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精英中的精英 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令人嚮往

FunLife 2021/12/31 檢舉 我要評論

看過著名空戰大片《壯志淩雲的》小夥伴們都知道,在美國,有一家專門培養海軍精英飛行員的學校,它的名字叫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它是美國海軍于1969年3月3日在加利福尼亞州米拉馬海軍航空站(現為米拉馬海軍陸戰隊航空站)建立、旨在培養海軍飛行員空戰技能的學校,現已併入位于內華達州法隆海軍航空站的美國海軍空中打擊與作戰中心,成為該中心的「美國海軍攻擊戰鬥機戰術教學計畫」。

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經海軍司令指示,于1969年3月3日在加利福尼亞州米拉瑪海軍航空站建立。

學校的建立是弗蘭克·奧爾特上尉于1968年發表的一篇研究報告產生的直接結果。由海軍司令提議,奧爾特對越南戰爭中空對空飛彈空戰的失敗原因進行了研究。滾雷行動中,美軍在一百萬次行動中損失了將近1000架飛機。對于滾雷行動中的損失,空軍和海軍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結論,美國海軍認為:飛行人員對空中格鬥技巧的缺乏是問題的根源;空軍則認為:因為對尾部敵機的觀察不足導致了空戰損失,而不是技術問題。

對于F-8「十字軍戰士」飛行員圈子來說,奧爾特報告的結論並不新奇,因為他們自1965年滾雷行動開始時就一直在為空戰機動訓練進行遊說。

奧爾特報告建議建立一所「高級飛行員武器學校」以在整個海軍中復興並傳播空中格鬥的技巧。最初學校配備了許多F-8飛行員作為講師,編入了駐紮在米拉瑪的VF-121「標兵」中隊指揮。VF-121中隊是一支裝備F-4幽靈式戰鬥機的後備中隊,它為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一線作戰單位提供合格的飛行人員和地勤人員。該中隊在資金和可用資源相對較少的情況下從零開始建立教學大綱,當需要進行實際操作時則向上級和平行其他單位借用飛機。

學校的目標是:通過非同型戰機間空戰訓練(簡稱DACT),為精選的艦載機飛行人員開發、改良並傳授空中格鬥戰術和技術。DACT使用假想敵機進行訓練,現在DACT已經廣泛應用。當時美軍的主要敵機為俄制MiG-17「壁畫」亞音速戰鬥機和MiG-21「魚窩」超音速戰鬥機。

最開始學校使用A-4「天鷹」攻擊機和向美國空軍借用的T-38教練機「鷹爪」教練機分別模擬MiG-17和MiG-21。與此同時學校也借用過美國海軍陸戰隊駕駛的A-6「入侵者」攻擊機和美國空軍F-106「三角標」戰鬥機。不久之後T-38教練機被F-5「自由鬥士」戰鬥機取代。

曾經有一名英國作家聲稱:一隊畢業于英國皇家海軍空戰學校的教員在武器學校建立初期做出了貢獻。參加壯志淩雲培訓的飛行人員都挑選自前線單位。畢業後,他們將返回原單位以將所學知識傳授給其他飛行員。

在對北越轟炸的間歇期中,學校確立了其在空戰理論、空戰戰術和空戰教學的中心地位。在對北越空中行動恢復時,大部分海軍飛行中隊都擁有來自武器學校的畢業生。據海軍稱,學校培訓的效果十分明顯,海軍對北越空軍作戰中的戰損交換比從3.7:1(1965-1967)猛增到13:1(1970年以後)。而據本傑明·拉貝斯的《美國空中力量的轉型》記載,沒有類似培訓的空軍飛行員,在恢復轟炸後則承受了較以前更加嚴重的戰鬥損失。

空戰的成功為空中格鬥訓練學校爭取到了資金,最終使學校成為一個獨立的單位並獲得了自己的飛機、人員和資產。一些在對北越作戰中獲得戰績的優秀畢業生返回學校成為教員,其中包括邁克基甕、傑克·恩史和越戰中的首批王牌飛行員「公爵」坎甯漢和威利·德里斯考爾。

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時,海軍更新了F-14「雄貓」戰鬥機和F/A-18「大黃蜂」戰鬥攻擊機作為主力艦載戰鬥機,學校也相應對學員飛機進行調整,而教員在保留A-4和F-5飛機的同時採用了F-16「戰隼」戰鬥機以更好的模擬蘇聯第四代MiG-29「支點」戰鬥機和Su-27「側衛」戰鬥機的特性。不過高強度的飛行導致這批定制的F-16N戰鬥機很快出現了機身裂紋,最終導致了F-16N的退役。

因為20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學校對教學大綱進行修訂,將空對地打擊任務列為重點以配合海軍對F-14和F-18戰鬥機的多用途轉型。學校也退役了A-4攻擊機和F-5戰鬥機,換裝F-14和F-18戰鬥機。1996年,米拉瑪航空站被移交給美國海軍陸戰隊,同時戰鬥機武器學校併入位于內華達州法隆海軍航空站的美國海軍打擊與空中作戰中心。現在學校的教員使用F/A-18A/B/C「大黃蜂」戰鬥攻擊機和F-16A/B「隼」(為巴基斯坦空軍購買,因貿易制裁未能交貨)戰鬥機進行教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