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原著《流金歲月》:男人愛不愛你,談「一件事」就知道了

珮珊 2022/06/04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關于愛情,師太亦舒看得最為清醒。

她說人為感情煩惱永遠是不值得原諒的,感情是奢侈品。

她在《流金歲月》中所寫蔣南孫,出生于舊式大家庭。

只不過父親無能,撐不起大場面,家中的實權一直掌握在祖母手里。

祖母不喜歡南孫,因為她不是男孩子,在她以為蔣家到南孫這里算是斷了后。

南孫雖衣食無憂,但手中卻并沒有什麼錢。好在她功課一直出色,可以通過家教彌補自己所需,她懂得隱忍,雖然有時候也會氣急,但卻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的努力。

大學時南孫交了男朋友章安仁,他是小戶殷實人家長大的孩子,兩個人感情直很堅定。

兩人談了約五年的戀愛,如果不是因為南孫父親向章安仁家里借錢,或許他們會水到渠成地走進婚姻里,至于幸福不幸福真的是件很難說的清事。

然而南孫父親因為炒股賠錢,南孫急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她并不愿意以此去試探章安仁對她的感情,因為他本人沒財產,所有皆是父母的。

她又不是他們家媳婦,章家很難會幫助蔣家。

當然最重要的是,章家也未必有這個能力。

南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沒承想父親一聲不吭,居然背著她跑到章家借錢,直到章安仁便劈頭蓋臉將她一頓臭罵,方才知道這件事。

章安仁說:「他怎麼可以上門來借?我們根本同他不熟,南孫,你應當說說他,他這樣做,會連累到你,還有,影響到我,我父母為這件事很不愉快,你父親太膽大妄為了。」

南孫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甚至章安仁的聲音中充滿蔑視、鄙夷,以及憤怒。

她曾經天真地以為即便不借錢,至少他應該表示同情關心,了解一下事實。

可是當南孫問他「你們借還是不借」的時候,章安仁飛快地答:「家父即時告訴他愛莫能助。」

仿佛對自己父親的英明決定十分滿意。

南孫這才清醒過來: 「這麼說來,既然一點損失也沒有,何必大興問罪之師?」

她已經決定和章安仁結束這段關系了,不是因為借貸不遂。

而是通過錢來試探感情,真的近乎殘忍,但那卻是現實。

雖然站在章安仁的角度上,他并沒有錯誤,可是站在南孫這邊,他們是交往了5年,并有婚嫁的意愿。

如此不堪,想必也沒有辦法再進行下去了。

其實章安仁從來就不是良配,從他第一次見南孫的閨蜜好友朱鎖鎖時就應該知道了。

他看到案上鎖鎖的照片時,南孫解釋說背景是鎖鎖的產業。

章安仁便用一種懷疑的態度問她:「她真的是你的同學,做什麼生意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輕蔑。

在他看來, 「一個年輕女人要弄錢,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況且她又長得那樣,又叫騷騷這樣的名字。」

南孫心中已是不快,當著自己面評價閨蜜已是不尊重。

但那時她與他尚在熱戀之中,南孫對這個世界了解還尚淺,對于男人知之更少,僅只一雙真皮手套就讓她覺得暖心。

并且她的家世不薄,章安仁父母看到兒子攀了高枝,自然也對南孫表現出勢利的喜歡。

南孫不傻,她是看得明明白白的。 只是關于愛情,她還沒有想那麼多。

章安仁在男女關系上界限也并不分明,系里的一位女老師公開約他一起打網球,而他竟然不拒絕,還說自己沒辦法推脫。

鎖鎖對南孫說: 「我不大喜歡章安仁,我覺得你要在他手里吃虧。」

鎖鎖讓南孫把他讓出去,怕南孫會因為他受到影響。

但南孫正愛到興頭,所以求助了系里的教授,因為他覬覦南孫的漂亮已久。

這是南孫第一次利用自己,也就在此時,心中的那份天真蕩然無存。

她開始明白, 「無論做什麼,記得為自己而做,那就毫無怨言。」

涂磊說,一個男人對待金錢的態度,能夠映射出他對待感情的態度,更能看出他的質量。

現實中有很多女孩子在感情面前,卻始終羞于談錢,總覺得那個字一旦說出口,可能會玷污了愛情。

但其實, 愛情如果不落實到穿衣吃飯生病這類生活瑣事上,是不會長久的。

金錢,就是愛情的試金石,有時候不試探一下,你可能真不知道對方對你是真情還是假意。

怕的是你滿腔熱情投入進去,最后卻一身傷痕累累。

好在,亦舒筆下的女子,都能活得足夠清醒。

南孫也是經歷一事之后,活得越來越堅強和獨立。

她靠自己的雙手構建起踏實的生活,所以在此后遇到條件不錯的王永正時,能免不卑不亢。

有時候,真的要感情人生中落魄的經歷。

因為那正是你能看清楚一個人真實面目的時候,而一個人也正是經歷過種種變故之后,才能夠真正地成長起來。

尤其對于女人來說, 會在瞬時明白獨立真的是很重要的。

END.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