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23歲妹子放棄啃老,搖身一變成美女外賣員!月收40萬逆轉人生~

加油娜娜醬 2021/04/14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前幾天,有一則日本新聞火了。

一位長得好看的日本妹子,疫情期間開始從事外賣員的工作,從一名無所事事的啃老族,一下變成月入40萬日元!

這位妹子名叫神田遙香,今年23歲。

當其他同齡女生剛剛大學畢業,正準備跨入社會就職時,遙香已經當「廢宅女」多年了。

「沒有家沒有錢,沒有夢想也看不到未來。」這是遙香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對自己頹廢狀態的評價。

然而這一切,在5個月前卻迎來了轉機。遙香在朋友的推薦下,開始成為了一名Uber eats的外賣員。

換上工作服運動鞋,即使戴著口罩,也堅持每天畫精緻妝容的遙香,背上Uber eats標誌性的大背包,騎著小摩托,開始了外賣員的一天。

採訪的這天中午,遙香正好接到了兩份午餐的配送工作,把餐順利送達後,她自豪地向記者展示起了這一筆單的收入:1052日元。

由於疫情的緣故,以Uber eats為首的日本外賣行業的銷售暴長,外賣員的工作量也增加不少。

遙香這一周完成了160單外賣配送工作。

當記者問她送外賣是否辛苦時,她連忙擺手,表示完全不累,和日本上班族相比,她每天中午甚至多出1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送外賣是一份從頭到尾全靠自覺的工作,為了激勵自己,她甚至給自己定了業績目標,1小時內要接3單,掙到2000日元。

從她貼滿可愛貼紙的外賣背包,可以看出她對這份工作的珍惜與熱愛。

出於疫情安全考慮,她還特意準備了收客人現金的小包。

為了更快地把餐送到客人手上,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她會根據以往經驗,有意識地篩選更近更快的路線。

她做這份工作已經5個月了,平均月收為40萬日元。

她還告訴記者,那些只有週末兼職的人,一周賺5萬日元也很輕鬆。

月入40萬日元在日本不算高,但絕對不少。尤其像遙香這個年紀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普遍拿到手上的工資,每個月大概20萬日元。

從一個無所事事的人,到現在工作努力又上進的外賣員,這種變化連她自己都感到驚訝。

原來,遙香在國中畢業後,並沒有繼續上高中,由於一直沒有找到正式的工作,整日遊手好閒的她,甚至還迷上了賭博。

或許是就職不順的緣故吧,遙香覺得自己屬於「無法適應社會」的人群,甚至一度悲觀地認為,今後的人生說不定也就這樣了。

她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寫道:

「在成為一名Uber eats送餐員之前,我過著沉迷賭博,沒家沒錢,沒夢想也沒希望的生活。也因為自己始終無法適應社會而變得討厭自己,而這份工作卻改變了我,從心底覺得很感恩。」

和其他工作不同的是,當一名外賣員,並不需要高學歷和特殊技能,甚至都不需要和別人過多打交道。

只要自己願意吃苦,就能掙到相應的工資,這也是遙香覺得外賣員適合自己的原因之一。

成為外賣員後,遙香感到人生重啟了。原來被社會認同,創造自身價值的感覺這麼好!

遙香的情況並不是個例。外賣員在日本近兩年,絕對屬於火爆的新興職業。

很多日本油管博主,

都在視訊中分享過在日本當外賣員的經驗。

比起其他職業,在日本當外賣員的優勢顯而易見。

沒有門檻;

不用投入成本(你甚至可以騎共用單車送外賣);

上班時間靈活;

沒有「年功序列」的職場文化......

關鍵是,收入並不低。

除了像遙香這樣的全職外賣員,很多學生和家庭主婦,也利用業餘時間從事外賣員的兼職。

前段時間,日本國家隊擊劍成員三宅諒,因東京奧運會延期,迫于生計去送外賣的新聞,也在日本國內引起轟動。

一時之間,送外賣成為很多因為疫情失去工作的人,最後的那根救命稻草。

在老齡化嚴重的日本,甚至有很多老人,也加入到送外賣的行業中。他們被日本國民親切地稱為「外賣爺爺」、「外賣奶奶」。

2019年2月初,日本大阪一位67歲的老人,在接受了簡單的面試之後,正式成為一名Uber eats的外賣員。

看著那些對手機操作並不熟練的老人,仔細地檢查訂單、取貨,笨拙地背上大背包的樣子,既可愛又令人心酸。

據Ubereats CEO表示,很多日本老人甚至是步行送外賣的。跟年輕人比,他們拼不了體力,也拼不了速度。

但老人們還是義無反顧地背上了外賣包。

因為無法僅憑微薄的養老金度日的情況下,即使收入比不上年輕人,仍是一份寶貴的收入來源。

換個角度看,賺錢同時不僅能鍛煉身體,

還可以和別人聊天

日本外賣員收入雖然不低,但終究算不上一份穩定的長期工作。

疫情期間,很多人冒著被感染危險送外賣,實屬為了謀生的無奈之舉。

同樣也是在日本,23歲的田中卻主動辭去了公司的正社員工作,成為了一名Uber eats外賣員。

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說:

「比起每天在公司累得受不了,無休止的加班,外賣員工作的自由更能讓我感到幸福」。

聽起來,這似乎是「低欲望社會」的日本,越來越多年輕人普遍的思維模式。

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正如社會學家三浦展在《下流社會》中所說:「平成廢宅不求上進,人生熱情全盤低下的心態。並非他們不願意上升,而是上升空間已經喪失。」

加上日本社會的容錯率很低,人生路上的每一次洩氣,都可能讓人永久地錯過「正常」的生活軌跡。

很多日本年輕人,由於大學畢業時求職不順利,一旦錯過了關鍵的新人入職期,想再進入收入高的大手企業,幾乎再無可能。

外賣員這種職業的出現,讓遙香這樣願意努力,卻對日本階級固化感到絕望的的年輕人,看到了一絲曙光。

那些生活陷入絕境,長期被社會排擠的年輕人,又有了重新追上時代,融入主流社會的勇氣。

雖然日本外賣行業由於疫情,獲得了短暫的爆發性增長。疫情平息後,外賣員收入是否還能維持現在的水準,仍然要打一個問號。

但無論如何,鏡頭下23歲的遙香隔著口罩,眼睛裡散發出的那種神采奕奕,比她任何時候的妝容都更美。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