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活到一百歲,才明白,做好「兩件事」,紅塵就算悟透了

佩珊 2022/07/20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這一生,滿打滿算,也不過三萬多天。當我們經歷完這百年的時光后,那我們就離歸去不遠了。

紅塵俗世,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見得能夠帶走什麼。

也許,我們唯一能夠帶走的,只是此生的經歷,以及頭腦中的回憶罷了。

談到「一百歲」,就想到這麼一個故事。

在西方神話中,有人就問諸神:「我們跟你們都長得差不多,為什麼我們最多只能活100歲,而無法活得更久呢?」

諸神只說了一句話: 「你們只是這世間的過客而已,看過一遍風景了,就得離開了,還不算是幸運嗎?」

人字兩筆,一筆寫得到,一筆寫失去;一筆寫美滿,一筆寫痛苦;一筆寫長久,一筆寫短暫。其實,人生很矛盾,能夠活好這一生,就很不容易了。

楊絳先生在《一百歲感言》中寫到:「人壽幾何,頑鐵能煉成的精金,能有多少?但不同程度的鍛煉,必有不同程度的成績;不同程度的縱欲放肆,必積下不同程度的頑劣。」

人生,也許只是一次「鍛煉」,一場「經歷」罷了。無論活到多少歲,做好這兩件事,就算悟透了。

人這一生,要接納「缺憾」。

我們不妨問問自己,這世間真的存在十全十美的事物嗎?真的存在十全十美的人生嗎?

年輕的時候,我們會事事要求完美,根本不讓自己有缺憾。如此,我們活得很累,內心也不舒服,不自在,越活越痛苦。

等上了一定的年紀,我們才慢慢地感受到, 缺憾,才是這世間的常態。而完美,只不過是我們內心深處的奢望罷了。

就像你我要求天空永遠晴朗,永遠都不下雨一樣,真的能夠實現啊?無法實現。

對此,楊絳先生在《一百歲感言》中寫到: 「上蒼不會讓所有幸福集中到某個人身上,得到愛情未必擁有金錢;擁有金錢未必得到快樂;得到快樂未必擁有健康;擁有健康未必一切都會如愿以償。」

我們總是過分貪婪,有了錢還不滿足,還想有權,遇到真愛。這,不就是不滿足的體現嗎?人,如果不滿足,那他只會「失去」更多。

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曾國藩,給自己的書房取了這麼一個名字——求闕廳。

意思很明顯,在曾國藩看來,這世間的一切都是「不完美」的,這里得到了,那里就得失去了。一切,都是平衡的,并不會因為誰而有所改變。

人這一生,要構筑屬于自己的「天地」。

心之外有一片天地,名為「人間」。而心之內有一片天地,名為「樂土」。

樂土,并非是人間賦予我們的,而是我們自己給自己的。

與外部的人間不同,這片心靈的樂土,其主人就是我們自己。無論我們想做什麼,想活成什麼模樣,都能在其中找到我們所想要的答案。

對于這個世界,楊絳先生說過, 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人生無處不是風景,人生無處不是歷練。只不過,有些人越活越急躁,從而丟失了內心的「樂土」罷了。而有些人越活越清醒,也就越明白自己的心意。

如果我們喜歡慢生活,那我們就不要管別人怎麼看。 生活,是自己的事兒,而并非是別人的事兒。

如果我們沒有太多的野心,只想活得平平淡淡,那我們就隨心而活,沒必要為了他人的眼光而糾結。 人生是自己的,而不是別人的。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如此,守好自己的一片天,就足矣了。

百歲人生,就是時光下的磨礪。

楊絳先生對于百歲人生的感悟,大致也就兩點, 接納有缺憾的自我,接納有不足的一生,從而開辟心靈的空間,讓這顆心,不再受到世俗的污染。

在這個物欲橫流的世道當中,能夠接納不完美,接納自己的人,太少了。所有人,都為了名利而爭個不停, 最后才發現,一切都帶不走。

年輕人為了所謂的錢財名利爭來爭去,當然,這是青春的熱血。可是, 如果認不清自我的定位,那不就缺少了該有的靈魂嗎?

中年人不滿足于當下的生活,總覺得賺錢越多越好,最好能住大別墅,看到別人能成為網紅,自己也想一夜爆紅。這,真的現實嗎?

老年人也在互相攀比,不是說自己家有幾套房子,就是說自己有多少錢。勝過別人,自然高興。可一旦比不過別人,就暗自神傷,煩惱叢生。這,不就是自討苦吃嗎?

人這一生,沒有什麼可糾結的。 你我體驗的,只是一次單程車票的旅行罷了。

反正一切都是虛空。如此,為了自己活一場,好好地耕耘內心的那片天地,就圓滿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