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sa&阿嬌:與其在愛里委曲求全,不如擁抱自己,坦然認真的愛自己

珮珊 2022/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第三季「乘風破浪的姐姐」開播了。

我也是沒想到,Twins又來合體上班了。

阿嬌全程有點冷,很少笑。

阿Sa則很放得開,有點隨心所欲、放飛自我的感覺了。

這兩個花一樣的女人,轉眼已經出道21年。

一度大紅大紫,萬人追捧,創下多個記錄。

也曾跌進深淵,遭受難以想象的羞辱和咒罵,差點自絕。

現在,兩個人已經完全活成不同的兩種狀態。

說起來,也是讓人感慨萬千。

「兩個漂亮女孩, 長得特別像」

22年前,香港娛樂圈風光正盛,明星頻出。

18歲的阿Sa和19歲的阿嬌,同時簽約英皇娛樂公司,成為練習生。

兩個小女孩本來不認識,但是因為長得很像,總是被人認錯。

公司就慢慢流傳: 有兩個練習生,長得都特別美,又特別像,宛如雙胞胎。

「金牌經紀人」霍汶希聽到這個傳聞,立刻萌生讓她們組合出道的想法。

女團「Twins」,就此成立。

誰都沒想到,兩個女孩一出道就爆紅。

第一張同名專輯《Twins》一發行就賣斷貨,連阿嬌的媽媽都沒搶到。

很多人說她們是「千禧年送給娛樂圈最好的禮物」。

兩人出道第二年,便以「年齡最小紅館記錄者」的身份在紅館開演唱會。

這個記錄,至今還沒被打破。

短短幾年,她們拿遍所有含金量十足的音樂獎項。

能跟她們競爭「第一女團」的,只有「SHE」。

不過,像現在的小鮮肉一樣,萬眾追捧的同時,專業人士卻很不看好她們。

業內可以說是一片倒彩聲。

有媒體斷言,這個組合不出半年就得解散。

「香港第一才子」黃霑,更是當眾評價Twins:「一唱就哮喘,這樣都能出唱片?」

面對漫天的質疑,公司另辟蹊徑,逼著兩個看起來清純可愛的女孩學習「側空翻」等高難度動作。

倆人都很排斥,但也還是練會了。

后來在舞臺上翻起來,也確實很炸場。

只是這種走紅方式,換來了更大的質疑。

不看好她們的人,認為靠空翻走紅實在諷刺,直接給Twins貼上「雜技女團」的標簽。

專業人士的嘲諷,逼得兩位少女不得不加倍努力。

阿Sa后來坦言:

我就是想紅,其他東西不重要。如果可以紅,吃些苦又算什麼。

張國榮看兩個小女孩不容易,主動為她們鋪路,出演她們的MV。

著名作詞人也為她們量身寫下《下一站天后》。

這首歌,讓Twins徹底走紅華語樂壇,成為頂流。

2008年,她們拿下「亞太地區最受歡迎女歌手獎」,成為首個獲此殊榮的女子組合。

兩個年輕人,站上了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巔峰。

只是風光底下,生活其實不怎麼愉快。

這兩個人,雖然長得很像,但性格完全相反。

阿Sa很颯,活潑,愛玩,精明。

阿嬌很「嬌」,文靜,沉郁,老實。

剛開始她們完全合不來,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都有分歧。

然后媒體和粉絲還常常拿她們做比較:誰更漂亮,誰更受歡迎,誰總是在前面,誰多了一句歌詞,誰好像搶了一個廣告……

如此種種,導致倆人心里都有怨氣。

有娛記親見,兩個人在后臺化妝,一人一個化妝師,一兩個小時下來,彼此一句話都不說。

雖然在舞臺上、在各種訪談里,她們像親密無間的姐妹。

但私底下,她們只是工作關系,說「普通朋友」都勉強了。

好在兩個女孩都不壞。

據說是有一次,她們在ㄐㄧㄡˇ店的床上肩靠肩談了一夜,終于說破了過往的諸多心結。

那以后,關系逐漸理順。

兩人慢慢從「不太舒服的同事」,走向了「親密無間的戰友」。

其實她們是應該同心作戰的。

因為兩個人分開來的話,好像都沒有天后潛質。

而組合在一起,就莫名很舒服,很讓人喜歡。

在激烈廝ㄕㄚ的娛樂圈,她們誰也不能離開誰,必須緊密攜手,才可能ㄕㄚ出一條血路。

阿嬌:我從來沒有自信過

阿Sa和阿嬌性格的不同,很大程度應該跟原生家庭有關。

阿嬌的身世很特別。

媽媽19歲就生了她,而她一歲時,爸爸就去世了,只剩下20歲的媽媽手忙腳亂地帶她。

媽媽要出去工作,只能將她寄養在不同的家庭。

阿嬌說,光是念幼兒園,她就轉了六次學。

頻繁更換生活環境,讓年幼的她根本沒時間交朋友。

親戚的欺凌,更是常事。

住在舅舅家時,她只能用表弟的洗澡水洗澡。

還有又高又壯的親戚,經常用手使勁敲她的頭。

她向媽媽哭訴,得到的安撫就是「你忍一忍」。

所以她從小到大都很少笑。

后來做明星要拍照片,經紀人提醒「笑啊,你要笑」,她就覺得「笑好辛苦」。

每每談及童年,阿嬌總用「漂泊」或「顛沛流離」來形容。

直到四十歲,在節目中談及童年,她還是止不住落淚。

童年的傷痛,讓阿嬌逐漸把內心封閉起來。

她內向,自卑,不喜歡跟人接觸,連跟媽媽都有些疏遠。

她自己說:

「從來都沒有自信過。」

「總是跟人隔著一道墻,沒辦法親近。」

「我也想跟人相處好些,但我真的害怕。」

當年簽約英皇后,新人試音會上,阿嬌獨自坐在靠近門的角落里,不唱歌,不吃東西,更不跟旁人聊天。

霍汶希偷偷盯著她看了半天,開始有點擔心:「這樣的性格,該怎麼做藝人?」

好在她有絕美的五官,又剛好和阿Sa湊成了「天作之合」。

而香港已經很久沒有像樣的女團。

就這樣陰差陽錯,居然爆紅。

舞臺上的活潑熱烈,是她要出演的人設。

私底下,她始終自卑、封閉、沒有安全感、不敢敞開自己。

而這樣一個封閉的女孩,卻遭遇了滅頂之災。

2008年。

那時Twins正在事業巔峰,火得一塌糊涂。

阿嬌前男友陳冠希的電腦壞了,拿去修。

娛樂圈頓時掀起驚天巨浪。

一向以清純形象示人的阿嬌,瞬間形象盡毀,淪為眾矢之的。

可以想象,本來就自卑、怯懦的阿嬌,當時是多麼驚恐和絕望。

公司開新聞發布會回應,她緊張得要吃鎮定劑才能出席,但依然大腦一片空白,說不出之前準備好的發言。

勉強講了一句「很傻很天真」,后來還成了被嘲笑多年的梗。

其實這件事里,阿嬌何錯之有?

二十多歲的人,談個有親密接觸的戀愛,沒有錯啊。

隱私的照片被曝光,她明明是悲慘的受害者啊。

但是人們不管。

阿嬌出席晚會被投訴,電影戲份被全部刪除,去錄制節目,臨上臺前被告知不能露臉……

她總是下意識地道歉:

「是我的錯,我錯在不該拍那些照片。」

被迫停工以后,她3個月不敢出門,不敢拉起窗簾,兩次自絕未遂。

本來就封閉的她,比以前更加封閉,不愿與人接觸,將自己與世界隔絕開來。

為了不連累阿Sa,她主動跟公司提出解散Twins。

但阿Sa那時做得特別好。

不但獨自撐起所有的演出(不演兩個人都要賠錢),還堅持不解散,要等阿嬌。

可是阿嬌遲遲走不出那陰影。

2015年,她做客《非常靜距離》提及此事,依舊下意識覺得,錯在自己身上。

她將自己當成「反面教材」,希望能夠警醒更多女生。

面對感情,她愈發自卑,不止一次傷感地說: 「沒有人敢娶我。」

曾經找了個韓裔男友,幾乎所有網友都吐槽顏值不配,不明白阿嬌怎麼會看上他。

阿嬌的理由,是感受到了被照顧:

「他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給我很大的信心,永遠站在我身邊支持我。去年,我因急性盲ㄔㄤˊ炎入院,傷口痛得完全不能動,他一直留在我身邊照顧我,令我很感動。」

——童年的顛沛流離、不被善待,讓她太渴望被愛,被照顧,被支持。

所以當這些暖意出現,她甚至可以忽略所有不對等,附身擁抱他。

霍汶希說: 阿嬌這個人很簡單,別人給她一把凳子坐,她就會覺得對方好好。阿Sa則會提醒她,一把凳子而已嘛。

后來阿嬌嫁給賴弘國,其實也是因為對方夠主動,夠溫暖。

 「他常常會來找我,我覺得很暖。」

她是身家幾億的漂亮大明星,而他只是個年薪百萬的診所醫生。

關鍵是她也不怎麼愛他。

但只是因為他夠主動,她就決定要嫁了。

因為在很多女人的概念里,「他常常來找我」就意味著「他愛我」「他在乎我」「他認同我」。

而這,正是阿嬌內心特別渴望的。

她和賴弘國的婚禮,花了男方一些錢。

賴弘國后來多次吐槽「結婚結到快破產」。

但阿嬌說「不希望我拿錢把自己嫁出去」。

這個想法也證明了她內心的不自信。

她太想證明 「我很好,我值得,會有男人誠意滿滿地來娶我」

其實她實在不必這麼自卑啊。

她那麼美,那麼紅,又是名校畢業,身家豪闊。

這樣的女人,哪里會愁嫁?

但她就是困在童年陰影和照片事件里出不來。

婚禮上,阿嬌哭得不能自已: 走到今天好不容易。

她哭的不是「終于嫁給了最愛的人」,而是「終于可以嫁人了」。

對于糟糕的過往經歷,這場婚禮是一劑治愈的良藥。

賴弘國的父母都接受過教育,謙和有禮,對阿嬌也很好。

從小漂泊無依的阿嬌,終于體會到家庭的溫暖。

所以失婚時,她也哭得很厲害。

不是舍不得賴弘國,而是留戀那份家的溫暖。

可惜嫁給不愛的人,怎麼也是難長久的。

一樁婚姻,如果沒有「相愛」這塊基石,上面堆積再多你以為美好的東西,都遲早會坍塌。

阿嬌和賴弘國失婚沒多久,男方就再婚了。

而阿嬌則心灰意冷: 「我覺得我不會再結婚了。都已經結過了,就算吧。」

言外之意,我總算也嫁出去過,就勉強算對自己有交代了吧。

也許她對男人,是真的失望了。

而這可能不是男人的問題。

因為阿嬌這樣的人,確實很容易吸引ㄓㄚ男。

因為她很冷、很被動、很沒安全感,她需要男人特別熱烈,特別主動,特別「不要臉」地對她好。

好男人往往做不到,反而情場老手才懂怎麼打開她的心。

所以她在一段一段的感情里,好像總遇人不淑,總受到傷害。

希望阿嬌有一天能意識到,真正值得嫁的,不是「常常來找你」的男人。

而是那個和你真心相愛,靈魂契合的人。

阿Sa:另一種人生

其實阿Sa也是單親家庭,但狀況卻和阿嬌大不相同。

阿Sa的父母在她12歲那年離了婚,而愛卻沒有消失。

爸爸為了彌補對她的傷害,給了她雙倍的愛。

女兒有個「明星夢」,他大力支持,送她去學習唱歌、跳舞。

他偷偷談過兩次戀愛,但都因為擔心傷害到女兒,而選擇了放棄。

在阿Sa出道后,爸爸還偷偷為她建立了第一個粉絲團,并親自打理,成為她第一個粉絲。

媽媽雖然沒有跟阿Sa生活在一起,但也很關心女兒,經常帶她出去玩,更教育她要積極陽光。

母女倆始終很親密,后來阿Sa失婚時,就一直住在媽媽那邊療愈。

所以父母失婚,并沒有給阿Sa帶來很大影響。

她也從不覺得「單親家庭」是什麼人生污點。

相反, 她認為母親敢于追求幸福,發覺感情變質能果斷失婚,是她的人生偶像。

同樣是單親家庭,阿Sa得到了足夠的愛和呵護。

所以她自信,熱情,很會活出自我。

當年和鄭中基偷偷戀愛、結婚,她的理由和阿嬌完全不同:

「因為很愛,所以馬上跑去結婚。」

「他很有趣,總有辦法讓身邊的人開心。」

后來和陳偉霆戀愛,她的道理也很對:

「他很成熟,跟他在一起可以完全做自己,兩個人好像靈魂伴侶。」

這才是成熟、正確的戀愛觀吶,對不對。

一個從小被愛的人,大概就不會被那些不重要的殷勤和討好所迷惑。

就會更知道自己需要的,就是一個有趣的、契合的靈魂。

而就算失婚或分手,阿Sa好像也看得比較開:

「舊夢不須記,現在已很好。」

從小到大都被愛的人,往往就會活得自信和豁達。

有「愛」撐腰,大概是一個人最強大的后臺。

「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阿Sa和阿嬌的人生,好像真的印證了這句話。

不自愛的人,很難被愛

阿Sa說,她常常勸阿嬌,不要太在意過去,只專注未來。

但阿嬌還是很難從過去的陰影中抽身出來。

有個節目曾經問她,如果可以對話「20歲的自己」,她會說什麼。

阿嬌說: 「好好做人。」

這四個字,真是越想越讓人心疼。

她在這個世界, 好像從來都是那個被寄養的小孩,看著別人的臉色,卑微地討生活,生怕自己做錯事。

而一旦做錯什麼,她就極度惶恐,無法原諒自己。

哪怕成為萬人追捧的大明星,都不能讓她自信和快樂。

她一直都困在「地獄模式」,好像永遠無法成為自己生命的主人。

你說何必呢,阿嬌。

其實所有的生命都不完美,都有陰影。

但是,不管是童年的陰影,還是失敗的感情,都不該成為阻擋我們飛翔的墻。

與其困頓,不如尋求解脫。

與其不斷地自我否定,不如熱烈地擁抱自己,坦然地、真誠地、認認真真地,愛自己。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