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費太貴父母「崩潰要放棄」,13歲哥哥堅決反對,不眠不休坐街頭賣畫,再累也苦撐:「我不能沒有妹妹」

delightW11 2022/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開始今天的故事之前,突然想起曾看過這樣一段話:親情無法讓你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好, 只有你自己變得好了,親情就會變得濃厚。為何富人即使處在深山也會有親戚,而窮人居住熱鬧地方也無人問津,這就是親情最真實的狀態。不要高估親情, 本質上就是不要高估人性,更不要低估人性的真實,也許在現實面前, 我們要明白,真正意義上好的人生永遠是對自己負責,你才能駕馭自己的人生。

「一幅畫可以賣100元,大一點的得畫兩天!好的時候一天能賣500元左右……」去年夏天,大陸一名稚氣未脫的作畫少年經常會出現在天橋上、公園裡、馬路邊,一張折疊小桌,一遝畫紙,一盒畫筆,就是他全部的家當,他低頭不語,蹲在地上只顧埋頭作畫。由於天氣炎熱,他的額頭上滿是汗水,但他毫無顧忌,一幅畫完緊接著又開始了下一幅。

少年身旁的手寫牌上「賣畫救妹」四個字格外醒目,加上擺放整齊的繪畫作品吸引著過路行人好奇地駐足。據瞭解,畫畫的小夥子叫高子博、13歲,來自河南省商丘市民權縣,是一名七年級學生。由於妹妹高奕帆被確診為重症,目前在醫院接受治療。

高子博當時是趁著放暑假來到離家200公里的鄭州醫院看望妹妹,當看到蜷縮在病床的妹妹因治療成小光頭,他抱著妹妹就哭了起來。高子博本計劃看望妹妹後過幾天就返回老家,但他看到妹妹的病情十分嚴重,還經常看見爸爸媽媽因為妹妹的病偷偷抹眼淚,這才臨時改變了注意,想著留下來可以安慰爸媽,還可以多陪陪妹妹。

高子博生活在一個六口家庭,妹妹高奕帆11歲,父母和爺爺奶奶。父親高海洋在老家縣城每月工資2000多元(約1萬新台幣),且老家還耕種有幾畝田地。高奕帆患病前,高子博兄妹倆平常形影不離,一塊寫作業、一塊玩耍,雖然有時小打小鬧,但感情非常好,父母也和睦恩愛,一家人日子過的雖然拮据點卻很幸福滿足。不料美好的生活被妹妹突如其來的一場大病所改變。

回顧去年,媽媽田雪發現高奕帆身上出現了好多小紅點,就帶著她去縣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並不樂觀。期間,高奕帆治療了半年時間,花費20多萬始終不見好轉,在當地醫院建議下轉到專科醫院。而媽媽田雪負責在醫院陪護女兒,高海洋則在鄭州一處建築工地幹活,每天收入兩百多人民幣。

「孩子的情況已經很緊急了,需要儘快治療,但費用要50~60萬左右(約300萬新台幣)。」醫生介紹說。聽到是這樣的結果,高海洋夫妻倆當時就崩潰了,悲痛之下的田雪更是直接癱倒在了地上。「怎麼會這樣,不是都治療了半年了嗎?怎麼更嚴重了呢?我可憐的閨女……」田雪哭喊道。

在這期間,看著病床上虛弱的女兒,田雪恨不能替女兒受了這個罪。

「媽媽,我的病還能治好嗎?我這個樣子同學們還會願意跟我玩嗎?」每次聽到女兒這樣問,田雪都心痛萬分。高奕帆還在醫院進行治療,已經有所好轉,可是幾十萬的費用卻愁壞家人,遲遲無法湊齊。半年來,小奕帆的治療費已經花去近40萬元人民幣逆,早已經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 夫妻二人已經沒有了辦法,湊在一起商量,不行的話,就放棄吧,這話剛好被兒子高子博聽到,他向父母大聲喊道:「他是我的妹妹,我是不會放棄的!」

後來高子博為了湊妹妹的治療費用費,憑藉著自己從小學過素描畫,和高海洋夫妻商議執意買些道具畫起畫來賣。「我不能沒有妹妹,我還要她一塊寫作業,一塊上學呢,就算掙得不多,也總能幫妹妹買點營養品……」高子博的態度十分堅決。

「我們愧對兩個孩子,不是女兒生病,兒子也不會流浪街頭賣畫,這都不是他這個年紀該承擔的!」說著田雪大哭起來。看著才十三歲就要為家裡分擔壓力的兒子,看著他每天在路邊大汗淋漓地畫畫賣錢,高海洋夫妻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就這一個妹妹,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妹妹趕快好起來早日回家…」

命運是什麼?這也許是一個很宏大也很深邃的命題,千般人生就有千般答案。越是強大的,自信的人越不相信命運吧,因為他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得到了更好的,他們相信事在人為。而那些被生活打垮的人,遭遇了痛苦和挫折,身心疲憊,無處安放的心靈,無法得到的安慰,就交給命運,因為掙不脫命運的手,所以不再掙扎,這樣會好受一點。

我一直覺得鬼神它沒有人心可怕,有先哲就說過:最不能直視的就是太陽和人心。每一個人的心中都住著魔鬼和天使,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很多很多的意外都是人為,但善良的人們也無處不在,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值得,面對人心我們能做的除了好好保護自己外,也就是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只要活著就努力的活,人類是偉大的,但人又是渺小的,我們不能預知未來也不能參透命運,那就活在當下,珍惜每一刻,珍惜愛的人,並好好努力的愛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