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偕老?不存在的。日本大媽:等你退休我們就離婚~

加油娜娜醬 2021/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近日「七成日本人認為不一定要結婚」的新聞上了推特熱搜,而另一項調查則顯示,近三成人打算在退休後離婚。婚姻在日本,仿佛已經成了一個難題。

日本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在前段時間,以結婚為主題,通過網路向日本全國40—64歲男女了調查,共有1.2萬人作出回答。

結果顯示:在已婚人士(2907人)中,28.1%有孩子的女性、19.6%有孩子的男性考慮過在自己或配偶退休後就離婚。有這種想法的沒有孩子的女性為13.3%,男性為11.1%。

這意味著有近三成的高齡人士打算在退休後離婚。大半生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撲在工作上,終於要迎來退休,正要打算安度晚年、享受天倫之樂時,結婚幾十年的另一半卻提出了離婚。這類離婚的銀髮伉儷,近年來,在日本社會中,越來越多。

人們把這個現象稱為「熟年(高齡、銀髮)離婚」。

關於考慮退休後離婚的原因,在此次調查中,女性受訪者中回答「無法忍受退休後每天一起生活」的人最多,占45.1%。男性受訪者中回答「感受不到妻子的愛意、感受不到愛情」的人最多,占37.6%。而回答「不想看護另一半」的女性占8.5%,男性為1.9%。

該調查相關負責人分析稱,「可能是因為丈夫退休後一直待在家裡令女性感到鬱悶,子女獨立後,夫婦之間的紐帶消失」。對此,也有部分日本的專家則指出,僅僅將「熟年離婚」的原因歸咎于夫妻感情不和,是將問題簡單化了。「日本經濟的高速增長,是以犧牲一代人的家庭生活為代價的。」

如今步入「熟年」的一代人,結婚成家時正值日本經濟進入高速增長時期,政府通過各種方式引導男性承擔高負荷的工作,女性則被塑造成家庭主婦。這種時代塑造的分工模式,為熟年夫妻的情感問題埋下了地雷。

20世紀60年代以後,日本經濟進入高速成長,與此同時,社會上開始強調小家庭的幸福。這一時期,企業薪給予養家的男人優厚待遇,促成了「男主外,女主內」社會分工的普及。這種分工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夫妻之間的交流,丈夫長時間在外工作,大部分精力都投在了工作上,而家裡的大小事務則由妻子一人承擔。

長此以往,不僅使夫妻之間交流的時間大幅減少,引起雙方感情的淡化,而且由於彼此精力投入的對象不同,導致雙方之間共同話題減少,溝通理解也變得困難。一方面,丈夫在外辛苦工作,希望回到家中,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和妻子的照顧,而另一方面,妻子則獨自在家操持家務,辛苦撫養孩子,生活中遇到大小困難都無法向丈夫傾訴。

不僅如此,在一部分家庭中,妻子的辛苦付出,非但沒有得到丈夫的認可和感謝,反而不斷的被命令或抱怨。考慮到社會輿論的壓力、子女的撫養、經濟等問題,妻子基本保持著容忍的態度。而一旦丈夫退休,一想到每天在家都待一起,這樣的生活簡直無法想象,與其如此還不如離婚,一個人過比較好。

「熟年離婚」這一現象引起日本社會的關注,也正是進入平成時代後,日本經濟高度成長期結束開始的。據日本厚生省統計1970年全日本有95000對夫妻離婚,其中20年以上的夫婦只有5000左右,僅占其中的5%,此後逐年增加,1980年突破一萬,1992年則高達27000對左右,占總量的15.3%,到2016年,這一資料達到37000多,總比占17%之多。而因為近年來結婚人數的減少,預計以後這一資料也將會減少。

2005年10月上映的曾獲日本第47屆日劇學院獎特別獎的《熟年離婚》電視劇,引起了日本社會上下的廣泛關注。該劇講述了畢生為了家庭奮鬥努力工作的丈夫,和賢慧一直默默守護家庭的妻子,卻在丈夫退休且花甲之年,發生婚變離婚的故事。

該劇的熱播不僅使「熟年離婚」一詞迅速在日本社會普及開來,也讓一些有離婚想法的女性付諸實踐,「反正這個年紀也有那麼多人離婚嘛」。

劇中的田中先生畢業于日本一所比較有名的大學,之後進入一家商社工作,夫人是其後輩,婚後,育有一子一女。他每天早上7點出門,晚上9點10點左右回家,一生兢兢業業工作,後來熬到了公司的中層幹部。每月,他除了把全部薪水交給夫人之外,很少過問家事。只是在每年的假期,帶全家去海外度度假。這樣的家庭生活模式幾乎是日本最普遍最正常之一。

某一天,上了幾十年班的田中先生突然退休回家,變成了無事可幹的閒人,不僅其自己心裡有落差,還打破了幾十年來夫人的生活習慣。未退休之前,夫人每天早上起來做好早餐,送走丈夫和孩子後,白天都是一個人看看電視喝喝茶,或者邀上三兩好友聊聊天,逛逛美容院,下午回家順便買點菜備好晚飯,等待孩子和丈夫的回家。而丈夫退休後,每天在家晃悠,還不時的被吆喝幾聲,打亂了幾十年來的生活習慣不算,還得時刻注意丈夫的臉色。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兩人的矛盾開始爆發,離婚在所難免。

2007年,日本年金制度的改變,也給「熟年離婚」帶來了新的變化。之前家庭主婦只能領到每月66000日元的年金,這麼少的年金,並不能保障年老後的生活。但是隨著年金制度的改正,離婚時家庭主婦可以分到丈夫一半的年金。這一改正解決了離婚後的經濟問題,受此影響,許多有離婚想法的日本家庭主婦開始主動提出離婚。

近年來,隨著日本老齡化的加劇,高齡老人的護理成為日本很多家庭中的必須工作之一。而疲于高齡老人的護理,導致放棄婚姻的夫妻也不在少數。此外,隨著男尊女卑等社會觀念的改變,對於「過度自由」的妻子表示不滿,或認為妻子成為「廢物」主動提出離婚的男性也在逐漸增加。

雖然離婚可以從夫妻的生活中解放出來,也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迄今沒有時間,未及實現一些興趣和夢想,過上更充實的生活,還可以斬斷與不和睦的家庭生活及家族親戚之間的關係,極大的減小生活壓力。

但是,不可忽視的是「熟年離婚」後,首先就必須得面臨著孤獨的老年生活,不僅給子女帶來巨大傷害的同時,也給社會帶來不少問題,一方面是年邁的女性靠養老金並不能完全保障生活,另一方面是長期習慣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丈夫們的生活品質每況愈下,近年來,高齡犯罪人數的增加就是表現之一。

用青蛙頭木槌砸扁戒指的儀式,有回歸獨身之意。(日語中「青蛙」和「回歸」同音)

為減少「熟年離婚」,日本社會上下積極行動,為中老年夫妻提供各種婚姻測試,一旦發現徵兆,馬上就建議當事人採取相應的措施。

經濟發展固然重要,但前提是不能透支個體家庭的婚姻幸福。

沒有個體家庭的幸福,社會經濟發展也沒有意義。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