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有名的藝伎,貌美不驚人,才藝不絕倫,到底是靠什麼聞名世界?

漫果兒 2021/07/02 檢舉 我要評論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有種成功,是絕路逢生,天降機遇。

有種出名,是稀裡糊塗,無心插柳。

這兩種可遇不可求的人生大戲,在1899年兩次刷洗了川上貞奴的人生。

川上貞奴

川上貞奴,本是明治初年,江戶一底層市民之女,由於孩子太多,生逢西南戰爭之亂世,父母無力撫養,將她送給了城裡的藝伎老闆那裡。

自然,貞奴是小美人坯一枚。

老闆悉心栽培,小貞奴勤學苦練,終成京城芳町聞名的藝伎。

在藝伎圈,不乏食客看中貌美的藝伎,而瘋狂追求。但正常情況下,有節操的藝伎,都是賣藝不賣色。

但遇到心儀的男子,或權貴名流,她也可以委身於他,而他會負責她所有的生活開銷和經濟需求。

一旦委身於他,她便不再向第二個看客出賣自己的身體。

前排右一為伊藤博文

對貞奴而言,這個男人,就是明治維新時期,大名鼎鼎的政治家,伊藤博文。

有了伊藤作後盾,貞奴生活闊綽許多,性格也開放,思想更前衛。因為,她的後臺就是個崇尚西方文明的人。

比如很前衛騎馬、撞球、賭博、海浴,在伊藤的支持下,都成了貞奴的娛樂項目。

在那個時代,被儒家思想影響的日本女子,都在家中相夫教子的時候,貞奴就穿著伊藤為她買的泳衣,旁若無人地在海邊秀美腿了。

當然,伊藤不可能和她有結果的。兩人思想開放,不為彼此拘。相反,伊藤也支持她與別人談戀愛。

大學生岩崎桃介,是貞奴真正喜歡的一個人。但兩人有緣無分,最終,她嫁給了歌劇演員,川上音二郎。

那年,是1894年,她24歲。據說,介紹人,還是伊藤的親信,他專門派去撮合的。

一個藝伎嫁給演員,真是門當戶對,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川上是一個崇尚自由民權的人,多次被捕入獄,常用歌舞劇的方式,來演繹歷史劇。

婚後,川上向貞奴的藝伎養母借了一筆錢,建了個自己的劇場,結果入不敷出,後來他還借錢參加議員競選,結果弄成了高利貸,被媒體嘲諷了一通,兩人生活困苦不堪。

川上不服,又租借歌舞伎和舞臺,想上演自己策劃的新派戲劇,進行聯合公演,最後又因選錯劇本,合作者被判,而一無所獲。

就在此時,貞奴知道了他竟然還和其他女人廝混,還有私生子,貞奴簡直氣暈。

1898年,川上買了一艘小船,背了一屁股債的兩人,準備漂洋過海,到大洋對面去打拼。

生活如漆黑的夜半,川上寄希望於逃離之。

然而,漂了2次,都被颱風給打了回來,兩人的故事,又被媒體登報嘲笑一通。

川上也折騰出血,住進了醫院。

就在二人徹底絕望時,人生開始逆襲了。

他在醫院病床上,收到了國際巡演策劃人送來的邀請函,由於他有留洋經歷,特請他的歌劇團,到美國演出。

川上的病立即好了一半。

1899年春,他們來到了美國,在三藩市演出不久,巡演活動的老闆,又因事業失敗而中途退出,導致一場美夢頓時破滅。

川上簡直成了掃把星,到哪兒哪兒倒楣,幹啥啥破產。

資金鏈斷了,他的團員,跟著他從酒店被掃地出門,很快吃飯住宿都難以為繼了。

就在這時,一個劇場的女兒,因為喜歡日本文化,而向他們伸出了橄欖枝。

川上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拼了命的為自己的戲目宣傳、策劃、演出。

他們穿著日本武士的鎧甲,遊街宣傳,弄得戲沒有上演,便收穫了許多美國觀眾,他們都沒有見過日本武士的樣子。

那一場演出,讓這個瀕臨死亡的日本歌劇團,起死回生,獲得了很大成功。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然而,就在這時,劇團裡一個旦角去世了。

旦角,在古代日本歌舞中,都是由男人來演的。因為女人不能上臺演出,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伺候男人。

急於沒有旦角演員,川上就讓妻子貞奴頂替,貞奴是藝伎出身,這點客串也不是啥難事。

於是,日本劇場中,第一次出現了女人登臺表演。

演出的劇碼,是當時在美國很火的威尼斯商人,川上為了迎合美國觀眾口味,拿來改編了一下,改成日本版的故事。

名字就叫「人肉抵債官司」。

為了吸引美國人,中間還夾帶了武士的對/打、剖 /腹,和藝伎的表演。

這下可創新了,美國人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日本武士啥樣子,也從來沒有見過白粉藝伎咋表演。

對了,還有那恐怖的剖/腹,想想都刺激。

武士+藝伎,日本特色中的精華,無厘頭一般地,被首次搬上了美國舞臺,正宗的日本人表演,可把美國人看呆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