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救誰?」,父親和兒子同患癌症,男子深夜坐在路邊崩潰大哭:我都不想放棄

song 2021/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老天爺啊!我該救誰?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對待我的家人。請把災難降到我身上吧!不要折磨我的家人。」

深夜,在河南鄭州某街角,一男子坐在地上仰天長嘯,面前橫七豎八地放著幾個空啤酒罐。他絲毫不在意別人異樣的眼光,聲音中盡顯憤怒和悲痛。偶有好心人過來詢問,堂堂七尺男兒竟泣不成聲。

經瞭解,男子名叫薛垂斌,來自河南省焦作市修武縣。自2016年至今,薛垂斌就一直在壓抑的環境中生活,先是父親患有口腔癌,後又遇到兒子被查出白血病。5年來,生活不給薛垂斌任何喘口氣的機會,既要拼盡全力維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又要絞盡腦汁給父親和兒子看病,這讓他一直處在崩潰的邊緣。

2016年11月10日,薛垂斌的二兒子薛玿琪出生。這本應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可一家人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就在不久前,薛垂斌的父親剛被查出口腔癌。

遇此大病,家裡的氛圍驟降了不少。經過三年治療,薛垂斌的父親于2019年12月在鄭州做了手術。

病情穩定後,父親日常便以中藥維持著,薛垂斌的心裡總算緩了一口氣。但不曾想,一場戰鬥剛剛結束,另一場戰鬥卻又要開始了。2020年2月,薛玿琪突然腿痛、腰痛,還伴有低燒。在當地市醫院通過檢查後,3月3日,薛玿琪被確診為白血病。

「馬上開始治療,不能耽擱。」聽了醫生的話,薛垂斌緊緊攥著兜裡給父親看病剩下的5000元,現在的他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他需要想辦法湊錢給兒子看病。玿琪的化療之路並不是很順利,胃裡翻江倒海,常常嘔吐,水米不進。小玿琪常常哭著喊:「我要回家,我不打針。」看著兒子受此折磨,薛垂斌常常滿眼淚水。

經過化療之後,小玿琪的結果顯示基因是MLL,如果僅做化療有90%的復發率,必須要做骨髓移植,但骨髓移植進倉以及後續的抗排異治療費用在30-50萬不等。聽了醫生的話,薛垂斌備受壓力,但仍堅定地說:「不管花多少錢,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治好兒子的病!」

「你爸爸怎麼勸都不肯去拿藥,他不想再往自己身上花錢了。」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稱父親想把錢省下來給玿琪看病,那一刻,薛垂斌心裡五味雜陳。他蹲在醫院的牆角,目光呆滯地看著手機,回想著父親當初對自己說的話:「無論如何,先救玿琪。」當時,父親臉上勉強擠出的笑容是那樣的坦然、堅定。

夜晚,在孩子生病之後,薛垂斌第一次「悠閒」地走在大路上,不慌、不忙,但卻沒有目的地。他心裡清楚,自己必須要出來走走,將身上現在滿身的負能量釋放,否則逼著自己的堅強必將崩盤。他在小賣部買了幾罐啤酒,雖然比起他的酒量這些微不足道,但想想口袋的錢,他忍了下來。

隨處找了一個角落,薛垂斌坐了下來,不知不覺,幾罐啤酒很快下肚。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薛垂斌本想壓抑著情緒,但他還是忍不住去想這一件件糟心的事,終于忍不住大吼出聲。吼過之後,薛垂斌緩緩起身,再次朝著醫院的方向走去。「無論父親還是兒子,我都不能放棄。」這是薛垂斌堅定不移的信念。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