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她的「一跪」,把婚姻里的殘忍和不忍都跪出來了

珮珊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婚姻生存指南——《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我很喜歡電視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之前去橫店,還特意去了拍攝地【盛宅】看了看,現在那個小院子當然已經荒廢,但站在那個院子里,看著仍然兀自盛開的叢叢雜草野花,就還是會想起,《知否》曾經最打動我的, 那些關于盛明蘭的堅韌,那種因為在夾縫里生存一點一點穿透深宅高墻的生命力。

所以,我最喜歡《知否》的前半段。

甚至于有段時間,當盛明蘭出嫁后,我是棄劇的。

一來我喜歡前半段所展現的婚戀觀,那對一個女人如何選擇一段婚姻太有指導意義了,前半段的《知否》雖然講的也是男男女女,但其實完全是以女性為主體,男性為客體的,男人在《知否》的前半段里就像是風浪與荊棘,但是負責控制與穿越的,是女人,《知否》的前半段,那真正是一個關于女人的世界—— 一個男權社會里,女人是如何掌控婚姻與命運的世界。

那不是什麼所謂的隨便喊喊的大女主,《知否》的前半段可能沒那麼爽劇,但是它非常真實,盛明蘭給所有女性(哪怕是當下的女性)描繪出了一種可以參考的人生模板—— 在磕磕絆絆迂迂回回甚至憋憋屈屈里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知否》的前半段,并不勵志,但是實惠。

二來,我個人不喜歡看那些關于朝堂之爭的東西,那太遠太飄了。

《知否》的后半段,講了太多這樣的東西,所以有一段時間我棄劇了。

但是如今重溫,看到了后半段,忽然有點明白電視劇為什麼要這樣拍了,因為前半段講完了選擇,后半段就要講面對了,若是仍然在從前的宅斗里轉圈,那就重復了。

以及,后半段和前半段迥然不同的氣質,也是為了讓人看到女人婚前和婚后生活的不同,簡單點說吧,《知否》的后半段, 其實講的是 如何面對和經營人生完成進階后的婚姻。

而這些,是從前的祖母并不能完全教會盛明蘭的,只能由她自己一點一點去琢磨,因為每個人的婚姻狀況都不一樣,從前盛明蘭在盛家窺到的那點東西,早就不夠用了,只能成為她處理復雜婚姻的靈感來源。

更具體的那些經驗和方法,她要從一些比盛家更大的世界里去獲得。

所以電視劇拍了張大娘子和沈將軍的婚姻,甚至拍了皇后和皇上的婚姻,來讓盛明蘭真正完成一個女人在婚姻里的進階。

當我明白這一點,再靜下心來認真看《知否》的后半段時,我發現,有非常多的瞬間都很觸動我,比如小秦氏的瘋,其實是讓人無限悲憫的,比如盛明蘭那個一閃而過的表妹讓人看到了一個女人的尊嚴是如何丟棄又如何找回來的……

回頭我會一篇一篇寫。

今天我想寫的,是皇后那讓人極其動容的【一跪】。

我難了,他就不難了

當然,她本可以不跪的。

事情的起因是沈將軍(皇后的弟弟)寵妾滅妻, 因為小鄒氏的親姐姐對沈家有救命之恩,就一味縱容小鄒氏,以至于小鄒氏膽大包天,竟然在沈將軍的妻子張大娘子生產時藏起太醫,差點斷送了張大娘子的性命。

這事兒表面看起來是后宅之事,但張大娘子的父親是英國公這種老臣啊,所以事情稍微一發展自然就變成了新舊勢力之爭。

我說皇后娘娘本可以不跪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是,若當天晚上,沈將軍就處置了小鄒氏,后面就不會有那麼多事,可是沈將軍一個猶豫,既想要新人,又不想辜負舊恩,就把事情推到更復雜的境地里去了,于是只能皇后和皇上出面解決了。

第二個是,即使如此,皇后娘娘如果堅持,她仍然可以不跪,最后無非是皇上自己兩難一下,做個選擇。

但,皇后做了一個和沈將軍完全不一樣的選擇。

她取下自己后冠上的一顆珍珠,給英國公賠罪。

又卸下妝環,讓所有宮嬪看著,親自跪在皇上面前認錯,之后又和皇上一起跪在太后面前,再次認錯,這相當于其實是對著所有人說,是她沒做好該做的事情。

看這一段的時候我幾度落淚,當然不是覺得她丟人,也不是覺得她艱難。

而是我看到了一個女人面對婚姻時,最大的柔軟與不忍。

是的,雖然這個事情在電視劇里被拔到了【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高度,但回歸到事情原本的樣子,它的本質,就是一個女人對婚姻的守護。

很多人說,這是因為她肯聽盛明蘭的話。

我知道大家都想給女主加點光環,但是就連盛明蘭自己都說, 其實皇后早就有自己的打算了,她不過是作為旁觀者給了皇后一個堅持那樣做的理由。

劇中呢,從太后到妃嬪也有很多人說,皇后娘娘最終還是放下了自己的臉面。

但,抽絲剝繭把這段反反復復看,我都不覺得,皇后之前那麼撐著沒做決定,是為了什麼所謂的臉面。

她從前縱容小鄒氏,是因為念情,現在,做出這個決定,還是因為念情,不過從前念的是恩情,現在念的是夫妻之情,她從沒考慮過什麼尊嚴的,若非說她考慮面子了,那也不過是她怕自己這麼做,會下了皇上的面子。

她下跪前的心理活動全部都是,她心疼皇上,看得出皇上已經不能再失去什麼了。

她為什麼要遣散那些她自己召來的各種誥命夫人呢,因為她聽了她們一天的談話,發覺,這些人話里話外想要告訴她的都是—— 你是皇后啊,好不容易有了大富貴,實現了一種別人望塵莫及的階層上升,你得端起來啊,你得漂漂亮亮地讓別人看到一個女人的矜貴,你得把那些看起來不體面的東西,都丟給別人啊。

在整個過程中,沒有一個人考慮過—— 如果婚姻里,一個人不難了,那麼另一個人會難嗎?

我寫這篇不是想讓大家做那種犧牲自己的女人,我自己從來也不是,我永遠鼓勵女人任何時候都活出自我。

但活出自我和自私真的是兩回事。以及我們必須承認,婚姻里一個人的不難,是因為另一個人的辛苦跋涉。

我想說的是,一段正常的婚姻,一定是你會有一些時刻,忍不住心疼那個男人,或許是因為他守護過你,或許是因為你們共度過許多不能與別人解釋的歲月,但總之,就是這樣,在人人都勸你不如自私一點的時刻,你心里忽然就冒出一個念頭:

此刻,他難嗎?

正是這個念頭,讓皇后留下了盛明蘭,因為她了解盛明蘭和顧二叔的感情,她覺得,自己的這一句【他難嗎】是可以對盛明蘭說出口的。

也是因為這樣, 皇后沒對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親妹妹)講述皇上的艱難處境,但是她對盛明蘭講了。

她也得到了盛明蘭的回應。

盛明蘭給皇后講的兩個故事,表面看起來都是講朝政智慧的,但其實是在對皇后說:

第一,皇上現在是挺難的;

第二,古往今來天家給臣子道歉的多的是,并不會下面子,而且最后反而換來非常完滿的結局。

盛明蘭離宮的第二天皇后就做了下跪請罪的決定,因為她已經確信—— 我難了,他就不難了。

她沒想沈將軍一樣,為了自己不難,為了自己體面,為了自己擁有一個好名聲,就直接把鍋扔給身邊人背。

這是皇后身上最最讓人感動以及欽佩的地方。

能走到最後的婚姻啊,不過是兩個人都懂得對方的難

皇上懂嗎?

他當然懂。沒有一個帝王是不多疑的,可是他從未疑過皇后。

劇里有一個細節,那就是貴妃在皇上面前暗戳戳說了顧廷燁和皇后的壞話,說顧二叔心機深,皇后則沒智慧,皇上聽了,果然有點懷疑起顧廷燁的用心,但一力維護皇后,說誰也不能妄議皇后。

朝臣讓他為了江山穩定,務必嚴懲沈將軍,他第一反應是,這麼做皇后是不是會不開心。

后來,當皇后跪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第一反應是蹲下身去,扶起皇后,說她是陪著他一起熬過來的人,她的過失就是他的過失,若要請罪,他們也要一起。

這是全劇相當打動我的一個時刻。

因為,她看到了他的難,而他也立馬看懂了她的柔軟與不忍,于是無限憐惜她,絕不肯令她一個人去面對那刀光劍影一樣讓人不敢直視的目光。

他,沒有因為自己是一個男人和帝王,就想當然地利用起一個女人的不忍。

雖然他本可以一切讓她去承擔。雖然他本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感情。

但他沒有, 相反地,他珍視一個女人的不忍,把那視為他生命里很重要的東西。

無論如何也要和她站在一起。

如果說,所有千瘡百孔的婚姻里有什麼值得的時刻,那就是她的不忍和他的珍惜。

這也是為什麼當皇上和皇后齊齊跪在太后面前的時候,太后會有那麼一瞬間的動容,因為她在那樣復雜的權勢爭奪里,竟然看到了一些真心,一些相知,一些成全,那是她那麼多年的歲月里,尋求過擁有過后來失落的東西。

至少吧,至少那一個瞬間,太后曾經對他們的看不起里,多了一些看得起。

而我永遠記得皇后那一句: 讓她們來,讓她們看,讓她們傳。

是的,沒關系,婚姻未必時時好看,又或者,崩散那天更難看,但唯獨婚姻里那些 【不忍看你太難】的時刻,最是經得住任何人細細看。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