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為愛奮不顧身」穿梭在「5個男神間」如今卻選擇「孑然一身」獨自美麗

佩珊 2022/07/03 檢舉 我要評論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2017年,林憶蓮出現在 《我是歌手》舞台上,演唱第一首曲目 《不必在乎我是誰》時,出現了令廣大女性頂禮膜拜的一幕:

她在舞台上唱著 前夫李宗盛特意為她打造的歌,身后是一直為她打鼓的 現任恭碩良,旁邊給她做鋼琴伴奏的是二十多年的藍顏知己兼曾經的 緋聞前男友倫永亮

至于那個為她改變造型,助她脫胎換骨成為樂壇天后的前男友許愿,也在林憶蓮唱歌的第一時間送上祝福,為她加油打氣。

試問,有幾個人在分手后還能和前任把關系處理得如此和諧,即使愛情不在依舊心甘情愿助對方一臂之力?大概也就只有 林憶蓮了。

回顧林憶蓮這三十多年的歌唱之路,幾位前任功不可沒,按照媒體的話說, 「才子收割機」林憶蓮之所以能在樂壇有如此大的成就,就是 「靠男人上位」

可如今回過頭來看,與其說她是靠男人,不如說是音樂令他們惺惺相惜。

1966年,祖籍浙江寧波的林憶蓮在香港出生了。

父親是香港中樂團從事二胡演奏的演員,母親在家帶她和兩個弟弟,平時無事也會去酒樓唱唱小曲補貼家用。

從小的耳濡目染,使得林憶蓮對音樂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而她的名字,還藏著一段父親的往事。

憶蓮、憶蓮,憶的是一個名叫 「阿蓮」的女人,她是父親曾經的戀人,可惜他們并沒有在一起。

林憶蓮從未見過這個女人,卻因為父親的思念,一生都與她有了聯系。可對于林父的這種行為,林母沒有絲毫在意,甚至還慷慨地讓出了女兒的名字。

父母的愛情觀,深深影響了年幼的林憶蓮,也為她今后的愛情提供了一個可參考的模板。

1982年,16歲的林憶蓮陪朋友一同報名參加 香港商業電台DJ招募,最后朋友落選,而她卻歪打正著被錄取了。

此時,誰都沒有想到這個相貌平平毫不起眼的小DJ,會在若干年后,成為叱咤香港樂壇的天后級人物。

當時林憶蓮還在上中學,電台便將她安排在每周末的校園節目中,并為她塑造了一個活潑八卦的形象,取名 「六一一」,意思也很簡單: 六加一加一等于八,八卦的八

也是在那里,林憶蓮邂逅了同樣是DJ的 陳輝虹

陳輝虹

少男少女的愛情來得很突然,就在朝夕相伴間,愛情的種子在林憶蓮心里生根發芽。

只可惜,同大多數人的初戀一樣,林憶蓮的初戀也是無疾而終。

先她一步嶄露頭角的陳輝虹接到 《唐伯虎點秋香》劇組的邀請,在劇中飾演了四大才子之一,有了和周星馳、吳鎮宇、陳百祥同框的機會。

事業上的差距使得兩個人在生活中也漸行漸遠,最終,選擇了和平分手。

不過,緣分未盡的兩人,在數年之后還有再續前緣的機會。

情場失意職場便會得意,恢復單身的林憶蓮沒多久便迎來了事業的發展。

公司年會上,她以一曲 《Crying in the Rain》成功吸引到新力唱片公司負責人的眼球,隨后被挖到麾下,正式進軍香港娛樂圈。

然而,作為歌手出道的林憶蓮還未發歌就被拉去同張國榮拍攝了電影 《龍鳳智多星》,當時兩人還都是初出茅廬的新人,也因這部戲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1985年,在公司的籌備下,林憶蓮發行了首張粵語專輯 《林憶蓮》,可惜并沒有一鳴驚人。

當時香港流行日本少女偶像風,因為長相酷似日劇偶像阿信,林憶蓮被新力唱片包裝成了同款的青春偶像型歌手。

最終包裝出來的效果就是專輯封面上這個樣子,二十出頭的林憶蓮,頂著非主流氣息十足的「菠蘿頭」,瞇縫眼,大嘴巴,平平無奇的路人長相,離專輯介紹的「活潑可愛」都相距甚遠。

因為專輯銷量差強人意,連她自己回聽唱過的那些歌曲,都覺得好難聽,林憶蓮覺得自己根本不適合做歌手,想要轉行當個髮型師,可卻被公司老板勸住了。

老板跟林憶蓮講,再試一張專輯,如果還是不行的話,再考慮接下來怎麼做。

有了第一回發專輯的經驗,在制作第二張專輯 《放縱》的時候,林憶蓮學著參與進去,與制作人一起選歌,學習制作音樂,并不斷的提升自己的歌唱水平,這種全心全意的投入,令她對音樂逐漸產生興趣。

隨著《放縱》的發行,林憶蓮成了新晉暢銷歌手。

但要說真正讓她在歌壇站穩腳跟的,還是1987年發行的第四張專輯《灰色》。

這張專輯中有個不同以往的林憶蓮,憑借 「造星大師」許愿的化腐朽為神奇,她從當初那個普普通通的日系少女形象,變成了性感多姿,嫵媚多情的女人,而在 「金牌制作人」倫永亮的操刀下,她的曲風從開始的抒情變為動感。

于是,一個全新的林憶蓮躍然于鏡頭前,靠著在《灰色》中鮮明的風格和超強的節奏感,林憶蓮拿下了人生第一個 「十大中文金曲」獎項。

其實,這首歌本來是公司為陳慧嫻準備的,可陳慧嫻不愿意唱,撿了漏的許愿內心無比竊喜,稍加改編就交給了林憶蓮,林憶蓮這才有了爆紅的機會。

許愿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林憶蓮成功路上的貴人。

許愿

當時的林憶蓮單眼皮小眼睛,在那個處在顏值巔峰期的香港娛樂圈,一直是 「丑」的存在。

對此,她其實也很坦然,對于自己的外貌也并不苦惱,可架不住媒體見天兒地拿她和其他女歌手作比較。

比唱功也就罷了,比完誰唱得好后還要比顏值,于是, 「沒氣質」、「丑」、「難看」成了林憶蓮的代名詞。

這種感覺令她難受極了,如果是比唱歌,她可以進修學習,努力提升,可比顏值,就有些強人所難了。有時候她真的覺得,還不如去做個髮型師,遠離這些喧囂紛擾。

好在,許愿的出現及時拯救了陷入自我厭棄的林憶蓮,「造星大師」的稱呼并不是隨便說說而已,放眼整個娛樂圈,沒有許愿打造不出來的藝人。

張國榮、梅艷芳、張學友,這些我們耳熟能詳的超級巨星都是由他帶出來的。

見慣了大眼睛雙眼皮美女的許愿,在第一次看林憶蓮的MV 《激情》時,就被她朦朧迷離的眼神所吸引。

后來,在甄妮的介紹下,許愿認識了林憶蓮,也是在他的改造下,林憶蓮完成了烈焰紅唇大波浪的蛻變。

就連張國榮,看到煥然一新的林憶蓮都忍不住贊嘆: 「換風格的你是我見過最性感的女人。」

這樣的林憶蓮,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助她成長的 許愿和金牌制作人倫永亮

倫永亮

倫永亮對于林憶蓮起到的意義相較于許愿不相上下,兩人一個助她脫胎換骨,一個助她在華語樂壇站穩腳跟。在倫永亮的操刀下,林憶蓮的曲風逐漸變得狂放不羈,飽受都市大女孩們的喜愛。

也是在一次次的合作中,許愿和倫永亮同時對林憶蓮產生了無法言說的情愫,他們都愛上了這個單眼皮女孩。

最后林憶蓮雖然選擇了許愿,可這并不影響倫永亮對于她的喜愛,即使之后林憶蓮換了好幾任男友,他們始終如同知己一般。

有了這兩位的傾力相助,林憶蓮的事業順風順水,推出的 「都市觸覺三部曲」,更加奠定了她在樂壇的地位。

當時的香港正處在移民潮巔峰,很多港人都對于香港的未來感到迷茫,而林憶蓮的「都市觸覺三部曲」卻唱出了大家的心聲,這也令她備受關注。

憑借這三張專輯,林憶蓮迎來了事業巔峰,她的單眼皮小眼睛不再被人說是「丑」,而是獨屬她的性感標簽。

九十年代初,林憶蓮簽約了葉倩文所在的 華納唱片,同為樂壇天后,兩人不可避免地產生了競爭關系,最終華納的高層決定選擇葉倩文為公司 「一姐」,這也就意味著,華納的大部分資源會傾斜到葉倩文的頭上。

不忍心看女友事業受挫的許愿專程飛往台灣,找到金牌制作人李宗盛,想要為女友打造新專輯。

此時的李宗盛已經不是當初的傻憨憨,在他相繼推出周華健、趙傳、潘越云等當紅歌手之后,已經是台灣大名鼎鼎的金牌音樂制作人了。

李宗盛

面對許愿請求,李宗盛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絕了。看出他的態度堅決,許愿只能托熟人拜訪了飛碟唱片公司,終于為林憶蓮爭取到了一個機會。

1990年,在飛碟唱片的運作下,林憶蓮推出首張國語專輯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這張在整個亞洲銷量 200萬張的專輯,令林憶蓮一炮而紅,成為90年代第一位橫跨兩岸三地的知名歌手。

她的眼線輕佻彎眉細目,風情萬種的吟唱聲不光吹到了內地,也吹進了李宗盛的心里。

1992年,陳凱歌導演 《霸王別姬》,并邀請李宗盛為電影創作歌曲。

看過劇本后,李宗盛寫下了 《當愛已成往事》,他在台灣錄好了自己演唱的部分,又馬不停蹄地前往香港,找林憶蓮錄女聲部分。

依舊是這首歌,開啟了兩個人的故事。

這一年,李宗盛34歲,林憶蓮26歲,聽到了林憶蓮的聲音后,李宗盛說了一句話: 「有這樣一個女人,只要你聽到她的聲音,你大概就會愛上她。」

那時的李宗盛,心里藏了好多的歌,他為這些歌等待獨屬于它們的聲音,最終等到了林憶蓮。他沉淪于她的萬種風情,甘愿獻上自己最好的歌。

殊不知,在故事的開頭,那首 《當愛已成往事》就已經寫好了兩個人的結局。

對于一些人來說,愛要勝過一切,所以愛就是愛了,不分時間,不論地點,也不在乎那個人是不是對的那一個。

合唱了主題曲后,李宗盛又為林憶蓮寫了 《不必在乎我是誰》,并邀請她去了滾石唱片。

兩個人亦師亦友,親密無間,是最默契的黃金搭檔,善于以女性視角打造細膩情歌的李宗盛用一首首經典歌曲,將林憶蓮推上了「亞洲天后」的寶座。

1993年,林憶蓮在紅磡體育館舉行 「天地野花1993情撼紅館」演唱會,連續十場邀請的特別嘉賓只有李宗盛一人。

1994年,李宗盛舉辦 「暫別演唱會」,在那場演唱會上,作為嘉賓的林憶蓮一上台,長相憨厚的李宗盛小眼睛里便閃過狡黠的光,他和林憶蓮合唱《當愛已成往事》,林憶蓮剛一開口, 他就如同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捂著嘴偷偷笑了。

在台下觀眾席上,李宗盛的妻子朱衛茵看到這一幕不知是何種心情。

雖然才子和佳人的愛情看起來是那麼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卻依舊令人無比詬病。

如同《鬼迷心竅》里唱過的那樣,在這段禁忌之戀里他們通通被鬼迷了心竅。

一個背叛了家庭、妻子和兩個女兒,另一個不光插足別人的婚姻,還背叛了深愛自己的男友。

在輿論的巨大壓力下,林憶蓮決定斬斷這段本不該發生的戀情,她賣掉香港豪宅遠走加拿大。

而李宗盛卻不顧一切地追隨她而來,這也驗證了那句話 ,她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

1995年,回國后的林憶蓮發行了加入滾石后的首張專輯,其中那首 《為你我受冷風吹》,據說是李宗盛親身經歷。

次年,林憶蓮又推出了由李宗盛制作的專輯 《夜太黑》,這些歌曲都是李宗盛對于愛情深刻的感悟,由他最愛的人親口唱出。

那一首首KTV必備金曲,紅塵男女感同身受的情之所在,都被深深打上了「李宗盛·林憶蓮」的標記。

那時的他們,是最好的李宗盛和林憶蓮。

而朱衛茵也在這時候決定放過自己,放過所有人。

1998年2月,李宗盛和林憶蓮在加拿大奉女成婚。

本以為終于可以光明正大走到一起的兩人可以碰撞出更多音樂上的火花,卻忘了即使是藝術家,婚后也需要面對瑣碎的柴米油鹽。

充滿獨立意識的林憶蓮無法像朱衛茵那樣,做一個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孩子大些之后,她便重返歌壇。

此時的李宗盛為莫文蔚寫下了 《陰天》,從開始的 「分分鐘都妙不可言」,到 「你們兩個沒有緣」,說得似乎都是他們兩人的愛情。

持續6年的婚姻,在2004年畫上了句號。

李宗盛說, 「我們的愛若是錯誤,愿你我沒有白白受苦。」

林憶蓮說, 「我想,我們都很好,亦做了一些準備,迎接各自的未來。」

六年婚姻情斷,體面的好聚好散,沒有撕扯,沒有推諉,堪稱娛樂圈失婚典范。

明明在最不堪的時候,他們都能不離不棄相互偎依,沒了束縛和羈絆后,卻草草了事慘淡收場。

大概就像《荼蘼》里所說,有時候名正言順的在一起,才是愛情走向死亡的關鍵。

失婚時,林憶蓮說要 「迎接各自的未來」她能行,但李宗盛卻不行。

之后的李宗盛整日如痛苦為伴,他嘗試過重新振作,組樂隊,開演唱會,可越發枯竭的靈感令他的事業再也無法重回巔峰,每次開演唱會,唱的依舊是和林憶蓮一起時創作的歌曲。

很多人都說他是在消費前妻,利用她,可他時不時的哽咽,滿頭的白發和白胡子,無法言喻的傷痛,如同他的歌, 「我對你仍有愛意,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與其說是他在消費她,不如說他是后悔了,想用這種方式來表達他的愛意和無限悔恨,可以他們再也回不去了。

而失婚后的林憶蓮,卻是無比果敢,不管李宗盛怎麼懷念他們的過去,怎麼唱歌抒發愛意,她全當沒看見。

她重整旗鼓,回到香港加入百代唱片,發了新專輯 《本色》,再次做起了性感的都市女郎。她還在39歲那年與年少時的初戀陳輝虹再續前緣,交往了一年多的時間。

2005年,44歲的林憶蓮在籌辦演唱會時結識了33歲的 「澳門鼓王」恭碩良,兩人很快墜入愛河。

恭碩良

對于她的這段感情,外界并不看好,原因無他,主要是相比林憶蓮曾經的前任們,恭碩良在樂壇實在沒什麼存在感。

可到了2018年,林憶蓮推出了由恭碩良擔任制作人的第12張個人專輯 《0》時,大家這才發現,原來這也是位令她鐘愛的音樂才子。

新專輯在2019年幫她橫掃各大音樂頒獎禮,還為她收獲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

與早年間那些癡纏情歌不同,被注入了新鮮血液的專輯以女性覺醒為內核,通篇充滿了吶喊、突破和力量。

也是在這一年,林憶蓮在 《夢想的聲音》節目現場翻唱張惠妹的 《血腥愛情故事》,她在前面唱得盡情盡興,恭碩良在她身后打鼓打得酣暢淋漓,甜蜜的樣子像極了愛情。

許是明白等待無望,一直是孤身一人的李宗盛在2018年娶了33歲的模特千惠。

可沒想到的是,愛情在林憶蓮這里依舊是個神秘莫測的東西,那場表演只過去一年,兩個人便分道揚鑣了。

有意思的是,甚少在公開場合提及李宗盛的林憶蓮,只在《康熙來了》里被問到是否會同李宗盛復合時,回答過一句:

應該沒有這樣的可能。

但說到恭碩良這個比她小11歲的男人,林憶蓮卻說他是她 「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2020年2月6日,54歲的林憶蓮在微博上宣布,已在1年前與相戀8年的男友恭碩良和平分手:

「在一起經歷了八年美好的日子后,我們決定各自走向各自的人生。」

依舊沒有任何怨懟指責,只是感情走到了盡頭,是時候分開了,一如曾經與李宗盛失婚時說的那樣,迎接各自的未來。

如今,56歲的林憶蓮孑然一身,可她的感情卻一點都不貧瘠,擁有豐富人生履歷的她早已活出了自己喜歡的樣子。

活在當下,便是她現在的最好寫照。

因為在林憶蓮人生中幾個重要的節點,都有才華橫溢的男友伴她前行,因此總有人嘲笑她是而她 「踩著男友往前走」的女人。

一旦發現對方的才華無法滋養她繼續前行,或者對方開始消耗她前行的能量后,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撇下對方,沒有一絲留戀的瀟灑離開。

雖然看似涼薄,但我們都知道,有才華的男人涼薄起來有多麼冷酷無情。

大概也就只有像林憶蓮這樣內心勇敢茂盛的女人,才敢將「才子」做為伴侶的第一選擇。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