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阿基米德」的一生,傾家蕩產學數學,終成一代大神~網友:他眼裡的數學好美~

加油娜娜醬 2021/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很多人都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我就是學不好數學......

有人建議,要不先把沒有的東西想象成有吧。

舉個例子,假設這是你的視角:花即是花、水還是水、雲朵還是那片雲朵、風也還是風......

這是本篇的主人公,日本現代著名數學家的視角:獎牌中雕刻的橘柑花瓣圖案、水的動向、不斷湧動的雲朵、風的風向......

也就是說:「不光是花,水的動向,不斷湧動的雲朵,風的風向,世界上的萬物皆與數學方程式相關,雖然肉眼看不到,但裡邊隱藏了數學的奧秘,就像這個宇宙是被誰設計好的一樣。」

年少的貪玩時光

那麼今天要介紹的主人公是誰呢?

1901年,岡潔出生了。岡父有意讓岡潔成為學者,並認為要當學者不能有物欲,尤其不能為金錢分心。所以,岡潔從小就沒有什麼零用錢,換句話說就是一個窮孩子,買不了零食,泡不了妞。

平時的閒暇時光,他大多數不是在採集胡蝶就是在看閒書,而成績也是時好時壞。然而,在岡潔六年級的暑假期間,他因玩「竹馬過池塘」(當時的童年遊戲)受了很重的腳傷,不得不休息了兩個學期(日本是三個學期制)。

因此,岡潔沒有考上當年的中學入學考試,岡父就乾脆讓他「再好好玩一年」。

幸運的是,他每次一到畢業考試時就考得非常好,但卻又因為戀家沒去第一高等學校。

與數學結緣

直到上了京都大學,在一次考試中,安田亮老師(當時大一教岡潔的天才老師)以不等式(所出的題目難度高)和恒等式為內容各出一題。

當時岡潔為這道不等式苦思冥想了一個半小時,才知道如何解答出來時,這才令他體會到了數學「發現」的樂趣,才逐漸對數學入迷。

於是,第二年,率性而為的他,就從物理系轉到數學系去了。從此對數學的熱情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大學畢業後,岡潔就直接留校教學了,但是他的這個性格還是沒變。

一般來說,大學教授的標配是這樣子的:西裝、領帶、皮鞋;而岡潔是這樣子的:西裝(皺巴巴)、領帶(皺巴巴)、雨膠靴(晴天是它,雨天是它,終年都是它)。

據他的「理論」:「雨膠靴因為鞋底是橡膠的,走路不震腦袋。」

而他上課的時候,總會出他自以為簡單的難題來刁難學生。

據岡潔的學生湯川秀樹(對的,沒錯,就是1949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獲得者)在他的自傳《旅人》中說到:

擔任我們微積分講課的老師是岡潔。據說他有著超強的記憶力和天才般的推理能力。不過他的裝扮不像個大學老師,西裝的腰際常常掛一條髒兮兮的毛巾。他出的題目總會難倒我們,所以,我們也常常會不知所措。

留學法國

1929年,岡潔獲得文部省的公費留學獎金。

本來文部省要派他留學德國,然而他為了要聽Sorbonne大學(巴黎大學文、理兩學院的總稱)的GastonJulia教授的課,堅持去了法國。

原本在岡潔留校教學的時候,他一直認為自己對於多變數解析函數領域的研究是處在世界的最前沿,但是在法國留學期間,他發現原來世界已經遠遠走在了前面。

這源於岡潔在法國的第二年,發現自己寫的論文與Denjoy教授(多變數解析函數領域的世界級權威)的定理相似度太高了,而自己寫的論文只是一個簡單的數學理論,並不是什麼重大的數學研究問題。

這讓岡潔認清了這個現實,從此,他便去攻克更深奧的數學難題去了。

而岡潔確實也找到了自己終身要研究的數學目標:多變數解析函數論,攻克多變數解析函數論中的「三大難題」,包括:Cousin的問題、近似的問題、Hartogs的逆問題。

與其同時,為了解決這三大難題,岡潔每天去巴黎大學附屬於數學系的圖書館看書,去感受拉丁文化的氣息,盡情地探索他的數學園地。

就連平時吃飯都會考慮數學問題,而這解決這「三大難題」的開端,就是他吃雞蛋時發現的。

吃雞蛋時,發現從內側看的話,是用Hartogs的連續性定理;但是若從外側來考慮證明的話,發現那就是用Hartogs的逆問題。

後來,岡潔為構建這個理論花了一年的時間,終於將論文整理提交了,而他努力的成果也被國外的科學家所認可。

一心只為研究

1932年,岡潔回國赴廣島大學當助理教授。兩年後,德國的Behnke因Thullen的協助,出了多變數解析函數論詳細的文獻目錄,並詳細列舉1929年後相關的論文集。

岡潔看完後得知,心裡一直念念不忘的這三個中心問題還沒被解決。

於是,他著重做起關於這些方面的研究,每天都換著方式去查看他的新方法是不是行得通,但是總是受阻,心裡很是難受。

直到,1935年夏天,岡潔和家人一起去札幌的中谷宇治郎家。有一天,岡潔在中穀家發呆的時候,突然間靈感來襲,發現那正是處理問題的答案。

所以,1936年至1941年期間,岡潔以「多變數解析函數論」為標題發表了第一篇至第五篇的論文,而這些恰恰都是以札幌時的發現為基礎寫成的。

1938年,此時日本的戰爭已經發生了一年了,國內開始吃緊。

然而他一心想著更好的做研究,想將更多的時間花在數學上,因此他辭去了大學裡的教職工作,打算靠變賣家產過活。

他的理由是:「既然還能夠過日子,為什麼要教書來妨礙做研究呢?」

在他辭職後,寫第六篇論文時,遇到了難題。他查遍了以往解析學上的各種處理問題的方式,發現都行不通,仿佛陷入了一個無底洞,家庭也沒有收入來源,家裡人不得不跟著一起挨餓。

直到後來的後來,岡潔在他的散文集《春夜十話》一書中輕描淡寫的描述了他的這段經歷:

「那時,我每天白天拿著樹枝石頭在地上寫寫畫畫,到了晚上就領著孩子在山裡捉螢火蟲。因為不忍看到螢火蟲失去生命,我們捉到就立刻放生。在這樣悠然自得的生活中,突有一日靈感乍現。糾纏已久的難題也找到了解決方法。這恰恰也證明了只有放鬆心情才能有所發現。」

終於,在1942年,岡潔突破了難關,解決了三大問題中的核心問題——Hartogs的逆問題。

成功的背後是妻子的支持

岡潔的日常生活畫風,可以說是:第一是數學,第二是數學,第三還是數學。無論是在物質上還是在精神上,都離不開家人對於岡潔的支持,尤其是他的妻子美知。

雖然他接受岩波書店主辦的「風樹會」的輔助研究工作,還被雇傭在芋田裡除草過,但是日子還是過得很貧窮。

因為戰爭,家當「除墓石之外全典當賣光了」,成了三無家庭(無田、無房、無收入),一家人只能每天靠吃山芋果腹。

岡潔甚至一度想要把最珍惜的數學書賣了,拿來作為家裡的補貼,但是妻子不同意,只是默默地支持他,並對他說:「你只要關心數學方面的事情就可以了。」

終於在1947年,岡潔寫出了他的第七篇論文「關於若干算術概念」。這些概念觸及到了數學的本質,並在數學史上有了拓展新局面的架式,也讓他的名字響徹國內外。

「堇就是堇」

1960年11月,岡潔因攻克了「多變數解析函數論」中的三大難題,對世界數學的發展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因此岡潔被授予了日本天皇文化勳章。

天皇文化勳章是日本授予在科學技術與藝術文化的發展提升上有顯著功績者的勳章。授予式在每年11月3日的文化日于皇居「松之間」進行,由天皇親自授予。

在記者會上,被問及到:「發現的數學規律是什麼呢?」答:「一句話解釋不清楚。」

又問到:「會給世界帶來什麼影響呢?」答:「堇就是堇。堇只需繁花似錦即可。」

正如岡潔所言:我一直認為,紫花地丁只需如紫花地丁般在春日田野中開放即可。至於開花是好是壞,紫花地丁自己也不清楚。對其本身而言,至多也只有開花和不開花的區別罷了。對我而言,學習數學僅是為了體驗學習數學的快感。毫無疑問,這種快感就是「發現的喜悅」。

也許這種喜悅之情就像你打算出門捉胡蝶,推門就發現樹枝上停著漂亮胡蝶時的心情。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