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中的奇跡:無傘飛行員從6000米跳下,竟安然無恙

FunLife 2022/04/01 檢舉 我要評論

尼古拉斯·阿爾克梅德是二戰時期英國皇家空軍轟炸機大隊蘭開斯特轟炸機上的一名炮手。當轟炸機飛行在7000米的高度,機尾炮塔就是一個孤獨和寒冷的地方。他與其他機組人員之間由兩扇門和11米的機身隔開。這是一個非常狹窄的洞,炮手穿著笨重的飛行服,行動非常不方便。更糟糕的是,這里甚至沒有存放降落傘的空間,所以他只是系著一條安全帶。降落傘存放在主機艙內,距離第二扇門一米遠,與其他機組人員的降落傘分開來。

在緊急情況下,炮手必須爬出炮塔,抓住降落傘,將其鉤到拉傘繩上,然后跳出機外。另外,這個過程中他要確保更靠后的無線電天線不會將自己一分為二。所以機尾炮手的崗位被英國皇家空軍認為是「最危險的職業」。

災難降臨

1944年3月24日至25日晚,當他們的蘭開斯特機群接近柏林時,地面長長的探照燈柱掃射著夜空。當他們接近目標時,能看到前面的引導偵察機投下的紅色和綠色信號彈在目標上空緩緩降落。隨著飛機一個接一個地開始投彈,數百個煙花一樣的巨大爆炸火光在他們機身下方爆發:金色的火焰,耀眼的紅色和白色爆炸。當然還夾雜著德國高射炮發出的橙色閃光。

輪到阿爾克梅德的飛機了。他們投下了4 000磅的高爆彈和另外三噸燃燒彈之后,開始在探照燈閃爍的光束間穿行,掉頭飛往英國的基地。然而,災難來了。因為這時他們可以看到遠處閃過幾道白光,有的會瞬間爆炸成一個巨大的紅色和橙色火球。原來,這是德軍的夜間戰斗機射出的炮火擊中了其他一些蘭開斯特,爆炸的火光意味著有一些轟擊機和他們的機組再也無法返回英國了。

當阿爾克梅德的機組正飛越德國境內的魯爾河時,突然,一連串強大的沖擊震撼著他們的飛機,沖擊波從一端傳到另一端。然后他聽到兩聲可怕的雷聲,兩枚敵機機炮的炮彈在他的炮塔底部爆炸。有機玻璃蓋立時破碎并消失了,其中一塊大的碎片扎進了他的右腿。

忍著巨疼,阿爾克梅德迅速把機關槍傾斜并向外看去。在離他不過45米的地方是一架容克斯88的模糊輪廓。敵機掃射時候露出一排白色的閃光。他把機炮對住了近距離的目標,扣動了四挺勃朗寧303機槍的扳機。它們同時開火,容克斯88迅即被四枚璀璨的炮彈刺穿,受傷的它帶著左引擎的火焰逃走了。但阿爾克梅德并沒有停下來看敵機是否爆炸或墜落,他現在更關心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燃燒的油料從他們轟炸機的油箱中噴射出來,并從他面前飄過。他通過報話機告訴機長尾部著火了,卻被后者打斷。機長大聲命令:「我們不能再等了,孩子們。你們必須馬上跳傘。跳!趕緊跳出去!」

阿爾克梅德用肘部撞開了身后的炮塔門,然后轉身也打開了機身門。然而,他驚恐地發現自己面對著一個巨大的火球。煙霧和火焰都向他撲來,他趕緊再次躲回炮塔里。但他不得不去拿降落傘!于是被迫打開門,再去找自己的降落傘。

反正都是死,不如跳出去算了

但為時已晚!傘包的外殼已經燒掉了。原來緊緊壓縮在一起的絲綢做成的傘布一旦松開,就一折一折地倒出,消失在火焰中。他被迫再次回到炮塔里。想了一會兒:自己剛滿21歲,對世界末日從未有過任何思索。此時液壓系統中的油也被點燃了,火焰灼傷了他的臉和手,而這架注定要完蛋的飛機隨時都可能爆炸。他應該忍受這個地獄并在其中被炙烤,還是從飛機上跳下來會更好?如果他要死,最好是在沒有痛苦的情況下盡快結束。于是他迅速地將炮塔旋轉到一個橫移位置,打開艙門,一閉眼睛就跳入了黑暗的夜空中。

「啊,遠離那熾熱的火焰是多麼幸運的解脫!我能感受到冷空氣在自己臉上的愉快感覺。我沒有體驗到任何下墜的感覺,而更像是躺在一團空氣中。往下看,我看到了腳下的星星。我確定我是頭朝下的墜落」,阿爾克梅德回憶。「如果這是死亡,那麼死亡就沒什麼好怕的。我只是很遺憾,我不得不永遠離開,沒有和我的朋友說再見。我再也見不到珍珠了,那個我在鎮上的女朋友。之后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我一定是失去了知覺」。

6000米無傘墜落的奇跡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又睜開了眼睛。首先意識到頭頂上有一道光芒,它逐漸變成了一片星空,最終變成一些冷杉樹交織的天空「。顯然,他落在了冷杉樹枝和積雪組成的墊子上。「天氣非常寒冷。我的頭不停地悸動著,我感到背部非常疼。雖然腿腳可以移動,但每動一下都很疼。我極度驚訝自己還活著,我不住地感謝上帝。「

阿爾克梅德試圖站起來,但疼痛讓他又跌倒在地。他才發現自己的飛行員靴不見了。飛行服不僅被燒著了,還破破爛爛的。他費勁地打開夾克口袋,找到了香煙盒和打火機,試圖點起一堆火來取暖,卻沒有成功。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手表還在。手表的熒光指針停在3:20,那是敵機擊中他們的時刻。

好在阿爾克梅德脖子上還綁著一個哨子,那是緊急情況下用來與其他機組人員保持聯系的。「今天我不會后悔被俘虜,「他回憶道。「我開始每隔一段時間吹口哨。我依稀記得,似乎過了很多個小時,我才聽到遠處有人喊‘你好’」。

好在有這個哨子,否則也會被凍死

聽到聲音的阿爾克梅德激動地不停吹著口哨,回應的呼喊聲也越來越近。最后,幾道手電筒光束照在他身上。隨后有人用德語喊道:「起來!快點起來」。

當他們看到他沒法站起來時,就把他搬到一張防水布上,然后把他拖到一個牧場小屋中。不久德國人開來了一輛車把他轉移到一所戰俘營中。德國人先檢查了他的傷勢:腿部燒傷,右膝脫臼,骨折引起的髖關節穿刺,背部扭傷,頭部輕微挫傷,頭皮有一處深深的傷口;面部和手部也有一級和二級燒傷。這些大多是他離開飛機之前受的傷。

之后他被德國空軍軍官連續審問了三天。在了解所發生的過程后,他見到了杜拉格地區的德國空軍指揮官,他祝賀阿爾克梅德從6000米墜落而不死的奇跡。

而后他被帶到大約200名飛行員戰俘面前。德國人讓他站在一張長凳上,接著介紹了他的偉大壯舉。現場瞬間燃爆了。法國人、德國人、英國人和美國人激動地喊著他的名字,把他擠在中間。每個人都試圖握住他的手。他們對著他大喊大叫,硬往他手里塞香煙和巧克力之類的禮物。

隨后德國人還為他頒發了一張證書,并有兩名英國高軍階戰俘的簽名,上面寫著:德國當局調查并核實,英國皇家空軍編號1431537 阿爾克梅德(Alkemade)中士的陳述在所有細節上都是真實的,即他在沒有降落傘的情況下從6000米的高度墜落并安全到達地面。他的降落傘在飛機上著火了。阿爾克梅德中士墜落在冷杉樹叢中一層厚厚的雪地上。

尼古拉斯·斯蒂芬·阿爾克梅德(Nicholas Stephen Alkemade,1922-1987)于1945年5月被從戰俘營解救出來。復員后,他在一家化工廠工作,在那里他經歷了各種事故,例如金屬塊砸下來、電擊,掉到氯井中,在那里泡了一個小時才被發現。他于1987年6月22日終于自然死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