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什麼那麼愛穿制服?穿上制服他們才能打開體內的開關?制服誘惑又是怎麼回事?

加油娜娜酱 2021/05/16 檢舉 我要評論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圖源日劇:《逃避可恥但有用》

所謂規范,說簡單點就是規則和標準。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沒有規范也就沒有秩序,這是人人皆知的套話。而行為規范可以說是個人或群體在參與社會活動中所需遵循的規則、準則的總稱,是社會認可和人們普遍接受的具有一般約束力的行為標準。

如果把這些套用在日本人的身上,可以說他們是把行為規范詮釋到極致的典范了。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日本人除去較嚴格的遵守了世俗共通的行為準則之外,他們還以對制服的情有獨鍾,以及從制服中感受到並提煉出來的強大的約束力,使得他們的語言、肢體行為成長為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一種制服行為準則。

《菊與刀》的作者本尼迪克特在關於日本人的著裝禮節上曾有過這樣的描述:

日本人認為,主人迎接客人必須要以一定的禮節並換上新衣。因此,在客人訪問農家時,如果農民還穿著勞動服,那就必須要稍等片刻,因為在沒有換上適當衣服並安排好適當禮節以前,那個農民將毫無迎見之表示。主人甚至會若無其事地在客人所等待的同一房間更衣打扮,直到打扮齊整。在此前簡直就像客人不在這個現場一般。

當然,這說的是過去的日本人那嚴格的待客之道。

以個人所見,現在的日本人在遇到客人突然到訪時,雖不至於從容整裝迎客,但出於禮貌,也要拽拽衣襟、捋順頭髮後,哪怕僅是著襪,也要連呼歡迎光臨開門迎客的。至於讓不讓客人登堂入室,那就另當別論了。

而「倒履相迎」什麼的,在日本人那兒是絕對不可能有的。不過由此也可窺知,日本人在整裝和禮貌之間幾乎是畫上了等號的。

記得在介紹日本人禮儀的書籍中也看到過這樣的描述:

那是發生於我在英國大學教課時的事。我們三個人邀請鈴木先生出外共進晚餐,約好8點鐘在公共酒吧同他會面。瞭解到他比較注意禮節,我們都穿上了西服。可當走進酒吧時,我們遠遠地看見他穿著襯衫和便褲,這讓我們一下子感到很興奮,趁他未看到我們之前匆忙返回寢室換上便裝。而當我們回到酒吧時,卻發現鈴木先生已穿上漂亮的藍色西服站在那裡等著我們呢,原來他早已看到我們了。還真是都夠累的。

本尼迪克特老太也好,上述三位邀請鈴木先生吃飯的事例也罷,都涉及到了一個共同的問題,那就是日本人對自己的著裝與禮儀規范的重視。

其實在日本服裝制服化的今天,這種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比如公司職員一般上班時都穿西服套裝,他們從套上西裝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儼然變身為一位制服組的白領,無論從言談、舉止都是一副彬彬有禮道貌岸然的紳士模樣。

但我們知道,下班以後或休息日的他們與工作日相比簡直就是判若兩人。衣冠不整、放浪形骸也都時而得見;工廠職工亦是如此,從換上工作服踏入工作崗位,那種敬業、一絲不苟嚴肅認真的形象無論從衣著還是表情上就都表現的淋漓盡致。

這與工作之餘的他們那種粗豪、隨便的樣子同樣不可同日而語。

此外,號稱白衣天使的醫生、護士們,只要被白大褂或淡粉、淡藍的護士服裹在身上,立時平時的談笑聲、隨意的舉止就都一掃而光,立刻「變臉」為和藹、親切、動作輕柔舉止小心可給病患者帶來安慰、安撫的「最可愛的人」。

我們知道,日本重視人權,學校亦如是。

平時學校教師在教育學生方面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學校也基本不會有諸如體罰或涉及精神方面的懲戒等存在,因此,實際上日本學生是很自由的,但即使如此,當學生穿上水手校服走進校園後,學生意識馬上回歸,表面上的循規蹈矩唯唯諾諾還是必不可少的行為舉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