趣。在內戰的破壞之下,讓一個沒有完工的工廠生產出哪怕一種產品都是一個壯舉。最終,這個工廠開始小規模試生產,完成了建廠的目標之一——生產費德洛夫設計的自動武器。正如大家預料的那樣,結果並不理想,但在相同的條件下,仿製的「麥德森」機槍的質量和可靠性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法國「紹沙」輕機槍以最糟糕的武器而聞名。

不過,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都清楚,即便他們研製的自動武器能夠成功,也不太可能解決輕機槍的問題。「革命產物」蘇聯紅軍對輕機槍的渴望不亞于其前身的沙俄軍隊,後者為了輕機槍在科夫羅夫新建了一個工廠,而蘇軍對輕機槍的要求更加急迫。費德洛夫甚至在這段時間收到了一個建議,要求他們生產法國「紹沙」輕機槍,這種機槍結構簡單,適合大批量生產。對蘇軍來說幸運的是,這個要求再也沒有出現過。

不斷改進的產物

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第一版6.5mm實驗型輕機槍,採用馬克沁式水冷套筒。

科夫羅夫生產的第一種輕機槍原型槍就是在已有的機槍基礎上研製的。這是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6.5mm輕機槍,與前身M1916自動步槍不同之處在于,採用了馬克沁機槍的水冷套筒。

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第二版6.5mm實驗型輕機槍,安裝了路易士輕機槍的風冷套筒。

第二個版本已經採用風冷槍管,但看起來同樣笨重,因為這次安裝了英國路易士機槍的強制風冷套筒。冷卻系統不需要用水,這就是它的優勢所在。但是,由于安裝了強制風冷套筒,讓這挺機槍的重量達到了9.4千克,而裝滿水的第一版輕機槍只有7.72千克。

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第三版6.5mm實驗型輕機槍,風冷槍管的設計類似「麥德森」機槍,槍管還可以更換。

第三個版本採用了帶有通風套筒的槍管,這個設計與「麥德森」輕機槍一樣。配備彈匣之後,重量達到5.26千克。而且,結構更簡單、重量更輕的散熱系統具有很理想的冷卻效率,因此設計師決定研製可以快速更換的槍管。

我們可以說,第三版實驗輕機槍已經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可行性設計,長度超過1米,重量相對輕巧,部分設計和細節與M1916自動步槍相同。可以說,如果蘇聯軍方接受這種輕機槍,那麼蘇軍的輕武器技術水準將得到大幅提升,相當于上世紀20年代就開始裝備類似卡拉什尼科夫AK步槍和RPK班用機槍組合。

從左至右:7.62×54mmR,6.5×50mmSR,7.62×25mm,7.92×33mm,7.62×39mm。

正如大家預料到的那樣,在上世紀20年代的蘇聯,「可以」和「接受」之間有太多的「如果」。費德洛夫M1916自動步槍雖然有很多優點,卻依舊是一個相當粗糙的設計。原材料質量和製造工藝的問題一直困擾著這款步槍,而「終端使用者」的文化水準更讓這支步槍雪上加霜。正如他們所說,這種武器使用的日本6.5×50mmSR有阪彈藥也存在著問題,這些彈藥還是從駐朝鮮的日軍部隊搞到的,彈藥性能令人懷疑。而且蘇聯生產這種彈藥的可能性非常可疑。

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第四版6.5mm實驗型輕機槍,採用50發彈盤供彈。

在蘇聯軍方最終決定放棄6.5×50mmSR彈藥之前,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又向前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在他們設計的第四個版本的輕機槍上,出現了一個位于機匣頂部的50發彈盤。

1924年,蘇聯軍方尚未對費德洛夫M1916自動步槍,以及與之相關的輕機槍命運做出最終決定。但設計師們已經非常清楚,他們的設計中至少應該通過配備標準口徑(7.62×54mmR)的輕機槍來確保這個項目的安全。然而,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即便是在費德洛夫M1916自動步槍上,使用了對自動武器更加友好的日本6.5×50mmSR有阪彈藥,為了保證供彈的可靠性,彈藥裝入彈匣之前都必須進行潤滑。

費德洛夫和捷格加廖夫聯合設計的第一版7.62mm實驗型機槍,採用25發彈匣供彈。

採用沙俄/蘇聯傳統的7.62×54mmR彈藥之後,捷格加廖夫很快發現研製一種保證可靠性的供彈具是一項更加重要的任務。于是,他推出了第一個版本的輕機槍,機匣頂部安裝25發彈匣,這是從6.5×50mmSR彈匣改進而來。設計師通過將內部結構旋轉180°的方式,讓機匣上方安裝彈匣成為可能。同時,重力有助于保證供彈的可靠性。

1925年,捷格加廖夫設計的7.62mm實驗型機槍。

終于,在1925年,捷格加廖夫設計出一種口徑7.62×54mmR的輕機槍,它的外觀已經非常接近著名的DP-27。這款新型機槍採用了新的導氣管,風冷槍管的後部帶有散熱片,通過安裝在機匣頂部的49發彈盤供彈。正是這挺實驗型機槍在接下來的一系列改進中,變成了大家熟知的DP-27輕機槍。

結語

DP-27輕機槍不僅成為二戰時期蘇軍的標誌性武器,還裝備了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社會主義國家。

費德洛夫在報告中寫道:昨天,我參加了7.62×54mmR口徑的「德萊斯」機槍實彈測試。測試以橫向對比的方式進行,與「德萊斯」進行對比的是我們的捷格加廖夫輕機槍和托卡列夫-馬克沁輕機槍。測試結果如下,第一名是我們的捷格加廖夫輕機槍,第二名是「德萊斯」輕機槍,第三名是托卡列夫-馬克沁輕機槍。當我們沒有自己生產的輕機槍時,我們對「德萊斯」很感興趣。現在,我們已經超越了它,我們的捷格加廖夫輕機槍在很多方面都比「德萊斯」更好。在這方面,引進「德萊斯」裝備蘇軍的問題應該消失。

從費德洛夫的報告中,可以看出這位槍械設計大師的興奮之情,這是對長久以來壓力的一次宣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