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本質就是平淡】渡邊淳一《失樂園》:一段瘋狂之戀,揭開婚姻的三個最大真相

珮珊 2022/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1997年,渡邊淳一發表了《失樂園》,在日本文壇引起了巨大轟動。也得到了讀者的巨大反響,也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失樂園熱」。

《失樂園》是渡邊淳一最出名的代表作。

男女主人的愛是畸形的,也是熱烈的;

是不被世人所容的,可也是充滿真誠的;

是灰色的,可也一樣是刻骨銘心的。

為什麼一部描寫「禁忌之戀」的書會引起一種社會現象呢?

因為這本書蘊含著三個婚姻的最大真相,讀懂后才能明白婚姻的真諦。

1. 親密關系的破裂,是「禁忌之戀」的起源。

書中的男主角久木,55歲,在一次人事變動中丟了出版社社長的位子,被打發到一個閑職,對此他深感苦悶無奈。

閑暇的時間多了,他才發現自己這半輩子從未有過一次暢快淋漓的愛情,內心也甚覺遺憾。

他的家庭呢,和妻子結婚20多年,女兒也已經出嫁,早已是老夫老妻的狀態。

他們的關系早已從愛情轉換成親情,他們的交談只限于家庭事務性的,連一起吃飯旅行都不曾有過。

致命的是,夫妻間已經有十年未曾親密過,事業上的煩悶和家庭中的壓抑都讓他覺得喘不過氣來。

這個時候,女主凜子出現了,恰如一陣春風,給久木帶來了新生。

在《親密關系》中作者曾提出: 情感是來自人類「愛與被愛」的基本需求,這個主要的動機構成了人與人之間的吸引磁場。

很顯然,久木在和妻子的相處中,早已感受不到被愛的溫暖,也尋不到為愛付出的動力。

他的內心在尋求一種愛的刺激,也迫切地想用一段愛來證明自己的活力和激情。

他之所以會沉迷在凜子的懷中,很大原因也是因為自己的家庭失去了愛的吸引力,親密關系的破裂促使他想走出家門,去尋找自己愛的歸屬。

書中的女主凜子,37歲,氣若幽蘭,恬靜如梅,是一位端莊秀美中規中矩的女子。

她喜愛書法,是一名楷書講師。

他的丈夫是一位醫學教授,長相帥氣,風度翩翩。

在外人看來,他們的日子應該如神仙眷侶一般。

可實際上, 美麗的凜子絲毫沒有得到丈夫的愛,她被迫走進了無愛無性的婚姻。

凜子在外人的羨慕和真實的壓抑中茍活,也早已失去了對生命的熱愛和激情,和久木一樣,他們都失去了本真的生命之樂,這也符合書名《失樂園》的寓意。

根本上,久木和凜子都是缺愛之人, 長期處于不被愛的狀態中,他們心中都燃起了對愛的渴望。

機緣巧合也好,水到渠成也好,當他們二人相遇,如膠似漆,愛到忘我。

這時候,這段「禁忌之戀」就像伊甸園中的那顆「禁果」,凜子大膽地顛覆了過往的形象,毅然決然地走進了伊甸園。

和久木的這段不被認可的瘋狂之戀,讓她體會到被愛的感覺。

于是, 她不惜忽略丈夫的感受,忽略家庭的影響,只顧著一頭扎進這段「禁忌之戀」中了。

相反,如果她是一個被丈夫疼愛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會輕易背叛家庭呢?

不管對久木,還是凜子,家庭中愛的缺失,導致了他們「禁忌之戀」的爆發。

2.身心合一的婚姻,才能長久

在傳統文化的影響之下,我們常常談「性」色變,覺得這種事就是禁忌。

但是在《失樂園》這本書中,作者用了很多景物來增添了他們約會的極致美感。

飄落飛舞的櫻花、廣闊深邃的大海、被白雪覆蓋的深山、難得一見的凍瀑,這些都增加了這段戀情的美感。

他們的愛是先從ㄩˋ望開始的,可隨著越來越多的接觸,心理上也產生了對彼此的愛和依賴。

凜子本是一個冷靜凜然之人,可在被久木打開了情ㄩˋ大門之后,也開始淪陷其中,并開始對久木產生了愛情。

他們選擇殉情,有了「ㄙㄧˇ亡之美」的結局,不僅是愛到極致,也是被外界孤立的必然之路。

當女主凜子一步步遠離家庭,出現叛逆的痕跡之時,他的丈夫冷眼看著她,惡狠狠地說堅決不失婚,就是不放她自由,以此作為對她的懲罰。

凜子對丈夫并無愧疚之心,之后更是大膽地搬出家和久木同居,絲毫不懼怕丈夫的威力。

在這莫大的孤寂之中,唯有凜子,才能帶給他愛的慰藉。

被周圍拒絕、疏離的男女,最后賴以寄身之處,只是同樣孤立的男方或女方身邊,寂寞的男女只能緊緊擁抱,更加靠近,才能抹除周邊世界帶來的冷寂。

也是在這種境況中,他們漸漸產生了對生ㄙㄧˇ的向往之心。

3.婚姻的真諦,永遠都是平淡的

每一段婚姻的開始都是幸福甜蜜的,可在歲月的沉淀中,就會積累各種怨恨、委屈、不理解和不滿意,最終導致了親密關系的分崩離析。

久木和凜子,自然也知道婚姻的弊端,知道長相廝守后也許并不會得到圓滿的結局。

處于一種想留住當下,想永遠相愛的想法,他們最終決定,就在此刻相擁ㄙㄧˇ去。

就如煙花一樣,生命很短暫,卻在那一瞬間綻放出了最美的火焰。

久木和凜子,也想到了永久保存愛情的方法,就是在最相愛的時候相擁離去。

這樣愛情就不會變質,情感就不會流失,他們的瘋狂摯愛就能實現永遠不朽。

可他們大概沒有想到,ㄙㄧˇ亡意味著結束,意味著再無可能,可他們寧愿在自己的巔峰時候戛然而止,只為得到那完完全全的不會改變的愛。

久木回想到自己婚姻的最初,二人也曾有過很甜蜜的時光,可時光也終究會變得漫長和無情,把愛的激情磨滅在日復一日的瑣碎生活里了。

哪里會有永葆新鮮的愛情呢?

到了一定的年紀,就要負擔起家庭的責任和對伴侶的責任。

久木和凜子相處的過程是很愉悅的,身心結合的幸福讓他們沉淪其中,可是以后呢?

面對這段戀愛,日后的他們是否會感到厭倦呢?

或者說在解除一切障礙步入婚姻中,是否還能保持新鮮感始終如一呢?

又或者有更好的人出現,使得他們變了心呢?

這些來自未來的恐懼,和對年齡日益增加的懼怕,都讓他們產生想在當下就ㄙㄧˇ去的夢想。

他們的ㄙㄧˇ亡帶著「極致的美」,就像煙花在天空中綻放的那一瞬間,把最美好的一刻永遠地留下來了。

時光是把雙刃劍,能磨煉出極致,也必然能毀壞美好。

在《親密關系》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愛情一開始的魔力一旦消失,也就是必須面對幻滅的時刻。一旦夢想開始幻滅,微笑就變成了皺眉,眼中的愛意也轉變為怒火甚至恨意。」

面對家庭的分崩離析和社會的輿論壓力,在最美好的時候選擇ㄙㄧˇ亡,好像是最美滿的結局了。

這樣看來,他們的殉情確實是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

對《失樂園》這本書,很多讀者是又愛又恨。

因為書中對情愛的場面描寫過于大膽和露骨。

作者不惜筆墨對二人的約會場景進行細致的描寫,其實無非是想告訴讀者,真正相愛之人是身心合一的,靈與肉的深度結合才能彰顯出親密關系的不同之處。

壞的婚姻,不一定都是背叛,但一定痛苦難熬;

好的婚姻,不一定轟轟烈烈,但一定會細水長流。

人生不易,需要珍惜。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