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奧塞斯庫:封一條狗為陸軍上校,執政24年,死前卻被掃射上百槍

FunLife 2022/03/27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在許多保留死刑的國家當中,年紀太小或年紀太大的犯人都不適用死刑。年紀小的是指18歲以下,年紀大的是指七十五歲以上。就算是接近但沒有達到七十五歲,法院在審判的時候也會考慮到犯人年事已高盡量減刑。

步入近現代以后,被判處死刑的老年罪犯更是少之又少。但在上個世紀末局勢驟然變幻的東歐,卻有一對七十多歲的夫婦被宣判死刑,并且當場執行,絲毫不給他們不服上述的機會。

這件事發生的時間是1989年的圣誕節,相當于中國的大年初一。死者分別是羅馬尼亞總統尼古拉•齊奧塞斯庫和他的夫人埃列娜。

他們是東歐劇變中唯一被處死的國家領導者。他們的死,為二十世紀末發生在羅馬尼亞的這場革命風波畫上了句號。往后這個國家就廢除了死刑。

那麼,齊奧塞斯庫是個怎麼樣的領導人?羅馬尼亞百姓到底跟他有多大仇,這麼急著送他上路,連最后一個圣誕節都不給他過完?年近古稀本該頤養天年的老者為何落得如此下場?

一、特立獨行的領導者

二戰期間,羅馬尼亞屬于軸心國陣營,在蘇德戰爭中一直出錢出力幫希特勒打蘇聯。1944年,蘇聯反推兵線,在開往德國本土的路上順帶推翻了支持軸心國的安東內斯庫政權,并扶持羅共上臺。

在同一年的雅爾塔會議上,英美蘇達成共識,妥協并承認東歐現狀,既是東歐那些被蘇聯解放的國家同時也是蘇聯的勢力范圍。

1947年,羅馬尼亞人民共和國成立。這是蘇聯眾多「衛星國」當中的一個。所謂「衛星國」,指的是一些明面上受國際承認的主權國家,但實際上畏于強權,只能在政治立場上與宗主國同進共退,外交上呢也跟宗主國統一口徑。

蘇聯作為東歐宗主國,軍事上通過華約組織統領眾國與西歐形成兩極對峙之勢,經濟上以經濟互惠的名義在這些國家當中各取所需,打破西方陣營的經濟封鎖。

赫魯曉夫當權后,蘇聯開始走上專擅跋扈的大國主義、修正主義路線。對這些個東歐國家的管控也是越來越嚴格。而按照蘇聯的期望,這票衛星國開局就是當打手和小弟的命,哪天美蘇鬧掰了他就是個炮灰。

但在羅馬尼亞,卻有這麼一位能人不服大國的安排,立誓要為祖國逆天改命,在蘇聯和美國爭得如火如荼的當下開辟出第三條道路———他就是齊奧塞斯庫。

齊奧塞斯庫生于1918年,15歲時便加入羅共干起了革命,多次被捕入獄。因表現出色,21歲時升任羅馬尼亞共青團書紀,并一路做到全國組織書紀。

差不多整個二戰時期,齊奧塞斯庫都是在監獄里度過的,直到最后一年蘇聯人入主羅馬尼亞,才把他放了出來。

齊奧塞斯庫同志是經受過歷史考驗并且忠于組織的革命功臣,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新政權決定把他吸收進羅共中央委員會,讓他成為領導層的一員。

1965年,羅馬尼亞第一任總統喬治烏—德治去世,齊奧塞斯庫繼位。那一年,他47歲。

齊奧上臺后,對內對外都做了很多利國利民的好事。首先是為大清洗時期受害的本土派平反昭雪。比如說一些賢才干吏雖然為前朝服務過,但他們本心愛國,經過改造后只要與安東內斯庫劃清界限,就能得到重用。

羅馬尼亞的領土就挨著蘇聯,如何處理好羅蘇關系一直是羅馬尼亞外交上的頭等大事。齊奧塞斯庫領導下的羅馬尼亞對蘇聯表現出棉里藏針的態度,追隨蘇聯,但又保持距離;不直接對抗,但另有打算。

1964年,當他還不是總統的時候,就代表羅馬尼亞訪問了中國,講明了自己對獨立自主外交路線的贊同態度,并在「中蘇大論戰」中力挺中國。

1968年,蘇聯出兵鎮壓「布拉格之春」,其他華約國家為了表明立場,紛紛主動請纓,最后演變成了華約五國侵入事件。

當外界都覺得羅馬尼亞會參與進去的時候,這個平日里的蘇聯大孝子卻做出了一個叛逆的舉動———冒著引火燒身的風險,阻擾保加利亞華約派遣軍在羅馬尼亞過境,為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家攔住了一部分兵力。

二、意氣風發的經濟改革家

齊奧塞斯庫領導下的羅馬尼亞在外交上獨立自主,逐步擺脫「一邊倒」的束縛。

1967年1月,羅馬尼亞與西德建交。1969年,齊奧塞斯庫接待了美國總統尼克松。1973年,齊奧塞斯庫回訪美國。

羅馬尼亞同西歐、美國的關系都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務實的外交政策為羅馬尼亞贏得了良好的經濟發展環境。1975年,美國授予羅馬尼亞最惠國待遇。在西方陣營對蘇聯經濟封鎖的大背景下,羅馬尼亞卻順利地建立起了外貿體系。

這個階段是資本主義經濟的黃金時代,羅馬尼亞雖貴為社會主義國,但受惠于外,牽帶之下也迎來了高速發展。

齊奧塞斯庫將經濟視作關乎一國生死存亡的大計。他說過:

經濟不獨立,政治就不獨立;經濟不發展,亡國又滅種。

他把經濟建設放在中心位置上,制訂了優先發展重工業的國策,同時也注重農業生產。

羅馬尼亞在齊奧塞斯庫的治理下,倉桑富實,五谷豐登。舉國上下那種萬物競發、勃勃生機的境界,令羅馬尼亞老一輩人至今難忘。

三、劇變的前夜

齊奧塞斯庫24年的執政生涯可以清晰地劃分為前后兩個階段。前一個階段成就繁榮,后一個階段腐敗墮落。

1971年,齊奧塞斯庫夫婦訪問朝鮮。這次旅行,簡直是令人陶醉的特殊榮譽,首都平壤被設計成該國領袖的現代傳奇紀念碑。

盛大的游行和閱兵活動,穿著整齊制服的群眾,高舉著頌揚領袖的巨幅彩色宣傳畫。看到這些令人難忘的壯麗場景。夫婦倆相視一笑,相信偉大宏圖是有可能實現的,只要堅定不移地用鐵的意志強迫進行下去就可以了。

1971年2月,中央書紀伊利埃斯庫因反對「17條措施」而被貶到地方當宣傳書記。所謂「17條措施」,就是齊奧塞斯庫用來控制思想以及實行個人崇拜的手段。

此后,齊奧一人擔任羅共中央總書記、共和國總統、國防委員會主席、武裝部最高統帥、愛國衛隊總司令、經濟和發展委員會主席。

身兼數職,獨攬絕對權威,除了不稱帝之外跟舊社會的皇上沒什麼區別了。

身兼數職,說明他誰也不信。其實這也符合齊奧塞斯庫晚年多疑的性格。據說,他只要和別人握過手,一轉身就會用酒精消毒。他居然相信羅馬尼亞真的有吸血鬼。就算真的有鬼,但在羅馬尼亞人心目中,齊奧塞斯庫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羅馬尼亞的國家機構變成了齊奧塞斯庫以權謀私的錢罐子。齊奧一家每年花費10萬美元進口奢侈品,并用專機運回國,一切支出全由內務部報銷。有一次,他的小兒子在拉斯維加斯豪賭,一夜之間就輸掉了17匹阿拉伯馬。

齊奧塞斯庫在黨政軍內部任人唯親,大搞分封。把三十多名家族成員安排在重要崗位上。

他的老婆不僅是枕邊的二把手,還是國家的二把手,擔任羅馬尼亞中央委員、副總理。小兒子大學一畢業,就官拜候補政委、共青團書記。

齊奧一家有十兄弟,三個弟弟分別擔任國防副部長、紀委副主席、內務部警校校長,哥哥也撈到一個駐奧地利參贊的肥差事。

甚至連他養的一條狗都被封到了陸軍上校。以至于羅馬尼亞每次召開的中央會議,都像是齊奧的家庭會議一樣。實現了字面意義上的布爾什維克是「一家」。

齊奧一家風光的背后是羅馬尼亞日益突顯的危機。改革停滯,人民生活日益貧困,生活在煎熬之中。燭淚落時民淚落,歌聲高處怨聲高。統治者醉生夢死、夜夜笙歌,百姓卻因食不果腹而苦苦掙扎。

1989年的冬天異常寒冷。12月中旬,匈牙利族占多數的蒂米索拉發生了一場騷亂,齊奧第一時間無情地鎮壓了他們,還妄想繼續用高壓政策一手遮天。不曾想到革命浪潮不減反增。

鎮壓導致數十人死亡,數百人受傷,消息也很快傳遍全國。21日,齊奧塞斯庫在國都布加勒斯特廣場上召集了一場大型集會,呼吁人民不要相信和支持蒂米索拉騷亂。

突然,人群中傳來一聲口號:

打倒齊奧塞斯庫!響破天際,一呼百應。

齊奧的臉上流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不敢相信這種話居然是從那些昔日對自己百依百順的人民口中說出來的。

他揮動右手,試圖安撫人群。電視臺連忙中斷現場直播。

齊奧逃離了陽臺,躲進了中央總部。由國防部長米列亞帶兵維持秩序。

為了防止發生流血悲劇,米烈亞下令不準開槍。而他的頂頭上司齊奧塞斯庫卻執意讓他殺死「暴民」。米烈亞不想得罪齊奧塞斯庫,更不愿把槍口對準人民,于是就開槍自盡了。

這是一場沒有劇本的革命,齊奧塞斯庫昏庸亂政,脫離群眾,社會各界不滿的聲音早就按壓不住了。很快就連軍方也加入到革命浪潮之中。面對全國人民的追捕,齊奧塞斯庫夫婦陷入孤立無援的境界。

23日,齊奧夫婦被捕,關押在一個兵營里。與此同時,救國陣線接管了全國。臨時政府覺得不該用一場未經審理的死刑來敲開新時代的大門。

25日,齊奧夫婦被帶到法官面前。法官以危害國家、種族滅絕等五項罪名宣判了他們的死刑。當他們被綁起來的時候,甚至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士兵把齊奧夫婦帶到一堵墻前,緊接著后退三步。執行死刑的士兵因為憤恨與激動,突然失去控制用槍對著夫婦倆一通掃射,其他的人緊隨其后,打光了彈匣里的全部子彈。

槍聲傳遍了整個兵營。齊奧塞斯庫少年得志、中年有為、老年糊涂的一生就此結束。

急流勇退是政客的風度,齊奧本可在國家蓬勃發展、自己步向年邁之際早早選好接班人,并把位子讓給他。

這樣即使是改朝換代了,人民也會憑他的功績對他做出公正的評價。可他沒有,而是任憑權力欲和物質生活腐蝕自己的靈魂,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