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珍珠港日軍機群的美國女飛行員:為國犧牲後,美軍卻拒絕撫恤

FunLife 2022/02/11 檢舉 我要評論

經典電影《虎虎虎》(1970年)有一段鏡頭,大家應該記憶深刻:偷襲珍珠港的日軍機群剛飛臨瓦胡島時,一架民用教練機不小心闖進了日軍機群,機上教練員還是一名女飛行員。

在電影裡,這名女飛行員沉著冷靜,在日軍飛行員們的注目下果斷沖出包圍。這個有點滑稽的細節是真實歷史改編的,這名女飛行員叫科妮莉亞·福特。

科妮莉亞·福特

在珍珠港事件中誤入日軍機群

在《虎虎虎》電影裡,科妮莉亞·福特在教練機裡的飛行員形象酷似一名胖大媽,但實際上她當時年僅22歲,而且身材高挑,相貌甜美,絕對算得上美女。

1919年,科妮莉亞·福特(Cornelia Fort)出生于田納西州的納希維爾。科妮莉亞自小就顯得早熟,作風更像個假小子,5歲時在觀看飛行表演時就嚮往著成為飛行員。1939年冬天,科妮莉亞·福特乘坐小型飛機實現了第一次飛行,由此開始對飛行著迷。1940年夏天,她終于獲得了飛行員執照,又在1941年先後獲得商業飛行員執照和教練員執照。

科妮莉亞·福特的飛行執照

1941年9月20日,科妮莉亞·福特接受夏威夷安德魯斯飛行服務中心的邀請,從三藩市乘船來到了檀香山,開始了在瓦胡島的民間飛行教練工作。

12月7日這一天,改變了科妮莉亞·福特和很多美國人的命運。

「洲際軍校學員」教練機

當天早上6點30分,科妮莉亞·福特就來到約翰·羅傑斯機場,駕駛一架「洲際軍校學員」S-4A教練機升空,同機的是一名叫蘇馬拉的飛行學員。值得注意的時,「洲際軍校學員」是一種封閉座艙的單翼機,而電影《虎虎虎》裡出現的則是一架「斯提爾曼」PT-17雙翼教練機,是開放式座艙。

在學員的駕駛下,科妮莉亞發現一批軍用飛機正在從海上飛過來。最初,她並沒有覺得不對勁,因為夏威夷上空經常能看到這種情況。但是當這些奇怪飛機接近後,科妮莉亞很快察覺到了不一樣,雙方甚至幾乎發生了碰撞。

《虎虎虎》中的PT-17教練機

科妮莉亞很快接管了「洲際軍校學員」的操縱控制,及時擺脫了撞擊的危險,在雙方交錯的一瞬間,她看到了飛機上的「紅色太陽」標誌。隨後,她就看到了珍珠港內冒起了濃煙,戰爭已經爆發。

關于這次遭遇,日本飛行員也留下了記錄。「加賀」號的零戰隊隊長志賀淑雄大尉回憶道,當時他親眼目擊了「一架民用教練機」鑽進了自己的編隊,他還示意零式飛行員不要冒然攻擊,因為根本沒有意義。

《虎虎虎》劇照

不過,科妮莉亞被志賀淑雄等人暫時放了一馬,不代表日本人真不對民用飛機下手。科妮莉亞駕機在約翰·羅傑斯機場降落後,立刻跳下飛機,跑向機庫躲避,身後還遭到零式戰鬥機的掃射。當兩人進入機庫,向其他人發出「日本飛機進行襲擊」的警告時,竟然遭到了嘲笑。

然而,這些人很快就笑不出來了,整個安德魯斯飛行服務中心也遭到了攻擊,多架教練機在地面被擊毀擊傷。同時在空中進行訓練的高級教官鮑勃·泰斯,在緊急降落後死于日機的掃射。

科妮莉亞·福特

第二天,科妮莉亞返回機場,發現自己的飛機佈滿了彈孔,不知道是在飛行時被擊中的,還是在降落後被擊中的。

珍珠港被偷襲後,所有民間飛機都不得不停飛,科妮莉亞也失去了工作機會,只好想辦法返回美國本土。但是戰爭爆發後,從瓦胡島返回本土的航線擠滿了人,直到1942年2月下旬,科妮莉亞·福特才設法擠上了一艘輪船。在啟航前,由于擔心遭到日軍攻擊,她甚至寫下了遺囑,不過最終還是順利抵達了三藩市。

參加WASP組織的女飛行員,右二為華裔飛行員李瑩

申請駕駛戰鬥機遭到拒絕

回到田納西州的家鄉後,科妮莉亞向民用空中巡邏隊講述了自己的故事,並加入了該組織,重新開始了飛行教練的工作。由于在珍珠港的特殊經歷,她還四處巡迴演講,協助官方出售戰爭債券。

不過,科妮莉亞有一個熱切的願望,就是成為美國第一名戰鬥機女飛行員。這樣,她就可以在空中再次面對日本飛行員。但是美國軍方一直拒絕女性駕駛軍用戰鬥機,科妮莉亞的申請自然遭到了拒絕。但是到了1942年下半年,情況發生了一點點轉變。

這年的9月6日,科妮莉亞收到美國軍方部門的電報邀請,要求「在24小時內到德拉瓦州的威爾明頓報到」,參加名為「婦女輔助輪渡服務」(WAFS)的組織。這個組織吸納了一批女飛行員,專門為美國陸軍航空兵運送新出廠的飛機。

其實,科妮莉亞在同年1月就收到過類似邀請。著名女飛行員傑基·科克倫當時邀請還在珍珠港的科妮莉亞,和多名美國女飛行員一起前往英國,加入英國皇家空軍的航空運輸輔助隊。但是科妮莉亞更想為祖國效力,所以拒絕了邀請。後來,傑基·科克倫也向美國軍方提議效仿英國,促成了美國軍方加大培訓女飛行員。

科妮莉亞接到邀請後欣喜若狂,儘管不是真正成為戰鬥機飛行員,但也能夠讓自己為國效力。因此,她很快抵達了德拉瓦州威爾明頓的新城堡陸軍航空基地,第二天就通過了PT-19的飛行測試。據了解,科妮莉亞是「婦女輔助輪渡服務」(WAFS)組織的第二位到崗人。

WASP的女飛行員,左二為科妮莉亞·福特

為國奉獻,卻沒有軍人身份

美國軍方同意成立「婦女輔助輪渡服務」(WAFS)組織,主要還是因為飛行員缺乏。讓這些女性負責駕駛飛機,從工廠轉運到軍方機場,能夠有效解放更多的男性飛行員,讓後者去前線執行戰鬥任務。1943年初,「婦女輔助輪渡服務」(WAFS)組織又發展為「女子航空服務」(WASP)組織。

在整個戰爭期間,超過25000人申請成為WASP,但只有1830人獲得訓練資格,其中僅1074人完成全部訓練,獲得飛行執照。在這些女性當中,甚至還有兩名華裔女孩,但是卻沒有一個黑人女性。WAFS成員們經受的訓練難度並不亞于普通軍隊。這些女子在訓練中均學習了莫爾斯電碼、軍事法、氣象學、物理學、力學和航海等課程,在畢業時已完成了560小時的課堂學習和210小時的飛行訓練。在隨後的「飛行輪渡」工作中,一些女飛行員甚至積累了1000-2000以上的飛行小時,還超過了很多一線飛行員。

截至1944年底,這些女飛行員在美國國內完成了12652架飛機的交付任務,包括了戰鬥機、教練機和轟炸機,甚至包含了B-29轟炸機等。此外,部分WASP成員還擔任了拖曳靶機的危險工作。

儘管這些女飛行員參加的是軍方項目,但卻不具備真正軍人的身份,只相當于軍方雇傭的民間組織隊員。這些女飛行員只擁有最低限度的醫療保健,沒有制服和住宿,也沒有醫療保險,甚至工作中沒有消防車來撲滅可能發生的事故。

在這種具有風險性的工作中,不少女飛行員都失去了生命,而科妮莉亞·福特正是其中的第一人。

為國犧牲,卻沒有撫恤

科妮莉亞·福特擔任WASP成員期間,主要負責運送教練機。這種工作相當辛苦,有時一些教練機還是敞篷的,也沒有無線電通信設備,只能依靠目視來尋找機場(而軍用機場往往帶有偽裝)。多數情況下,科妮莉亞等人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完成飛機的轉運,然後乘坐任何可用的交通工具返回,有時候是火車和汽車,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在科妮莉亞·福特的日記中,曾描述過男性飛行員對女飛行員的偏見,他們會提出「女人不可能成為優秀飛行員的各種原因」,還稱女飛行員是「衣架飛行員」。因此,科妮莉亞她們一直在努力證明自己,儘量克服生理上的困難,減少請病假的次數,並且保持了更好的安全記錄。

BT-13教練機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1943年3月21日,科妮莉亞剛參加工作幾個月,就接到運送BT-13教練機的任務,參與任務的包括了一大批男女飛行員。

當這些飛行員在德克薩斯州斯威特沃特以南進行編隊飛行時,一名男飛行員座機的起落架和科妮莉亞·福特座機的左翼相撞。後者根本來不及跳傘,飛機旋轉著墜落到了下面的沙漠中,科妮莉亞當場身亡,成為WASP組織殉職的第一人,也是美國第一位為戰爭犧牲的女飛行員。

遺憾的是,科妮莉亞·福特生前一直都沒能駕駛戰鬥機,直到她為國殉職後,美國軍方才逐步解除對女飛行員開戰鬥機的禁令,但也只限于「輪渡」任務。

WASP的華裔女飛行員,右為李瑩

令人氣憤的是,科妮莉亞的「為國捐軀」卻無法獲得美國陸軍的認可。因為WASP屬于民間組織,飛行員也沒有軍人身份,所以美國軍方不僅不提供任何官方撫恤,甚至連葬禮費用都拒絕支付。

在整個戰爭期間,WASP組織因事故犧牲的女飛行員多達38名(11名死于訓練事故,27名死于任務事故),其中還包括華裔飛行員李瑩(Hazel Ying Lee),後者是美國第一位獲准駕駛P-63「眼鏡王蛇」的女飛行員,在1944年11月轉運P-63時因相撞事故殉職。然而,這些犧牲的女飛行員也都遇到同樣遭遇,美國軍方既沒有撫恤,也不提供任何「為國捐軀」的證明,只認定這些女飛行員是「死于意外的受雇臨時工」。

最終,只有科妮莉亞·福特的家鄉在1945年建造了一個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小型機場,以紀念科妮莉亞作為女性航空先驅的成就。機場的一座紀念碑上,刻著科妮莉亞·福特簡單而謙虛的一句話:「我很感激,我的一個才能,飛行,對我的國家有用。」(I am grateful that my one talent,flying,was useful to my contuntry。)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