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66歲阿貝爆紅網路,只因在家中和6個矽膠娃娃戀愛,卻和老婆分開過,網友:畫面很壯觀~

加油娜娜醬 2021/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娃娃是假的,情卻是真的,被欲望等詞彙定義的娃娃,原來也可以承載這麼多的情感。

中島千滋是一位生活在栃木県小山市的日本阿貝,今年已經66歲了。

外貌平平無奇的他,其實在日本算得上是小有名氣:

不僅上過日本的綜藝,而且還接受過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外媒的採訪

中島千滋的名氣,來自於他家裡的六個娃娃。

不同于大多數將娃娃當作工具的人,他和這些娃娃是正經在一起過日子的,而且他還有一個名號,叫做娃娃收藏家。

娃娃,就相當於中島千滋的戀人,他和這些「戀人」們的故事,還要從8年前說起。

前·娃娃時代

中島千滋和娃娃結緣,是在他58歲那年的春天。

當時的他因為工作調動的關係前往了東京,遠離妻兒、單身赴任的生活難免會有一點寂寞,也許是因為孤獨感的驅使,也可能真的只是巧合,當時的中島無意間走進了秋葉原的一家商店,然後就買下了第一個娃娃,這個後來被他稱為「小惠」的娃娃。

(右,中島說小惠是個嫉妒心很強的女孩子,還會因為吃醋刪掉自己和其他娃娃約會的照片)

說起第一次買娃娃的經過,中島表示當時買小惠花了65萬日元,當時附近就有銀行,直接取了錢用現金買下了娃娃,整個過程乾脆俐落。

雖然領著娃娃回家時很爽快,但是娃娃真正進到家裡之後,中島又有了害怕的感覺:「一個面無表情的大人偶擺在了家裡,我花了三天才適應。」

當然,中島並不是第一次買娃娃就抱著和她談戀愛的心態去的,他坦言說自己最初和很多男性一樣,只不過是想要通過娃娃來排解,而真正讓他產生了戀愛的想法,是在遇到「沙織」之後。

(中島千滋和紗織一起登上了雜誌封面,圖源:TOKYO GRAFFITI)

一次中島受製造商所托,在相模湖邊給紗織拍了一些照片,結果突然間就有了怦然心動的感覺。

中島描述墜入愛河的瞬間時,是這樣說的:「沐浴著灑落的陽光,她的肌膚、瞳孔、秀髮都在閃閃發光,美得讓人無法呼吸,從那一刻開始就決定要和她認真交往了,我人生中最後的戀人,就是她沒錯了。「

(紗織)

對於中島而言,紗織是正妻一般的存在,最經常約會的是她,相處時間最多的是她,各種照片中出鏡率最高的也是她。

不過對紗織再怎麼情深意切,也不影響中島繼續擁有其他娃娃,當然對於她們,他有著自己的合理解釋和心理定位。

小惠作為初相識的娃娃,中島對她有著「義理」上的情分,偶爾會一起約會。

但是和其他的娃娃,就都是十分柏拉圖的關係了。

這是一張中島和部分娃娃的全家福,從左邊開始分別是被趕出家門借宿在中島這兒的さおりん,初相識的恵さん,身為正妻的沙織さん和廠家寄存在這裡的唯さん。

故事說到這裡,第一次聽的人大概已經默默給中島安了一個空虛寂寞的老光棍的人設了吧,然而實際上他不僅已經結婚了,還和妻子カミさん育有兩個孩子。

有一次妻子來到了他工作城市的公寓裡,在床上發現了長頭髮,以為中島劈腿了,後來得知是娃娃的頭髮,還嘀咕了一句:什麼呀,原來是個娃娃呀。

之後中島和娃娃一起生活的事情,慢慢得到妻子和孩子的默許。

妻子對此似乎毫不在意,中島坦言自己年輕時有過幾次劈腿經歷,這或許就是讓妻子「看得特別開」的原因,太太甚至還覺得比起和活人在一起,娃娃不會花太多錢,也不會帶來很多困擾,反而更好。

而兒子則是覺得老爹有個奇奇怪怪的癖好,並沒有過多干涉。

現在的中島雖然已經不再是單身赴任的狀態了,但依然是「獨居」中。妻子住得並不遠,但是兩人也就是會一週一起吃兩次晚飯而已,關係談不上惡劣,但有種各過各的感覺,他也說天天讓妻子看著自己和娃娃們約會,其實挺可憐的,只要她最後能來臨終關懷一下自己,就足夠了。

不同于家裡人的寬容大度,公司的同事、上司對此很是反感,中島因此丟過不少工作。

有一部分丟工作的原因完全是因為中島自己,他不想掩飾紗織的存在所以把她帶去了公司,這樣的迷惑行為自然會招致開除的結局。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一般人對這樣的事情不太能接受,比如中島曾經在某個看護機構工作過,那裡的社長看到了他參加的一個節目,為此勃然大怒並勒令中島刪掉視訊,中島一來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不願意刪掉,二來節目早就全國放送了,播都播了還刪什麼,所以就和社長吵了起來,最後辭職了。

既然社會對此的認可度並不高,那麼中島為什麼還是要公開這件事呢?

中島說:「因為我做的並不是什麼不好的事,而且我也風燭殘年了,不想再在意著「世俗的標準」而活了。」

後·娃娃時代

全身心地和娃娃們生活在一起的中島,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其實也不過就是做飯、散步、泡澡、睡覺的平凡生活,只是對象換成了娃娃。

中島非常喜歡帶著紗織出門去玩,有時是抱著她去草地上安安靜靜地放空一下。

(紗織是娃娃中比較優質的矽膠娃娃,重量一般能達到六七十斤,抱起來並不容易)

有時是用輪椅推著她去公園裡小坐一會。

有時是會開著車帶她去兜兜風,並且還不會忘記貼心地給她系上安全帶。

可以晚點起床的休息日清晨,一起慢悠悠地在院子裡曬曬太陽也挺好的。

在家時,中島會讓紗織坐在餐桌前看著自己做飯,因為覺得一抬頭就能看到微笑著的紗織簡直是無比幸福。

娃娃不會吃東西,但是紗織有自己喜歡的食物,喜歡魚料理,也喜歡炸豆腐丸子,去居酒屋時還會點鮭の粕漬け(一種用酒糟醃制的三文魚料理)。

(中島會帶著紗織一起去常去的居酒屋,並將她介紹給了老闆娘)

早上兩個人一起吃早飯時,會像和真正的夫妻一樣聊聊天,說些天氣真好,要努力工作之類的,紗織偶爾還會抒發她對於日本政治的不滿,覺得政治家也應該裝個AI。

中島真的能和娃娃展開交流嗎?其實他自己也承認了這多多少少是帶點幻想性質的,但是在和她們說話的過程中,確實會有一吐為快的愉悅感。

從上面的這些照片不難看出,中島的娃娃們都看起來非常精緻,穿著打扮不輸給真正的日本女孩。

而這些都是中島每日的精心打理的成果了,中島家裡有非常多的女性梳妝用品,比如假髮、卷髮筒、胡蝶結,這些都是給娃娃們使用的。

(中島帶著紗織去買假髮)

他每天都會盡心盡力地為娃娃梳頭發、換衣服,就連不怎麼會被看到的襪子也會每次都換,另外還會定期將娃娃送回廠商那裡做關節保養。

中島家裡有總價超過一百萬日元的服裝、配飾,對於一個沒有穩定工作的人來說,這已經不算是小數目了。

而且,這些衣服並不是六個娃娃一起共用的,中島覺得每個娃娃都有自己的穿衣風格,像紗織喜歡休閒風的衣服,小惠喜歡性感風的衣服,這就導致家裡的衣服越買越多了。

為了給娃娃們買各種東西、負擔數目不小的保養費用,他本人過著極簡主義的生活,自己的衣服只有一套西裝、兩件襯衫,以及一些日常穿的毛衣、襯衣、長褲、衛衣。

平時吃飯也是能省則省,一餐花費20日元左右,實在很困難的時候就去八百屋弄點くず野菜(類似於碎蔬菜),炒一炒或者切碎了拌著納豆一起吃。

日子過得相當清貧了,不過中島對此倒是不怎麼在意,他寧可自己苦一點,也想要把娃娃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因為這樣會讓他覺得很開心。

娃娃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他從二手商店淘的,像照片裡紗織穿的這件黃色毛衣,就是從HARD OFF花500日元買的。

他還總結出了買娃衣的經驗,除了要考慮外觀外,還要儘量選擇開衫或領子寬大的衣服,這樣就不需要硬套了,不會損害到娃娃的關節等。

穿衣服時雖然把娃娃的頭取下來會更好穿,但這樣可能會讓頸椎的金屬生銹,所以他儘量不採取這樣的穿法,每次給娃娃穿衣服都要花上20-30分鐘,累得滿頭大汗。

中島一直以來都很想將自己對娃娃的喜歡變成自己的事業,而這個願望在前年,他64歲的時候實現了。

那時他碰巧和一家「人造人科技」製造商展開了一次洽談,之後在自己住的地方搞了一個陳列窗+代理店「乙女ドール」,小唯就是廠商放在這裡展示用的啦。

雖然顧客不多,但是他也做成過一單生意,一個青年花54萬8千日元買下了一個娃娃。

不過由於平時的銷售額基本都是0,不足以支撐房租、水電、吃飯的開銷,所以他目前還在一個支援希望在日工作的外國人的團體裡工作,工資也就是應屆畢業生的水準,勉強算是能應付生活。

這份工作,包括之前所有的工作,對於中島來說就是謀生手段罷了,他說只有和娃娃在一起時的工作,才是幹勁滿滿、真正覺得有充實感的。

現在的娃娃產業也在跟隨時代不斷進步,就拿小唯來說,皮膚的質感已經有了很大提升,連手指上的關節紋理都活靈活現地做出來了,非常還原。

而中島的野心更大一些,他希望日後能夠在娃娃上裝載AI系統,讓她們真正智慧起來,可以在老人院陪伴孤寡老人說說話什麼的,賦予她們更多存在于世間的意義。

談及自己今後的生活,中島表示自己一定要保持健康,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沒辦法再繼續和娃娃吃飯、聊天、約會、泡澡的話,那也就到了分別的時刻了。

分別之後會怎樣?中島說雖然會難過但是會將娃娃拜託給信賴的人,等到自己離開了,希望紗織和自己一起奔赴另一個世界。

不同尋常的小人物總是能反射出一個國家、一種文化裡不為人知的地方,中島千滋的故事,就是這樣。

娃娃的另一面

中島千滋的故事絕對不是個例,與娃娃的有關的新聞總是會時不時出現,有和娃娃結婚的、有和娃娃相伴晚年的。

娃娃作為一個私密又大眾的存在,也經常被各國導演當作影視題材。

日本拍攝的相關題材作品中,比較有名的有2009年是枝裕和導演、裴鬥娜主演的《空氣人形》,片子主要講述了娃娃一天突然活了過來,體驗人間悲歡離合的故事。

還有2020年高橋一生、蒼井優主演的《ロマンスドール》(戀愛人偶),這部影片將鏡頭對準了娃娃的製作工人,講述了他失去妻子後製作了一個和妻子一模一樣的娃娃,是一個有點文藝又有點詭異的愛情故事。

從導演、演員配置上都能看出,這類題材的電影在日本並不是偷偷摸摸拍攝的小眾電影,算是比較大膽前衛的一種嘗試,儘管一般的日本鄉民對於這樣的故事,接受度非常一般。

「通過照顧和打扮她,找到一點事做,找到一個需要你的人,我會覺得做這些事還是有意義的。」一個娃友如是說。

對於許多娃友來說,娃娃是一種精神上、情感上的陪伴。

在Dolive的採訪裡,中島千滋說過自己和妻子是相親結婚的,兩人一起構築了家庭,但連一次正式的約會都沒有過。自己曾經想要和太太做的各種事,終於在和娃娃們的約會中實現了。

記者問他紗織於他而言是怎麼樣的存在?中島回答到:「陽だまりのような存在」,是陽光明媚般的存在。

從居高臨下的道德層面來說,中島並不算值得欣賞的人,年輕時愛劈腿、對家庭、工作都沒有什麼責任感,但即使是這樣一個缺點滿滿的人,依舊能夠從娃娃那裡得到毫不嫌棄的慰藉。

能一視同仁地包容世間形形色色、完美的、不完美的人類,這或許就是這些娃娃們最大的魅力所在吧。

聽說夏季的小山市風景很好,中島今天是不是也推著紗織去散步了呢?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