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貴」藝術家,一生只畫「壞娃娃」,竟被拍到1.96億天價,網友:我不懂藝術~

加油娜娜醬 2021/05/18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懂美學的人,連顏值都會變高

在一場「夜拍」之中

一幅畫以1.9億多的價格被拍出

↓↓沒錯,就是這個有著「厭世臉」的小女孩

這幅畫的名為《背後藏刀》

意思是小女孩其實的背後其實拿著一把刀

作者奈良美智也因此成為了

日本目前「最貴」的藝術家

是不是又覺得自己看不懂藝術了?

為什麼大家都愛這個「邪惡女孩」?

這個看起來凶凶的「邪惡女孩」

滿臉都寫著「你管我啊」的不屑

任性、古怪、負能量

甚至還有些許與年齡不相符的的憤世嫉俗

她有時叼著一顆香煙

甚至有時候會拿著武器兇狠狠地瞪著你

好像時刻都表露著

「我不是乖乖女孩哦~

你不要惹我吼~

我可是很壞的噢~」

但是,這些畫其實都與作者個人的思想與經歷密切相關

「孤獨和疏離感是我創作的動力 」

奈良美智這樣說

奈良美智出生在日本一個普通的工薪家庭

父母為了生計忙於工作,疏於對他的照顧

有兩個大他八九歲的哥哥

年齡的差距造成了交流的阻隔

所以從小奈良美智便不太願意與人接觸

喜歡獨處、喜歡冥想、喜歡亂寫亂畫

以至於在小學被老師誤以為患有嚴重的 「空想癖」

而後在其前往德國進行學習的12年裡

因為語言不通和性格內向,他的生活也十分單調

他當時所在的城市很冷,

這也讓他總是回憶起童年,也再次感受到那種孤獨

△奈良美智:「我非常的孤獨,周遭只有蘋果樹…,

我能說話的物件只有大自然,所以我會對樹、對狗、對豬…,

所以我對大自然有種特殊的情感,幾年之後,我發現這其實不是件壞事。」

打發寂寞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斷的畫畫

△奈良美智:「我的作品都是在反映累計的過去,當我在繪圖紙上作畫時,

我沒有任何的想法,我只知道我的畫筆下意識的動了。」

人在幼兒時期的遭遇和處境會在很大程度上

影響到一個人的思維方式和看待世界的眼光

當我們仔細去看奈良美智的作品時

會發現畫中的孩子們大多都揮舞著刀、十字架以及火把

小印最初看到這些畫時,猜想作者或許是想要透過孩子的視角

表達「反叛」「反抗」這一想法

正如他自己所說:「我似乎看的見孩子們周圍的敵人,

他們都是身形巨大且拿著刀子的壞人」

△SLASH WITH A KNIFE, 1998

△SLEEPLESS NIGHT, 1997

你可以透過他們的眼睛看到孤獨、憤怒、悲傷等等情緒

對此奈良美智說:

「 我想藝術家們會在我的作品中看見技巧,

而老人們則會看到滄桑。

如果我所想要表達的是非常個人的情緒,

那麼其實一切也沒什麼好提的。

但對於那些懂的人來說。

他們會看見作品中藏有些嚴肅的議題

而不會只是「哇!這好可愛」 」

或許「邪惡女孩」所表現出的不屑、輕蔑和叛逆

只不過是奈良美智賦予他筆下角色的一層外殼

而殼內則是幼年積聚的孤獨感和疏離感

「邪惡女孩」並不是真的惡毒

奈良美智也不是那個

抽刀拔劍準備與世界決裂的少年

壞女孩戳中了你的反叛

搖滾樂之中的「反叛」精神,也大大影響了奈良美智的作品

這也恰恰契合了大家的內心感受

上世紀60年代,政治問題此起彼伏

搖滾樂作為這一時期特殊的產物

以「反叛」作為特點發展起來

這也深深的影響了奈良美智

在他成長時期,正植搖滾樂在日本風靡與發展時期

音樂,對其作品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非主流的髮型,彰顯個性的穿著

都充滿了濃濃的「搖滾味」

長長的頭髮,皮衣皮褲,以及狂放的搖擺

他的畫作之中類似的呈現還真不少

△仔細看,這幅畫是不是畫的有點像MJ?

你可以在他的畫作之中找到各種各樣的搖滾與朋克元素

有彈琴的小人

也有唱歌的~

還有流著口水拆專輯的小人~

直到現在,我們還可以看到奈良美智的ins上

po著自己心愛的專輯和小孩子的照片

搖滾的反叛,還體現在那種具有煽動力的

號召感的圖像之中

△鮑勃·狄倫《The Dead》專輯封面紅色字體非常顯眼

而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之中

我們還可以看到他借鑒了一些搖滾專輯封面的表現手段

與專輯封面相類似,畫作之中充斥著醒目的紅色字體

抒發著這個「搖滾迷」藝術家的語言

充滿著視覺的衝擊力,獨具個性

這些塗鴉式的字體出現在畫面的各處

甚至佔據了畫面的大部分位置,讓整個作品看起來生動了許多

而叛逆精神,也無時不刻體現在作品之中

除此之外,作為一名搖滾青年

奈良美智也奉行著「愛與和平」的理念

反戰、支持無核化、標語都是其作品的主題

這位藝術家,也一直保持著對於社會問題的關注

但這種叛逆隨著時間的增長而改變了

2011年日本大地震給這個社會帶來的恐慌

讓奈良美智看到了世界的脆弱

△奈良美智:「我很無力,自己幫不上忙,想到災民,想到災區的狀況

我可以做什麼呢?只在白色的畫布上用筆劃畫,有什麼幫助?」

同年,父親離開人世

生命的脆弱第一次直白地在他面前攤開

仿佛一瞬間

曾經那個看起來不懷好意的女孩

眼神開始變得溫軟而充滿希望

也是從那時起,他的作品之中的人物變得不那麼尖銳、反叛

他們開始變得溫柔起來

奈良美智好像不再執著于女孩的桀驁和敵意

而是賦予了她更多美好而純粹的期許和希冀

奈良美智說:

「 20 多歲時的他只關注自己感興趣的事物。

進入 30 歲之後,他變得更像一個大人

開始關注那些他其實並不想瞭解的事 」

心態的改變,使得他的創作方式也發生的很大的變化

過去,他會去很仔細的摳每一個細節,包括頭髮的髮絲

但現在的他,已經不在意了

他不再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與標籤

再放大作品中娃娃的眼睛

已經不再是過去那樣凶凶的三角眼

而是更多更為璀璨的東西

經歷過了叛逆歲月之後的奈良美智

也開始與世界和解,擁有了自己的工作室

他依舊繪畫,做著自己喜愛的事

△真是令人羡慕的工作室啊……

△奈良美智:「我的家鄉青森以嚴寒和大雪而聞名,你只能忍受著沮喪低潮的季節,等了又等,為了春天的到來,而最後春天真的來了。這樣的喜悅,唯有存在於當經歷過艱難季節之後,每年都會重複一遍,你的身體便會記住這個季節,『如果你撐過去了,春天一定會來。』」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