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陳竹隱:婚姻好不好,吵一架就知道

佩珊 2022/06/29 檢舉 我要評論

電影《消失的愛人》里有一句經典的台詞:

兩個人彼此相愛,卻沒法經營婚姻,這才是真正的悲劇。

深以為然。

任何美好的事物都不可能不勞而獲,包括幸福的婚姻。

聽過太多帶著愛情進入婚姻,最終勞燕分飛的故事,才發現,那些從相知相愛再到相守的人,靠的不僅是愛情,還有智慧。

朱自清和陳竹隱的婚姻故事告訴我們,幸福的婚姻都離不開這三個真相。

好的婚姻,需要一點勇氣

在遇到陳竹隱之前,朱自清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婚姻,但因妻子武鐘謙積勞成疾,年僅31歲就離世了。

據說,朱自清在妻子離世后,十分悲痛。

后來,我們才知道,一個男人能對亡妻情深意重,自然也會厚待他人。

朋友看到朱自清孤身一人無法照料自己和6個孩子的生活,于是積極幫他物色對象。

朱自清可能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再愛上一個姑娘,從此相伴17年。

這個姑娘,就是陳竹隱。

陳竹隱,雖然從小生活窘迫,但她有自己的追求,靠著自己的努力,不僅上了大學,在繪畫和昆曲上造詣也頗深,是大師齊白石和新覺羅·溥侗的高徒。

但就是這麼優秀的女性,28歲了還待字閨中。

師傅溥侗看著集美貌和顏值于一身的徒兒還沒找到對象,急了。

于是和清華大學的教授葉公超攢了一個局,表面是一起吃飯,實則是給朱自清和陳竹隱牽線。

這就是朱自清和陳竹隱的第一次見面。

陳竹隱后來在她自己寫的《憶朱自清》一文中,寫到了她和朱自清的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八月八日,朱自清已對陳竹隱換了親昵的稱呼:

我與佩弦的相識是在1931年。

這一年4月的一天,浦熙元老師帶我們幾個女同學到一個館子去吃飯,安排了我與佩弦的見面。

那天佩弦穿一件米黃色的綢大褂。

他身材不高,白白的臉上戴著一副眼鏡,顯得挺文雅正氣,但腳上卻穿著一雙老式的「雙梁鞋」,又顯得有些土氣。

一個多才多藝的新時代女性,一個才華橫溢的大學教授,兩人一見鐘情。

后來朱自清經常給陳竹隱寫情書,每個字都令人心神蕩漾:

隱,一見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來,我更喜歡看你那暈紅的雙腮,黃昏時的霞彩似的,謝謝你給我力量。

一九三一年八月八日,朱自清已對陳竹隱換了親昵的稱呼:

親愛的寶妹,我生平沒有嘗到這種滋味,很害怕真會整個兒變成你的俘虜呢!

這些情書,字里行間,尺素情長,句句難忘啊。

一個沒談過戀愛的姑娘,看到這些明亮熾熱的情書,很難冷靜。

但愛情萌生,卻也遭到了現實的阻礙,因為朱自清有6個孩子。

還沒生過孩子,就要當媽,陳竹隱有點恐慌。

她左右為難,想冷靜一段時間,朱自清意識到她對自己的疏離。

于是情書一封接著一封,不僅訴衷腸,還略施了苦肉計

比如告訴陳竹隱,自己對她的思念已經泛濫成災了。

比如告訴陳竹隱,自己最近的胃病又犯了,吃不下喝不下。

暴擊式的情書,一點一點地攻破了陳竹隱的防線,她忍不住了。

1932年8月4日,朱自清和陳竹隱在上海杏花村酒樓舉行了婚禮。

有句話說: 你以為挑起生活的擔子是勇氣,其實去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才更需要勇氣。

如果說婚姻是一場(ㄉㄨˇ)局,很顯然,陳竹隱(ㄉㄨˇ)贏了。

好的婚姻,需要懂得讓步

結婚時的朱自清,是人生的高光時刻,不但歐洲游學歸來,還娶了媳婦。

整個人意氣風發,著名散文《春》就是這個時候誕生的。

婚后的初期生活甜蜜溫馨,但婚姻畢竟不是愛情,一旦落實到一蔬一菜的煙火生活中,就容易有矛盾。

朱自清和陳竹隱,哪怕是神仙眷侶也不能免俗。

大才子朱自清有點大男人主義,認為妻子的職責就是相夫教子,可是陳竹隱不是武鐘謙,她獨立個性,多才多藝。

陳竹隱婚前交際圈很廣泛,婚后也經常邀請朋友來家里做客,而朱自清喜靜,反感熱鬧的場所。

他甚至會呵斥陳竹隱不顧家。

這個時候,朱自清開始想念武鐘謙的溫順了,還多次陳竹隱面前多次提起武鐘謙。

在新婚三個月時,還光明正大的寫下了一篇文章—《給亡婦》悼念前妻。

陳竹隱當然委屈了,為這個家忙前忙后,得不到理解就算了,偶爾邀請朋友到家里做客,還被苛責不顧家。

甚至還拿自己和前妻比,這就過分了啊。

甚至為了減輕朱自清的負擔,她還偷偷去賣了幾次(ㄒ丨ㄝˇ)用來貼補家用。

這一項項工作和付出,并不比朱自清寫作容易啊,怎麼就變成了不顧家了呢?

陳竹隱想起了自己以前無拘無束的時光,想起了操持家事的辛苦,委屈地掉眼淚了。

婚姻里發生矛盾,兩個人如若不能像跳探戈一樣,一進一退,最終只會兩敗俱傷。

朱自清看到她哭了,心里非常著急,問她怎麼了?

陳竹隱說出了自己的委屈。

那一刻朱自清特別懊悔,他覺得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過分了。

他想到為了這個家,陳竹隱已經很久沒畫畫了,很久沒聽昆曲了,甚至都沒出過一次家門。

一個愛你的男人,在發生矛盾時,會收起鋒芒,會俯下身傾聽你的聲音,輕輕擁你入懷,跟你說一聲「我錯了」。

這一聲「我錯了」足以瓦解女人過去的種種委屈,讓步不丟人,不讓步才會丟心。

在后來的日子里,朱自清開始每日在課后便早早回家,陪陳竹隱散步,偶爾也去聽聽昆曲。

有句話說: 「彎腰不是認輸,而是為了拾起丟掉的幸福。

最好的婚姻關系便是,懂得讓步,為了贏得面子輸了情分,就得不償失了,說真的,往往(ㄙˇ)撐到底的人,都成了孤家寡人。

好的婚姻,需要江湖義氣

都說亂世莫說兒女情,其實亂世兒女情更真。

1937年,盧溝橋戰役爆發,北平淪陷。

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和天津南開大學在湖南長沙合組臨時大學,面對戰火紛飛的局面,很多教授都選擇了留在北平。

但朱自清開始為難了。

如果南下,就意味著要忍受妻離子散的痛苦,烽火連天,山水阻隔,通信不暢,這萬一有個好歹,對朱自清來說都是毀滅性的。

如果不去,就要龜縮在這里,無法為抗日戰爭出一份文化的力量,愧對清華。

陳竹隱看出了朱自清的為難,對他說: 「不用惦記我們娘幾個,一切以大局為重,以國家的安危為重,我能帶好這三個孩子」。

這一句話,給朱自清極大的力量。

一天后,朱自清南下,一家人被迫分隔兩地。

楊瀾說:

夫妻之間的感情,除了愛,還有肝膽相照的義氣,不離不棄的默契,刻骨銘心的恩情」。

所謂的夫妻義氣,就是你為大家出力,我來守住小家,免去你的后顧之憂。

1938年,敵軍逼近長沙,臨時大學被迫搬遷遇難,朱自清跟隨大部隊來到了云南。

此時的陳竹隱,正帶著三個孩子,乘船坐車,千里迢迢地來到云南和朱自清團聚。

分離時,有多痛苦,相聚時就有多開心,本以為一家人能在一起了。

但生活似乎沒有要放過他們的意思。

轉亂紛飛,民不聊生,物價也急速上漲,朱自清的工資無法負擔一家人的生活。

深明大義的陳竹隱對朱自清說:我帶孩子們回成都,成都有親戚朋友,物價比較低,我還能找份工作做。

剛相聚又離別,朱自清一開始是不同意的,但看到自己荷包羞澀,也只能選擇再次離別了。

看多了「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故事,他們的肝膽相照的夫妻情義才顯得尤為動人。

謝楠說:「我對夫妻的定義,是戰友,能把后背交給對方的交情。過命,不可能不走心。」

好的婚姻,需要肝膽相照的江湖義氣。

每一段幸福婚姻綻放的姿態都是相似,它們包含了這三個真相:

在婚姻中要勇敢一點,毫不吝惜地對彼此表達自己的愛意;

在面對一地雞毛的生活時,要理解和包容對方的想法和處境;

遇到生活危機時,拿出肝膽相照的義氣,同休戚,共進退;

愿我們都找到那樣的一個人,一起經營好婚姻,滋養彼此的未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