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歲黑木瞳近照曝光,顏值受熱議,自述出道40年僅2次晚起,網友:看起來最多三十歲!

加油娜娜醬 2021/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一個女性的終極夢想你們覺得是什麼?我想肯定是想讓自己永遠年輕,青春永駐。雖然這有些不現實,,但是有些人的狀態卻比自己真實年齡還要年輕許多,說到這類的「凍齡女神」就必須提到一個日本女星,名叫黑木瞳,現今61歲的狀態讓人驚呼太年輕。

1913年實業家小林一三為了繁榮家鄉,創立了寶塚歌劇團,為女孩們編織起屬於日本的童話樂園。

1974年,漫畫《凡爾賽的玫瑰》被改編成舞臺劇,華麗麗在寶塚上演,超500萬人次的觀看將小林一三的童話王國烙進了無數女孩心中。

1940年,《亂世佳人》上映,一段跌宕起伏的愛情故事令男男女女沉迷不已,成為電影史上永恆的記憶,斯嘉麗的堅韌、大膽、洋溢,如吹散寒冬的春風,數載後,依然萌動人心。

這些轟動並沒有隨風落沙,在數年後,仍令一個農村小女孩嘆服,文藝的夢似狂風襲來,內心震盪久久不得平靜。

斯嘉麗堅忍不拔的性格,與《凡爾賽的玫瑰》中金色波浪長髮,女扮男角竟然出現在日本的舞臺上,衝擊著女孩的感官與感受,演員種子落入了滋潤的土壤中。

女孩便是後來螢屏上時而妖嬈嫵媚、時而清純雅麗的黑木瞳,寫盡了愛與欲的渡邊淳一,也會深望她一眼,由衷欣賞:「黑木瞳挺好的」。

令男人魂牽夢繞的她,得到的是否比失去的多?

01

「黑木瞳」三個字猶如人間禮物,為了表達對家鄉的愛與感謝,才有了如此的藝名,但後來家鄉的出名,卻因為她——黑木瞳。

黑木瞳是田間的野丫頭,漫山遍野的花與草與樹,山間的泉水叮咚,鄉間的秧苗與泥巴構成了黑木瞳無拘無束,爛漫的青春時代。

大大咧咧,毫不顧忌形象,自由奔跑野蠻生長,躺臥樹蔭下,捧著三島由紀夫或是芥川龍之介的小說,有滋有味地品讀著,一張張印滿墨蹟的書本,在黑木瞳細巧的指尖下一頁一頁翻過,那些繾綣迤邐的故事,穿透眼睛進駐心靈。

當闔下穀川俊太郎的《關於愛》,文字中幽怨的情感繚繞著黑木瞳,那個精神頭總是旺盛的丫頭,變得食之無味,無精打采,仿佛內心被撕開了一個缺口,怎麼都無法癒合。

憂鬱的情感交織著對未來的迷茫,12歲的黑木瞳將所有的情愫化作筆尖下的文字,一篇篇稚嫩懵懂的詩作,讓她剝離了無助的荒原。

當黑木瞳第一次看完《亂世佳人》,斯嘉麗的獨立、熱烈,深深打動了黑木瞳,原來女人不是僅能擁有家庭和孩子的,她可以熱切的追求一切她想要的,在帶上母性頭銜之外,她可以是多姿多彩的自己。

當她走進寶塚劇院,看完《凡爾賽的玫瑰》,這種迫切想要成就自己的心願更加強烈了,舞臺上的演員們,精緻、婉轉,就像是乾涸的土地上掉落的一眼泉水,令人嚮往。

文藝早已植根于黑木瞳的心中,而此刻不過是遇水則發,多少女孩們想卻不敢的想法,迸發在黑木瞳心間,她要成為寶塚一員,耀眼於舞臺,在星光璀璨下斑斕綻放。

要想成為寶塚劇團一員,並不是那麼容易的,要進行一輪又一輪的考試,從形體到聲音,從外形到潛能。

與21歲一同來到的不僅有大學錄取通知書,還有她想要走進寶塚的心。

父母當然是不能同意的,去了寶塚則意味著放棄學業,寶塚雖光芒萬丈,但無人可預知黑木瞳一定會站上舞臺中央,畢竟頭牌大地真央走入中心,花費了十年時間,而于黑木瞳來說,按部就班上大學顯然是一副安全牌。

追求獨立與勇敢的黑木瞳,並沒有因為父母的反對而放棄夢想,她說這是自己的人生,她要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瞞著父母,悄悄帶著借來的一萬日元,她臨時報了個芭蕾舞培訓班,參加寶塚新人選拔。

僅是為了讓兒時夢想不留遺憾,然而黑木瞳卻在千人選拔中,成為了寶塚的練習生。

那些暗藏不為人道的夢,似乎在迎著風迎著太陽迎著雨,有了真實的觸感。

02

進入寶塚第二年,黑木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登上了月組首席娘役,在寶塚創立的60多年的時間裡,都不曾有過如此的「新人怪物」。

別人需要用四年,黑木瞳只用了一年便觸到目標,來的太快,顯得不真實。黑木瞳眼中的遙不可及的大明星大地真央成為了她的搭檔,在眾人還在驚豔的目光中,黑木瞳並沒有歡欣雀躍,她反而誠惶誠恐,如此年輕的自己是如何都配不上所處的高位的。

沒有豐富的舞臺經驗,對舞臺知識更是知之甚少,這碗飯令她端的戰戰兢兢,一度她懼怕演出,臺詞要是能少點就好了,可女主從來都是耀眼的,戲份怎能少呢?

既然吃了這口飯,就理應對得起信賴與支持,黑木瞳利用所有的碎片時間練習聲台形表,張揚、自信、融入,臺上的黑木瞳美麗大氣,她也為別人播下了關於執著的種子。

在寶塚五年,黑木瞳演了無數的角色,尤其演完《紅男綠女》這個終極夢想劇後,寶塚的舞臺不再具有挑戰,熟悉的同事,舒適的環境,然而黑木瞳再一次決定跳出舒適圈。

黑木瞳的人生選擇,總是會偏向那個道路崎嶇且迷霧遮掩的,好像她生來就是為了迎接挑戰,打破常規的。

寶塚於她而言是安穩避世的桃園,但她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她享受在未知裡乘風破浪。

去東京,用一年時間成為電影演員,如果不成,那就收拾行李回老家安穩一生。

電影《化身》選角開啟,遞給黑木瞳一根稻草,從試鏡女主到確定她出演,用了半年的時間,在這不知前景的時間裡,母親數度勸說她回家,對她很是擔憂。

黑木瞳堅定地堅持著,後來她回憶這段歲月,竟發覺那是成為演員後從沒有過的悠閒與美好。

《化身》上映後,大受歡迎,黑木瞳獲得了日本電影學院新人獎,破格迎接新生。與此同來的還有對黑木瞳的指責,儘管他們在看電影的時候為她著迷。

黑木瞳在《化身》裡一反舞臺形象,破格演出了女孩成長之路,一個稚嫩的女孩在男人中蜿蜒生長,她令男人魂牽夢繞,讓他們在自我掌控中失控,而她如暗夜精靈,嬉笑著玩鬧著。

金錢、權利、愛欲交纏著主人公,女主從匍匐仰望男人,到男人成為她的裙下臣。

渡邊淳一將愛與欲寫得極致,黑木瞳演的暗香浮動,盡是人性的隱喻與揭露。

03

似乎從《化身》開始,黑木瞳的輝煌總是離不了渡邊淳一這個男人,《失樂園》再度找到黑木瞳時,她猶豫不決,11年前的大膽演出,將她從天堂推入地獄。

她出演了許許多多不同的角色,才讓觀眾看見她不僅僅只是《化身》的模樣。

出演《失樂園》,無疑於她又是一項挑戰,拍《化身》時,導演告訴她,無需多想,只當自己是砧板上的鯉魚。

既然是魚肉,那就隨便吧!

時過境遷,黑木瞳不再是螢屏新人,多年歷練,每個角色裡有她的靈魂。

導演森田芬光告訴黑木瞳:「如果不是你,是一定不會成功的,別拒絕了,趕緊一起拍電影吧!」

導演一再熱情的邀請下,黑木瞳決定再次在《失樂園》裡扯下純潔的紗衣,掙扎於愛與欲的漩渦中。

人們口中從寶塚出來的純潔無暇的女王,一次一次挑戰自己,落入凡塵,2度為渡邊淳一破格。

《失樂園》是偷嘗了禁果亞當夏娃,黑木瞳飾演的凜子,溫柔端莊,有著優秀的醫生丈夫,25歲至38歲,一直與丈夫和睦相處,備好晚餐等待丈夫歸來,接過包為其擦淨鞋上奔波的塵土,歲月悠悠。

如果沒有遇到一郎,凜子的一生想必過得如溫水。

一場細雨,從天而降,一郎迎風勉力打開雨傘,一把傘將兩人交織,從此顏料盒被打翻,愛意如洶湧的瀑布,一傾直下,欲罷不能。

一郎是他人眼中幸福的藍本,嫺靜多才的妻子,優秀的女兒和女婿,相敬如賓的生活麻木了一郎的內心,直到展覽中看見驚鴻一瞥的凜子。

他們掙扎著也要相愛,愛欲似星火墜落,忘記如何愛的兩人,在欲望的驅使下,一步一步走進深淵,迷途不知返。

但最終,凜子與一郎終是要為饋贈的禮物支付昂貴的價碼。

黑木瞳在鏡頭裡淋漓盡致,扯下的是衣服,放不下的是對愛的極致追求。

第21屆日本電影學院獎,黑木瞳榮獲最佳女主角,事業巔峰順勢而來。

04

大膽又璀璨,黑木瞳不懼非議,一路前行,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終是被星光黯淡。

事業正巔峰,黑木瞳步入婚姻殿堂,影迷們擔心這顆星會像山口百惠一樣,息影專注家庭。

喜歡她的人只能在昔日影片中,回憶她的倩影與風華。

黑木瞳卻沒有,她說:「我並不是要當全職太太才選擇婚姻的。」

「丈夫在認識我的時候我就已經是一個演員了,他應該理解我的想法,婚姻不應成為事業的絆腳石。」

「我從未有過結婚便息影的想法。」

她堅定如初,小時候追求的獨立、自強、堅韌貫穿她整個人生,也是她無人能阻的信仰。

她的顏值也備受熱議,61歲身材苗條,皮膚緊致,而此前她曾說過,在出道40年的時間裡僅2次晚起,可見自律、清醒對女人有多重要。

如今61歲,黑木瞳一直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當演員、出書、做導演,她掌控自己的人生,堅定不移。

夢想之途,佈滿荊棘,正是如此,一切奔赴才有了喜悅。

如果天花板能夠輕易可觸,那人怎麼能成長呢?

翻越高山,淌過泥濘,我們才會成為優秀的個人。

願你,堅定如初,奔赴不停!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