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爐香》葛薇龍的愛情悲劇:讀懂「那群站街的女子」,也就懂了整本書

珮珊 2022/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第一爐香》原著最后出場的是,一群站街的ㄐㄧˋ女:

在那慘烈的汽油燈下,站著成群的女孩子,因為那過分夸張的光與影,一個個都有著淺藍的鼻子,綠色的面頰,腮上大片的胭脂,變成了紫色。內中一個年紀頂輕的,不過十三四歲的模樣,瘦小身材,西裝打扮,穿了一件青蓮色薄呢短外套,系著大紅摺綢裙,凍得發抖。因為抖,她的笑容不住地蕩漾著,像水中的倒影,牙齒顫愣愣地打在下唇上,把嘴唇皮都咬破了。

一個醉醺醺的水手從后面過來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扭過頭去向他拋了一個媚眼——倒是一雙水盈盈的吊眼梢,眼角直插到鬢發里去,可惜她的耳朵上生著鮮紅的凍瘡。她把兩只手合抱著那水兵的膀臂,頭依在他身上;兩人并排走不了幾步,又來了一個水兵,兩個人都是又高又大,挾持著她。她的頭只齊她們的肘彎。

葛薇龍自知,她跟這些站街的ㄐㄧˋ女沒什麼區別,如果有的話,也不過是: 她們是不得已的,我是自愿的。

很多年讀這句話,覺得葛薇龍是自「抬」,如今反復讀,卻悲涼地發現,她這句話是自貶

她比那些站街ㄐㄧˋ女更不如,因為她們是生活所迫,而她是自甘墮落。

吊眼梢。

那個小小的ㄐㄧˋ女有一雙水盈盈的吊眼梢。

原著里,葛薇龍也有這樣一雙水盈盈的吊眼梢的。在該書的開篇,張愛玲描寫葛薇龍的容顏:

她的眼睛長而媚,雙眼皮的深痕,直掃入鬢角里去。

該書的結尾,張愛玲描寫了那一群站街的ㄐㄧˋ女,而恰恰又細致地描寫了其中一個十三四歲的,眼睛長得像葛薇龍的ㄐㄧˋ女,容顏的重合,命運的殊途同歸,將葛薇龍的悲慘結局一下子渲染出來。

葛薇龍是不敢想她自己的結局的,因為太恐怖了,無邊的荒涼,無邊的恐怖。

之前讀《第一爐香》,覺得葛薇龍是 「第二代的高級交際花」,如今再讀,卻發現,她根本不是。

她的結局,不會如同她的姑姑那般寂寞而絢麗,因為她的姑姑,從始至終都圖了錢。

因為圖了錢,于是,在失去了一切之后,她還有錢,而因為有錢,于是,她能盡情揮霍,去追逐那些或有錢或年輕的男人們。

可是,葛薇龍從一開始就圖了愛,圖了錢的是喬琪喬。 而喬琪喬,對于葛薇龍的未來,如何安排呢?

聯手ㄕㄚ。

葛薇龍撞見喬琪喬和睨兒在一起。

她一下子看清楚了喬琪喬的真面目,喬琪喬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花花公子。

她原本是想著逃的。

可是,她的姑媽和喬琪喬聯手給她設了局: 喬琪喬要她賺的錢,而她的姑媽要她的人。

她的姑媽跟喬琪喬這樣商議道:

我看你將就一點吧!你要娶一個闊小姐,你的眼界又高,差一點的門戶,你又看不上。

真是幾千萬家財的人家出身的女孩子,驕縱慣了的,哪里會像薇龍這麼好說話?處處地方,你不免受了拘束。

你要錢的目的,原是玩,玩得不痛快,要錢做什麼?當然,過了七八年,薇龍的收入想必大為減色。

等她不能掙錢養家了,你盡可以失婚。在法律上,失婚是相當困難的,唯一合法的理由是犯奸。

你要抓到對方犯奸的證據,那還不容易?

喬琪喬聽了這番話,心悅誠服。

葛薇龍的姑媽梁太太,沒有愛,還有錢。

而葛薇龍,她的錢,都給了喬琪喬。

等到七八年后,她容顏老去,不能掙錢了,那麼喬琪喬就會拋棄她,以「犯奸」的名義。

那時候的葛薇龍,沒有錢,沒有愛,她會是一個棄婦,還是一個聲名狼藉的棄婦。

那時候的梁太太不會再需要她,她會被趕出梁太太的家。

不要說,所謂的親情,梁太太雖是她的姑媽,對她卻沒有絲毫的親情。

她的娘家,更是容不下她。

想想《傾城之戀》里的白流蘇,即使她不是聲名狼藉的失婚,娘家人都恨不能逼ㄙㄧˇ她。

那時候的葛薇龍,大機率會流落街頭,人老珠黃,站在蕭瑟瑟的寒風里,臉上會有凍瘡,但那雙眼,依舊水盈盈的媚,那眼皮的深痕,直掃入鬢角里去。

她,也終于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被生活所迫。

無怨無悔。

原著里,喬琪喬和梁太太這場「雙手ㄕㄚ」之后,對于葛薇龍有這樣的一個定義:

從此之后,薇龍這個人就等于賣了給梁太太和喬琪喬,整天忙著,不是替喬琪喬弄錢,就是替梁太太弄人。

對于這一點,梁太太絲毫沒有愧疚,因為這是葛薇龍自己求著梁太太教她用青春去賺錢的。

而對于葛薇龍,喬琪喬則有一種恐懼感:

總有一天,你不得不承認我是多麼可鄙的一個人。那時候,你也要懊悔你為我犧牲了這許多。一氣,就把我ㄕㄚ了,也說不定,我簡直害怕。

喬琪喬從未想過要跟葛薇龍過一輩子,他只是圖了葛薇龍能掙錢,等到葛薇龍不能掙錢了,他就會拋棄葛薇龍。

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可鄙,他真的怕到時候,葛薇龍會跟他同歸于盡。

可是,這時候,張愛玲似的卑微愛情觀出現了。葛薇龍這樣說道:

我愛你,關你什麼事,千怪萬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

被喬琪喬賣了,拋棄了,還要幫著喬琪喬數錢的葛薇龍,不僅不會恨喬琪喬的利用和拋棄,還會覺得喬琪喬是她自己選擇的愛情,她無怨無悔。

怎一個荒謬,荒唐。

整本書的「荒涼」。

張愛玲筆下的愛情,大多是冷的。

那種冷,是骨子里透出的荒涼。她這一生,可能從未被男人熱烈地愛過,于是,她筆下的愛,總是缺了那溫暖的色調。

她筆下的愛,大多荒涼又荒唐,清醒又瘋狂。

葛薇龍真的愛喬琪喬嗎?

她能為了喬琪喬淪為交際花,可是,她對喬琪喬的愛里,透著別的東西。

原著里,葛薇龍曾經直面過自己對喬琪喬的愛:

她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固執地愛著喬琪。

這樣自卑地愛著他,最初,那當然是因為他的吸引力,但是后來,完全為了他不愛她的緣故。

葛薇龍明知道,喬琪喬不是良人,明知道喬琪喬不愛她,可是,她依舊飛蛾撲火地撲了上去。

很多年前,讀不懂喬琪喬挽留葛薇龍的那段「異常安靜」的內容,喬琪喬明明想要留下葛薇龍,可為什麼不發一言,甚至是最后也跟都不跟了。

如今讀來,那是一個男人的博弈,一個女人的掙扎

喬琪喬篤定了,他越冷淡,葛薇龍越是不甘心,越是想要做那個「例外」。

而葛薇龍反復掙扎,終于在喬琪喬停下的那刻,放棄了掙扎: 她要為了喬琪喬,為了自己的那份不甘心,徹底自甘墮落了。

婚姻最怕我把所有的愛都給了你,你卻心里只有自己。

山高路遠,時光綿長,在人生漫長又細碎的時光里,有多少人將自己的愛情付諸于錯的人,任由他們玩弄于鼓掌之間。

若一生有良人相伴,甚是美好,若沒有,那麼也要寧缺毋濫。

如果愛錯了人,唯一自救的方法,就是及時止損,好好愛自己。

因為,對一個只愛自己的人,你付出越多,他們越不懂得珍惜你,不如及時止損。

整本書里,沒有愛情,你讀完,滿目留下的都是那一大片綠,那一大片紅,摧枯拉朽,美人化白骨般地腐朽下去。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