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富豪收養,把自己當做「太子」,養父花千萬斷絕關係,背後卻滿含深情

delightW11 2022/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面對記者,35歲的鄭周說:「這個廠我爸是老闆,那我就應該是太子,但我在廠裡一句話都說不得。」說完,整個廠房的辦公室傳來一陣笑聲,笑得最大聲的便是她的姐姐,鄭夕。提起姐姐,鄭周更氣了:「現在我爸將公司的法人移交給我姐了,這就是明顯的偏心,他們壓根沒把我當親生兒子。」

但鄭周父親鄭直樹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蒙了。

「按道理來講,他確實不是我的兒子,只是我的養子,如今我60歲了,該盡的義務已經盡到了,我只想和他斷絕父子關係。」

鄭直樹本是農村出身的家庭,與妻子結婚後就開始在外打拼。

沒多久,鄭直樹就靠著自己敏銳的投資視角白手起家,在女兒出生後便一直對她寵愛有加,唯一可惜的是夫妻倆沒能有個兒子。女兒七八歲的時候,一家人第一次去鄉下遊玩,無意間遇見了一戶人家。

這家人異常的貧困,家裡女人還是個殘障,年僅五歲的小男孩臉上灰撲撲的,自己這些年一直想要一個兒子,如今這個孩子如此有眼緣,家境又這麼貧寒,不如自己就將他領養,也好解了對方家庭的燃眉之急。

姐弟倆從小一起長大也算有個玩伴。都說家有一子一女可以湊成個好字,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鄭直樹發現這個好字漸漸有了要拆分的意思。女兒鄭夕非常爭氣,一路努力學習,高歌猛進,考上了好大學,成了鄭家的驕傲。但兒子鄭周卻在14歲那年輟學,甚至鄭直樹隱隱覺得,是不是自己這些年太慣著兒子了,導致鄭周從小就喜歡和別人攀比。

原本鄭直樹在看到鄭周沒有上學的心思時,就開始籌備創建一個廠子。他靠著這些年攢下的人脈和資金,建起了一座上千平米的廠房和一棟辦公樓,做起了鋼鐵廠的生意。

在他和妻子的打理下公司辦得有模有樣,身價也開始節節高升。工廠的名字用的是鄭周的名字,其用意不言而喻。鄭直樹覺得兒子既然不想上學,那提前進入社會闖蕩也未嘗不可,等自己百年之後還能將廠子留給兒子經營。

可鄭周做事漏洞百出不說,待人接物也很有問題,仗著自己是廠長的兒子屢次和員工發生矛盾,這讓身為管理者的夫妻倆很是頭疼。

可鄭周在朋友的廠裡也沒能做下去,扭頭就跑出去自己創業了,逢年過節都不回家。

鄭直樹心疼兒子,也沒多說什麼,在鄭周結婚時還出錢給他在城裡買了房子買了車,第一個孩子出生時鄭直樹還出了不少贍養費。可沒想到鄭周卻悄悄在山上蓋了棟別墅準備養老,裝修的錢不夠還開始到處借錢,這讓鄭直樹大為光火。這一刻他下定決心,要和本就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斷絕父子關係。他可以每年支付40萬的贍養費給鄭周剛出生的小兒子,維持20年。

這兩百萬需要協定必須用在孩子身上,從此以後他們的養父子情誼一刀兩斷就此結束。

對于養父的觀點鄭周不太認同。從鄭周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親生兒子,雖然這些年父母並沒有虧待他,但他還是忍不住將自己和姐姐對比。家裡每次買肉回來時,母親總是將最好的那一塊留給姐姐,還說姐姐正是努力學習的時候,需要補充營養。鄭周知道自己成績和姐姐天差地別,可沒想到就連待遇也有所不同。同樣住在一起,為什麼姐姐能夠天天受到父母的誇獎,而自己好像什麼都拿不出手。

姐姐鄭夕又悄悄坐上了廠裡法人代表的位置。鄭周不懂法人代表是幹嘛的,但他感覺這個詞的意思就是養父準備將廠子交給姐姐,而自己得不到任何東西。

從小到大感到的差別對待在這一刻讓鄭周的心理十分敏感,即便姐姐解釋說法人只是為公司的負責人,她名下根本沒有股份,但鄭周還是十分不舒服。其實他並不在乎養父的這些錢,也不在乎自己在廠裡有什麼位置,對于自己的能力有幾斤幾兩,鄭周心裡十分清楚,他只是天生沒有野心,對于養父寄予的厚望他自認承擔不了。大家都想讓他扛起男人該扛的半片江山,但他只想坐看閑雨落花,過著普通的生活。于是鄭周在山上蓋了一棟別墅,還安排了屬于養父養母和姐姐的房間,

他考慮了這麼多,將一輩子都算進了這棟別墅,卻陰差陽錯成了養父最生氣的原因。原本想要在別墅建好後給養父母一個驚喜,如今變成了給自己的驚嚇。在聽到養父想要斷絕父子關係的時候,鄭周沉默了許久,他想要挽回,可他過往所做的一切事仿佛都在將他往反方向推。鄭直樹心意已決,鄭周喊來幫忙調解的節目組也束手無策,幾番交涉下,鄭周突然不再說話。

許久後,他說:「算了,就這樣吧。」鄭周沒有要那些錢,也不想再挽留什麼,他說:「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已經回不了頭了,但他們永遠是我的親人,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他們叫我,我一定還會回來給他們養老。」說完,鄭周回頭再次看了一遍這個地方,眼裡是深深的不舍,隨後他帶著決絕轉身離去。

鄭直樹,他正站在辦公室的窗戶邊看著鄭周遠去的背影,目光裡也是濃濃的不舍。發現記者有些疑惑,鄭直樹歎了口氣說道:「我哪裡會這麼狠心,畢竟這三十年的相處我早就將他當做親生兒子了,只是如今的他還像個孩子一般不切實際,我只想通過這樣的方法逼一下他,讓他破後而立。我們之前幫了他太多,只有當他獨自面對社會的時候,才能知道自己肩膀上抗的是什麼。」

可憐天下父母心,無論是否是親生的,這三十年的情誼假不了,在寄託和自我選擇上這對父子改變,而鄭直樹也將會明白什麼叫做閑雨落花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