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寫詩,17歲被誘騙,賣入風塵10年后,民國「宋引章」也等到了她的「趙盼兒」

珮珊 2022/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最近大火的《夢華錄》看了嗎?

沒想到,10年后重拍電視劇的劉亦菲,不光顏值在線,演技爆棚,林允也憑這部劇幫觀眾找回了她演技能打,曾入圍白玉蘭獎的記憶。

以關漢卿的《救風塵》為底本的故事也十分有趣:

同在樂坊司為官妓,人間清醒趙盼兒(劉亦菲飾)早已一眼看穿戀愛腦姐妹宋引章(柳巖飾)的夫婿是個什麼貨色, 為了防止姐妹陷入泥潭,愛情金句頻出。

無奈一意孤行的宋引章終究還是遇到了麻煩,只得千里之外和趙盼兒求助, 于是就有了這段發生在宋朝,一段女子救女子的俠義故事。

無獨有偶,沒想到民國時期也有過一段類似《救風塵》的往事, 故事中的主角,各頂個都是歷史上響當當的人物。

以至于百年后再翻出這個故事來看,還是感到溫暖和告慰—— 誰說女子之間沒有真友誼?莫逆之交、惺惺相惜,肝膽相照,一樣都不少。

從閨閣嬌小姐,到天韻閣花魁

1880年,彼時還叫黃碧漪的李蘋香,因祖上家道中落,隨給人寫文為生的父親從徽州定居嘉興。

8歲時便能寫得一手好詩文,人長得也極漂亮。

母親曾欣慰地拍著她的背說 「吾家又出一狀元矣!」拒絕了踏破門檻說媒的人,等著尋覓一處知書達理的好人家。

李蘋香

只是黃碧漪的命運,在17歲這年,因為遇到一位男人,而發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1897年,黃碧漪隨母親及異母兄弟一行3人,從嘉定來到上海看賽馬會,盤纏花光被困在小旅館內。

趕巧隔壁房間有一姓潘男子,三十多歲,相貌丑陋,以老鄉的名義大獻殷勤, 不光救母子3三人于危難之時,還帶他們繼續在上海的花花世界里游玩,費用全包。

老上海街頭

正當他們興高采烈之時,潘姓男子卻突然變了嘴臉,提出要娶黃碧漪為妻。

身上沒有錢,還被騙的母子三人合計一番,最后還是讓黃碧漪忍住委屈和潘姓男子住在了一起。

沒想到,噩夢才開始。

委身于潘姓男子后,才發現這個男人早已結婚。怒火中燒的發妻把二人一同趕出家門。

窮困潦倒,無以為生,潘姓男子很快就把黃碧漪轉手賣到了窯子里,而后不知去向。

不幸中的萬幸,年輕俊美、出口成句,又寫得一手好詩的她,很快成為文人口中津津樂道的「詩妓」, 地位也從四等妓女變為花魁,專門接待上海的文人墨客、貴公子,在上海的十里洋場,赫赫有名。

昔日閨閣小姐墜入青樓,從前的黃碧漪歿去了,只留名叫李蘋香的人在世上茍活。

靈魂伴侶

不過是把玩靈魂和身體的幌子

已是花魁的李蘋香,給自己的居所起名「天韻閣」。

無數社會名流出入,時常在她的住所大擺酒席,宴請賓客。

1901年,李叔同(沒錯,就是鼎鼎大名的弘一法師)與李蘋香相識, 二人一見傾心,互相引為知己。

李叔同

那段時間,恰是李叔同的人生低谷期:對家人安排的舊式婚姻不滿,革命事業受阻,除了在南洋公學上課,他的空余時間幾乎都是和她待在一起。 讀書、作詩、聊愛國理想,才子佳人,相見恨晚。

風花雪月,情深意長。

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1905年,26歲的李叔同因母親病逝備受打擊,他決定停止這種奢靡墮落的活法,安排好妻子孩子后,同年隨即赴日深造。

右為出家的李叔同(弘一法師)

臨別時,李叔同做詩四首給李蘋香,內容諸如 「夢醒揚州狂杜牧,風塵辜負女相如」,傾訴離別之情,李蘋香也回詩「不知青帝心何忍,任爾飄零到處飛!」

只是8年后,李叔同于1910年歸國,卻也再未前去見過李蘋香。

一段才子與詩妓的情緣,從此風流云散。

同時與李蘋香交往的,還有民國時的著名學者章士釗。

章士釗

1904年,因言獲罪的章士釗剛從監獄里獲釋,內心沮喪困頓。他慕名來到李蘋香處,墜入溫柔鄉。

幾天后,兩人漸漸熟悉,李蘋香將自己的遭遇一一講給了章士釗聽。

曾創辦《蘇報》,文采斐然的章士釗聽后,化名「鑠鏤十一郎」,給她寫下了傳記《李蘋香》,當年便出版,次年又再版。

這樣浪漫的故事,卻注定不會有結局。

李叔同也好,章士釗也罷,對李蘋香雖有同情,但并沒有因為思想上的交流,便會真正把她當作平等的「人」來看待。

寫詩、寫傳記、溫存繾綣、互訴衷腸,美則美矣,也不過是想要短暫停留,得以安慰。

歸根結底,沒有李蘋香,還會有其他陳蘋香、王蘋香……

他們從沒想過要替她贖身,讓她脫離苦海。

1905年,章士釗流亡日本,迅速追求名門小姐吳弱男。

寫過傳記又如何?不過是流連花叢的一個小插曲罷了。

才女救才女,好一個俠義故事

25歲的李蘋香,依舊守著她的天韻閣,觥籌交錯,醉生夢歿。

生命中的男人來了又走,帶走似是而非的愛情;

卻不成想,還有女人會因為她的詩而慕名前來,不光結下一輩子的友情,甚至再度改變她的命運。

其中之一,便有呂碧城的姐姐呂美蓀。

寫得一手好詩文的她,聽聞李蘋香同為徽州人且詩文一絕,便帶著獵奇的心,女扮男裝和《大公報》的編輯一同去天韻閣拜訪了李蘋香。

二人相識后,很快便結為詩友。在聽說李蘋香的悲慘身世后,也并沒有因為她是妓女而瞧不起她。

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們之間的友誼,一直保持到了老年。

而安徽才女吳芝瑛的出現,李蘋香命運的轉機,悄悄到來。

吳芝瑛

吳芝瑛是革命烈士秋瑾的好友,同樣擅長詩詞歌賦,為人真誠,重情誼,頗有俠女風范;

家境優渥,喜歡在家中宴請友人,座上賓包括梁啟超、袁世凱的兒子袁克文這樣的大人物。

偶然機會,她讀到李蘋香寫的一首詩,很是喜歡。主動和她聯系后,常約李蘋香來家談詩論文。

待讀遍所有作品后,發現內容均不落俗套,文采俱佳,便想替她出詩集。

李蘋香所作的詩

1905年,收錄了李蘋香的95首詩后,《天韻閣詩存》結集出版。比起章士釗的傳記來, 這次出的是李蘋香自己的作品,這份知遇之恩,格外有分量。

而后,隨著二人交往深入,在了解了李蘋香的身世、遭遇、才藝后,吳芝瑛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她要替李蘋香贖身。

誰能想到,聽了太多甜言蜜語、也吃了太多男人苦頭的李蘋香,最后卻是被弱女子所救?

只是李蘋香這樣的花魁,是老鴇的搖錢樹,非重金不能贖出的。

于是吳芝瑛動了賣掉家藏古字畫的念頭,忍痛選了明朝董其昌手寫《史記》出售,終于湊足一大筆錢,將李蘋香贖出。

17歲從天堂跌入地獄,李蘋香沒想到10年后還有機會再次回到人間。

要知道二、三十歲便因病、因霸凌而悲慘歿去,幾乎是舊社會全部入樂籍女子的宿命。

她真的太過幸運。

所以,看多了風月場中的周旋和逢場作戲,終于離開青樓的李蘋香,已不愿再過燈紅酒綠、強作歡笑的寄人生涯。

她決心自食其力,并改名換姓為謝文漪,成立了一個「謝文漪書畫室」,以賣字畫為生。

吳芝瑛的俠義,沒有落空,沒有被辜負,她救對人了。

1934年,吳芝瑛離世,挽詩中稱贊其「佛手援妓苦」,而李蘋香卒年不祥。

「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這段才女救才女的肝膽俠義故事,比關漢卿的《救風塵》,別有一番滋味。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