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成年后才明白,瑞德離開斯嘉麗,是必然的

珮珊 2022/06/11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瑪格麗特著作《飄》講述的是發生在美國南北戰爭時的故事,以斯嘉麗三次婚姻為主線,描述了她與瑞德、阿希禮、玫蘭妮等之間的愛恨糾葛。

少年時讀到這本書時,只覺得為結局處瑞德的離開意難平,不能理解為什麼斯嘉麗發現自己愛上了他,而他也依舊還愛著斯嘉麗,卻為何一定要離開她。

張愛玲說過,愛一個人很難,放棄自己心愛的人更難。

而愛得越深,牽絆就越大。愛得越深,離開時就越痛苦。很多人不能理解,既然那麼愛,為什麼還要離開?

直到多年后再看這部作品時,才發現瑞德的離開,是必然的。

執念,不會將人送往幸福

瑞德與斯嘉麗第一次見面是在十二棵橡樹的派對上,他的與眾不同讓斯嘉麗感覺吃驚,而他第一眼見到她,就覺得她就是自己這輩子最想要的女人。

斯嘉麗那年17歲,她并不算很漂亮,但卻極具韻味,她甜美、果敢、敢愛敢恨,同時也自負、自私、任性。

她向阿希禮求婚卻被拒絕,那個她少年時一直愛慕著的頭頂光環的男人,讓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所以斯嘉麗轉身嫁給他未婚妻玫蘭妮的哥哥查爾斯。

即使得不到你,我也要和你有牽絆不清的關系。 卻不知斯嘉麗的執拗,也導致了她曲折復雜的一生。

倘若她能放下執念,看看身邊那些真正愛她的人,或許也不會有這樣的結果。

可惜她既不肯放過阿希禮,也不肯放過自己,一定要把兩個人強行綁在一起。

隨后戰爭的爆發,父子親情別離,新婚夫婦分開,不久卻傳來查爾斯病逝戰場的消息,斯嘉麗還沒來得及品嘗婚姻的酸甜苦辣便轉身成為寡婦。

而這場莽撞婚姻的結果,便是給她帶來一個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斯嘉麗和玫蘭妮結伴前往亞特蘭大。

斯嘉麗不甘心穿喪服,也不愿讓黑衣阻擋美好的生活,在為前線戰士的募捐會上,她不顧眾人怪異的眼神同意和瑞德跳一支舞,為前線募捐到當場數額最大的捐款。

因為瑞德懂她,懂她藏在黑衣里的那顆不安分的心,所以他要解救自己心愛的女人。

可是同時瑞德也明白, 如果直接告訴斯嘉麗「愛你」,她一定會嘲笑自己。

自卑,會剝奪彼此的安全感

張愛玲說,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里,然后開出花來。

愛上一個人的時候,總會有點害怕,怕得到他,又怕失掉他。

瑞德面對斯嘉麗的時候,就是揣著這樣的心情的。他愛她卻也懂得,她心中藏著一個叫「阿希禮」的男人。

阿希禮即所謂的上流社會男子,瑞德雖然也出身于名門,卻因為聲名狼藉被很多人所不齒,其中也包括斯嘉麗。

愛有多深,卑微就有多嚴重。這在瑞德的身上體現無疑。

所以他只能以玩世不恭的姿態出現在斯嘉麗面前,這樣才能讓他們對等地站在一起。

戰爭愈演愈烈的時候,瑞德曾經希望斯嘉麗跟自己逃離,只不過當時她根本聽不進去,也不相信瑞德的話是真的。

直到戰火燒到了亞特蘭大,瑞德不顧性命危險連夜帶斯嘉麗和玫蘭妮逃亡。

把她們送到達安全的地帶時,瑞德決定去參軍。

戰場上的事情,誰也無法預料生歿,所以在戰火連天的環境里,瑞德鼓起勇氣向斯嘉麗告白,說他們兩人是多麼相似,他是多麼愛她。

但斯嘉麗心里一直說: 「他要離開我了,他要離開我了。」

瑞德吻了他后斯嘉麗卻咒罵他「不是紳士」,甚至因為瑞德要離開她們而希望他被炸歿。

瑞德的離開讓斯嘉麗無所適從,他帶給自己的安全感也從此而消失。

他的玩世不恭的態度根本沒有讓斯嘉麗相信他是真的愛她。

也正是因為瑞德的自卑,以至于讓斯嘉麗為了挽救塔拉莊園,搶走了妹妹的未婚夫弗蘭克,違心地再一次走進婚姻之中。

說斯嘉麗自私嗎?畢竟戰亂之后農場被洗劫一空,滿目蒼荑,母親病逝,父親神志不清,兩個嬌滴滴的妹妹不會生計。

她要為一家人生活犯愁,要照顧剛生下孩子的玫蘭妮,還要面對稅務官的咄咄逼人。

為了保護家人和塔拉,她不得不堅強起來。

可是斯嘉麗穿著一身用天鵝絨窗簾改造的簇新的衣服去見瑞德時,他卻被關在監獄里。

因為怕被監聽,瑞德不能告訴斯嘉麗自己的財產,卻沒想到斯嘉麗已處于走投無路的境地,所以瑞德又一次失去了和斯嘉麗在一起的機會。

可能上天總是這樣安排,想要得到所愛的人,就要先經歷一番磨難。

「不説」,讓誤會變成無法彌補的裂痕

等到弗蘭克受到槍擊歿亡之后,瑞德終于明白自己再也不能等下去了。他向斯嘉麗求婚,真誠地告訴她:  

「我告訴你我來的目的只有一個,我再也不能沒有你。自從十二橡樹村見到你,我就知道我只要你一個,現在你有木材廠和弗蘭克留下的錢,就再也不會找我幫忙了,所以我必須現在和你結婚。」

斯嘉麗答應了瑞德的求婚,卻回答瑞德是因為愛他的錢才嫁給他的。

其實瑞德何嘗不明白,自始至終斯嘉麗的心里只有阿希禮一個人,他希望答案是斯嘉麗愛他勝于他的錢,只不過他是抱著這份幻想罷了。

兩人婚后有過甜美的時光,斯嘉麗每次噩夢醒來抽泣不已,他都緊緊地抱著她安慰。

這種狀況甚至讓瑞德以為他們的好日子可能從此真正開始了。

可是卻因為他們女兒邦尼的意外身亡,婚姻中的問題再次暴露出來。

邦尼歿后,兩人互相斗氣,斯嘉麗責怪是瑞德間接害歿了邦尼,而瑞德卻因為不知道斯嘉麗躺在床上時極其需要他,而負氣流連于貝兒夫人處喝酒。

原本斯嘉麗的一句話可以化解兩人的恩怨,可是她不說,他也計較。

瑞德曾經把對斯嘉麗全部的愛都寄托在邦尼身上,可是如今邦尼不在了,他們之間愛的紐帶也斷了。

而斯嘉麗在玫蘭妮為阿希禮所置辦的慶生舞會上,與阿希禮私下擁抱,瑞德再次失望,為此痛徹心扉。

他以為自己苦心經營這一切,可是斯嘉麗卻將他的愛和尊嚴踐踏得一無是處。

尤其當玫蘭妮因為生子而喪失生命,瑞德看到阿希禮無助地緊抱斯嘉麗,他決定了自己必須離開斯嘉麗。

曾經,瑞德說斯嘉麗是和自己極其相像的人。

可是他們相似的性格卻讓他們用愛劃傷彼此,因為性格而愛,卻因為性格而毀滅。

瑞德喜歡的就是斯嘉麗坦率直接、敢愛敢恨、不拘小節的樣子,但走進婚姻后,卻需要兩個人不斷地磨合和適應對方。

這麼多年來,斯嘉麗一直沉浸在對阿希禮虛無的愛情之中,卻不明白那不過是自己一廂情愿的臆想,她對于得不到的東西總會是不甘心的。

她用盡了力量飛蛾撲火,卻傷害了身邊最愛自己的人,等她明白過來自己愛的是瑞德時,他已經耗盡了對她所有的耐心。

正如他說:「我一直在等你長大,可是我現在太老了,輸不起也沒有這份精力了。」

亦舒說: 「任何一個人離開你,都并非突然做的決定,人心是慢慢變冷,樹葉是漸漸變黃,故事是緩緩寫到結局,而愛是因為失望太多才變成不愛。所以在婚姻里有人說懂要比愛重要。」

他們相識時她17歲,他34歲,都是一個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

可是如今瑞德已經人到中年,對于感情的需求不再是像年輕時那樣只追求浪漫和快感,而是想要一份歲月靜好的現世安穩。

斯嘉麗依舊年輕,盡管她明白了自己所愛是誰,可是瑞德又怎敢奢望她始終如一呢。

他愛了太久,付出了太多,終究也是怕了,并且他的年齡也不允許生活再次出錯,所以,他的離開是勢在必行的。

至于有人說瑞德轉了一圈,終究割舍不下斯嘉麗,還是會回來的。

世人總對于那些不能圓滿結局的愛情,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想給自己幾分幻想。所以就讓心存美好吧。

END.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