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女作家才貌雙全卻命運多舛,年僅24歲就去世,後被印於5000日元的紙幣上!

漫果兒 2021/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關注日本發生的一切新鮮事物,帶你更加了解日本文化!我是小編漫果兒,關注粉專解密日本,讓你足不出戶看日本!

在日本,樋口一葉無人不識。

畢竟,她清秀的面容被印在面值5000的日幣上,也是日本史上第一位被印於紙幣正面的女性。

那麼,她到底「憑什麼」?

樋口一葉,原名樋口夏子,「一葉」是她的筆名。

為何取「一葉」二字,有兩種說法。

一說,源於古詩「梧桐一葉落,天下盡知秋」,意指她父親去世後,她就如同秋天落葉一般,隨風零落,孤苦無依。

二說,源於佛教「一葦渡江」的典故,傳說達摩祖師渡過長江時,沒有坐船,而是在江岸折了一根蘆葦,化作一葉扁舟,飄然過江。意指她在世間沉沉浮浮,終憑一葉扁舟,渡了自己。

不管哪種說法,都透露出她此一生的悲涼。

1872年5月2日,樋口一葉出生于東京都。

她父親本是山梨縣農民,因愛上比他出身高的女子,婚事遭到反對,於是兩人私奔到了京都。

父親好學、志向高,憑藉努力獲得了武士身份,後來又成為明治新政府的下級官吏。

一葉繼承了父親好學進取的秉性,小時便喜歡閱讀父親的藏書,還每天為父親朗讀報紙。

一葉和妹妹

然而,傳統的母親卻認為女子讀書無益,只有學好家務和針線活,未來才能找個好婆家。

一葉在百般不願下,年僅11歲便被強迫退學,跟隨一位夫人學習裁縫。

兩年後,在這位夫人的裁縫鋪裡,一葉結識了私塾學生澀谷三郎。

初戀萌芽,青澀美好。

在三郎的影響下,一葉重拾了讀書的想法,整日與父母吵著要繼續學習。

幸而,父親是位開明家長,不忍女兒痛苦,偷偷買了些書給她,還將她送到了一家叫「荻之舍」的私塾,學習和歌和古典文學。

在私塾裡學習的,都是一些富家小姐,而一葉家境普通、衣著樸素,在一眾學生中,顯得尤為寒酸。

好在,她才華橫溢,經常贏得和歌比賽,憑藉內在的光華征服了眾人。

與此同時,一葉和三郎的感情也日漸升溫,兩人正式定下了婚約。

一切水到渠成,只待成婚之日到來,開啟幸福人生。

然而,命運卻突然來了個急轉彎。

一葉16歲時,她長兄病逝,而後父親經商失敗,欠下巨債,鬱鬱而終。

雪上加霜的是,一葉的「好未婚夫」看到她家的變故,不僅變心悔婚,還向她家索回聘金。

命運無常,人心難測,一葉第一次體會到人世間的殘酷。

家裡只剩母女三人相依為命,為維持生計,一葉外出打雜,靠著洗衣、縫補等工作,賺取微薄的收入。

樋口一葉(右一)與母親、妹妹

年紀輕輕的她,深刻體會到女子在男權社會的無奈,暗下決心:一定要突破命運的桎梏。

正巧,同一私塾裡的一位學姐靠寫小說,獲得不錯的收入。

一葉聽聞後,心動不已,決心踏上寫作之路。

經人介紹,她拜了當時的記者兼作家半井桃水為師,跟著他學寫作。

在半井桃水的指導下,一葉發表了處女作《埋木》,才華初露。

老師除了在寫作上幫助她,在生活上對她也頗為照顧。

久而久之,志同道合的兩人產生了情愫。

雖然他們「發乎情,止乎禮」,但依舊流言四起,一葉只能忍痛割愛,離開了老師。

失去了半井桃水的接濟,一葉的生活再次陷入了困難。

她通過向朋友借錢,在貧民窟開了間雜貨鋪,一邊料理店鋪,一邊繼續努力創作。

當時,能賺錢的小說都是一些博眼球的作品,一葉不願「同流合污」,創作陷入了瓶頸。

與此同時,雜貨店因經驗不善而倒閉,她的生活愈加困頓。

為了借錢,她不得不周旋於不同身份的男人之間。

曾有男子表示如果一葉願意做他的小老婆,他便可以借錢給她。

一葉不願受辱,憤然拒絕道:「怎能只為了逃避目前的苦難,而出賣女子最寶貴的貞操呢。」

即便如此,她還是遭受了不少的流言蜚語,甚至被故友不齒。

由於之前雜貨店附近是風月場所,一葉看到了許許多多的遊女為生活所迫,在「火坑」中掙扎求生,再看看自己,也無非是芸芸眾生中飽受摧殘的那一個。

於是,她定下了創作方向,開始描寫底層人民的生活。

14個月間,一葉寫盡人世悲情,創作下《濁流》、《青梅竹馬》、《岔路》和《十三夜》等一系列佳作,內容包括「下層遊女的生活」、「貧困家庭在迎接大年夜」等等,是「在沒有貴賤之分的底層沉浮,最為真實的女性故事。」

一時間,文壇轟動,後世文學評論者稱之為「一葉的奇跡十四月」。

遺憾的是,一葉還未來得及享受名譽所帶來的好處,便因常年的困苦生活、感情的挫折,以及長期的辛勞,患上了「肺結核」,最終年僅24歲香消玉殞。

樋口一葉此生看盡時間悲歡、嘗盡人情冷暖,但她敢於對抗命運,用一支筆寫下人世不公不幸,終成一代名家。

100多年後,她登上了5000元日幣,真當之無愧。

漫果兒邀你一起看日本啦~在家就能知曉日本的奇聞趣事,大小新聞!

歡迎關注粉專解密日本和小編一起玩耍呦~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