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曼:世界頭號通緝犯,愛好是娶老婆,被捕後花126億美金買命

FunLife 2022/02/1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7月12日,墨西哥國內安全度最高的「高原」聯邦監獄傳出了一個大新聞:世界頭號通緝犯——墨西哥大毒梟「矮子」華金·古斯曼·洛艾拉越獄了。

說起這次越獄,那真是比電影還精彩:

古斯曼的手下從十幾公里外挖了一條地道,通到了古斯曼牢房的馬桶裡。古斯曼下到地道後,一輛摩托車已經在等著他,他花了幾分鐘時間就完成了整個越獄。

後來調查,這條隧道成本超過5000萬美金,有高級工程師坐鎮,隧道精度以公分計算,其難度不亞于修建一座摩天大樓。

古斯曼越獄對于整個北美洲來說都是個噩夢,從墨西哥到美國、加拿大,古斯曼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控制著一個價值上千億美金、參與人員超過10萬人的[毒·品]鏈條。每年因這些[毒·品]的流通,北美洲有成千上萬人死于非命。

而這個墨西哥農村出身的世界第一毒販,在30年內積攢了上百億的財富,同時位列「全球富豪」和「全球十大惡人」榜單,美國緝毒局DEA常年花2000萬美金懸賞他的人頭。

2011年,在本·拉登死後,作為曾經的世界第二魔頭,這個毒梟甚至一躍成為全球頭號通緝犯。

那麼,華金·古斯曼·洛艾拉是個怎樣的人?他是用什麼手段成為墨西哥[毒·品]之王的?在2015年越獄後,古斯曼後事如何呢?

一、古斯曼,一個墨西哥「莊稼漢」

華金·古斯曼·洛艾拉,1954年出生于墨西哥最著名的「毒窟」巴迪拉瓜托。在這個地方,農民們沒有種植糧食作物的傳統,他們的「莊稼」是大麻和罌粟花。

巴迪拉瓜托和當時亞洲的「金三角」、「金新月」齊名,是世界上著名的罌粟產地,墨西哥政府和美國政府都難以控制這裡的[毒·品]種植,地裡的大麻和罌粟花在被黑幫分子加工為成品後,最終以各種方式流入美國。

古斯曼就出身于這樣一個當地平凡的農民家庭,他們家雖然種植著高價值的[毒·品]原料,但是利潤全被當地黑幫毒販拿走,農民的生活依然清貧。

古斯曼家裡有多個兄弟,父親卻非常不稱職,只知道酗酒、[吸·毒],家裡的重擔擔負在母親身上。可是因為童年時的一場交通事故,古斯曼的母親撒手人寰,丟下了這些未成年的孩子。

失去母親的古斯曼只能自謀生路,他在街上擺過地攤賣水果,也撿過廢品,後來還跟街頭少年們一起小偷小摸。

每當掙到了錢,古斯曼都要給家裡一部分,讓兄弟們有口飯吃。

街頭生活讓古斯曼吃盡苦頭,他每天都為下一頓飯在哪而發愁,在成年之後,古斯曼開始尋找其他發家的路子,而在當時的墨西哥,黑幫是他唯一的選擇。

80年代,20多歲的古斯曼年輕氣盛,一頭紮進了墨西哥傳奇毒梟加拉多的門下,成為「瓜達拉哈拉幫」的一頭「騾子」。

「騾子」即負責運輸[毒·品]的人,這是新人加入黑幫的必經階段,老大要考驗他的能力、信心以及忠誠度。可古斯曼在幫派裡很不起眼,他個子只有一米六,面相也很憨厚,幫派的狠人們根本不把其放在眼裡。

但是在進行幾次任務後,古斯曼就漸漸贏得了大家的尊重。

與外表憨厚不同,古斯曼是個非常嚴肅的人,他的運毒隊規矩很多,不許遲到,不許打電話,不許多問問題,而一旦有人觸犯,他會毫不留情地懲罰手下。

尤其是對于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古斯曼敢于殺雞儆猴,新人加入隊伍後,一些「刺頭」會被古斯曼親手處決,讓手下對其產生畏懼。

漸漸地,領頭加拉多對這個心狠手辣的小矮子非常感興趣,他提拔古斯曼成為自己的司機,古斯曼由此得以直接和幫派高層交流,積累了大量制毒販毒經驗。

古斯曼則在加拉多手下幹了近10年,這期間墨西哥錫那羅亞省的毒販被加拉多統一,這個毒梟成為割據一方的地下皇帝。

美國政府也被加拉多搞得焦頭爛額,但是墨西哥毒販甚至敢于綁架並殺死美國特工,最後在1989年,忍無可忍的美墨政府聯合抓捕了加拉多,錫那羅亞的販毒帝國一時群龍無首。

當加拉多被美國人送到了監獄時,古斯曼趁機靠著小弟們幫助,抓住機會上位,接過了「瓜達拉哈拉幫」的權力。

二、古斯曼一統墨西哥地下市場

老大一被捕,瓜達拉哈拉幫立刻發生了分裂,古斯曼展示了殘酷的本性,多次親自帶人和毒販火拼。

古斯曼的目標是蒂華納地區的「地下公路」,這裡距離美國僅僅一公里,可卡因和大麻可以24小時不間斷運到美國。但是蒂華納的毒梟「菲利克斯兄弟」不想分享隧道,這對兄弟可謂「根正苗紅」,他們是加拉多的侄子,根本看不上底層出身的古斯曼。

無可奈何之下,古斯曼就和他們展開了一場跨度10年的毒梟內戰。

從1990年到2002年,以古斯曼和菲利克斯兄弟為核心,整個墨西哥的毒販打成一鍋粥。

而最早出手的的是菲利克斯兄弟,他們抓走了古斯曼夥伴帕爾馬的妻兒,將其妻子斬首,將兩個孩子用炸彈炸死。

這一慘絕人寰的案件讓古斯曼大為憤怒,于是他也抓走了菲利克斯兄弟的9個家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于大街上將其斬首,然後將屍體當場焚燒。

1993年,因為毒販內戰誤殺一位紅衣主教,墨西哥總統下令逮捕古斯曼,古斯曼在瓜地馬拉被抓,然後引渡回墨西哥關押。結果,古斯曼直接用錢買下了整個監獄的所有軍警和犯人,在牢裡過上了奢侈的生活,甚至妻子朋友能自由出入監獄「探監」。

2001年,他越獄成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幫派,繼續和競爭對手開戰。

這場曠日持久的毒販內戰,前後造成包括毒販和軍警、平民在內的數千人死亡,甚至造成美國可卡因市場斷供,讓美國的黑幫們也叫苦不迭。

終于在2002年,古斯曼的大敵菲利克斯兄弟一人被擊斃,一人被逮捕入獄,古斯曼獲得了這場內戰最後的勝利,他開始在[毒·品]行業大展拳腳。

因為早期的墨西哥毒販都是散戶,靠哥倫比亞運來的大批可卡因當貨源,等于是個「二道販子」。古斯曼上臺後,決定將手下的生意規定化,公司化。

為此,他親自到哥倫比亞去取經,回來之後一邊種植「莊稼」,一邊開闢自己的運毒路線,飛機、潛艇、地下公路、甚至投石機都出現在墨西哥毒販中。

古斯曼最愛地下運輸,在他掌權之後,墨西哥和美國之間新增了1000多條地道。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地道的實際施工大多是墨西哥華人包辦的,他們不參與販毒,但是從墨西哥毒販的工程裡也賺了不少錢。

靠著這些地道,古斯曼每年可以向美國運輸10噸以上的可卡因,還有十幾噸大麻、冰毒等[毒·品],每年他個人可以進賬數十億美金,十幾年下來,這位「矮子」已經身家過百億。

2001年越獄後,古斯曼進入人生的巔峰期。他沒什麼個人愛好,最大的愛好就是娶老婆。

古茲曼一輩子有20多個情人,這些女人的背景五花八門,有的是學生,有的是律師,有的是選美冠軍,甚至還有一個女特工也被古斯曼用金錢攻勢和個人魅力征服。

古斯曼老婆眾多,還有幾十個孩子,多到連他自己都不認識。因此,他維繫感情的方式很直接,就是砸錢。他每個月要給老婆孩子花上百萬美金,這些孩子雖然見不到爸爸,但是生活卻極為奢侈。

三、古斯曼被捕,墨西哥也沒有安寧

當古斯曼在美洲南部逍遙法外時,美國則被[毒·品]折磨得焦頭爛額。

21世紀前十幾年,美國國內[吸·毒]人數增加3倍,上千億美金非法流出,而且[毒·品]引發的惡性犯罪持續增加,幾乎每天都有多起因為[毒·品]引起的槍戰。

因而,從克林頓時代開始,美國政府將禁毒稱作「戰爭」,而這場戰爭的目標「戰犯」就是古斯曼。

2014年,美國政府對于「錫那羅亞販毒集團」已經忍無可忍,在國家緝毒局DEA和墨西哥特種部隊的合作下,古斯曼于當年再次被逮捕。

這次,古斯曼被送入了號稱墨西哥最堅固的「高原」聯邦監獄,這座建築號稱堅不可破,每個犯人都有4名獄警在看押,古斯曼更是單獨派了一個警犬巡邏隊在看護,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但是沒想到,短短一年之後,古斯曼又逃跑了。

古斯曼的牢房在一樓,所以他的小弟們決定挖地道營救老大。在花了百萬美金買通一個神秘人物後,古斯曼的小弟把一個帶著GPS的牙刷送到了監獄裡,古斯曼將其丟在廁所處,讓小弟們拿到了定位。

之後一年內,一條隧道連到了古斯曼牢房的馬桶下,古斯曼最後成功越獄,這也是我們開頭說的那個故事。

2015年,古斯曼人間蒸發,他用加密網路通話指揮[毒·品]貿易,自己則從不露面。

不過,神通廣大的美國FBI還是找到了為古斯曼設計加密系統的程序员,威逼利誘之下拿到了古斯曼的通話秘鑰,然後順藤摸瓜找到了他在密林中的別墅。

2016年1月,墨西哥政府再次抓到了這位大毒梟。

而鑒于墨西哥國內已經沒有哪個監獄敢收古斯曼,最後古斯曼被引渡到了美國,在美國紐約接受了審判。

在法庭上,古斯曼對于自己的指控全部否定,聲稱自己是個替罪羊,沒有哪個人能指揮龐大的「錫那羅亞販毒集團」,把整個錫那羅亞的罪名安在自己身上並不公平。

但是法庭不會聽他的狡辯,在眾多證據面前,陪審團最後認定古斯曼有罪,他被判處終身監禁,且禁止假釋。 之所以沒有判處死刑,是因為古斯曼被罰款126億美金,這個天文數字是古斯曼從業幾十年的全部身家,最後買了他一條性命。

古斯曼眼下被關在美國科羅拉多的「佛羅倫斯」監獄,從這個監獄開業開始,還沒有出現過任何一起越獄事件。古斯曼在沒有陽光的監獄裡每天關押23小時,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的餘生都會在這裡度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