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精英女子,被迫相親35次,出逃美國生活10年,38歲回日本當寺廟住持~

加油娜娜酱 2021/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來自日本京都的50歲女子英月,如今依然保持單身狀態。

曾經是銀行職員的她,為了逃避無休止相親而離家出走美國,沒想到這一待就是10年。

後來回到日本,她成了一名女住持,淡定地迎接新的生活。

回想人生過去經歷的種種波折,英月覺得雖然經歷了艱苦歲月,但自己的選擇並沒有錯。

1971年,英月出生在京都大行寺。

家裡開寺廟,然而英月對此毫無興趣,所幸還有個小4歲的弟弟可以繼承家業。

英月從小就喜歡看書,夢想成為一名小說家。

高中時,國語老師也曾建議她可以試著投稿參加文學比賽。

身高173cm的她,大學時代還曾兼職做過模特、當地電視臺的天氣預報播報員。

1992年大學畢業後,英月進入銀行信託部工作。

年輕時在金融業上班,領著旁人羡慕的薪水,英月從不虧待自己,去旅遊、嘗美食,購買價格不菲的名牌套裝。

自己賺的錢,花的心安理得,反正下個月又有錢。

但是英月也有著一個難以逃避的煩惱。

母親認為,英月唯一的優勢就是年輕,所以希望她趁年輕早早就結婚。

因為父母是通過相親結婚,周圍親戚大多也是這樣,這些「成功例子」擺在眼前,英月也開始被家裡安排各種相親。

相親的次數多了,見到的奇葩也不少。

有些人明明並不熟,卻已經向她提出「要生很多男孩」的要求;

也遇到過一個月能否和朋友外出聚會一次,都要再三考慮的男子。

經歷了一次次莫名其妙的相親失敗後,英月變得愈加煩躁,

而來自各方的壓力又讓她崩潰,甚至一度感覺「失去了聽力」,被困入絕境。

終于,到了29歲時已經相親失敗35次的英月,選擇了「逃避」。

就算英語水準相當一般,只有「This is a pen」的表達程度,她還是果斷離家出走逃到了美國三藩市。

只有走得遠遠的,才不會被家裡的情緒所左右。

逃避可恥但有用,的確是不用再被迫接受相親了,但現實的生活就擺在眼前。

當時她的身上只有大約100萬日元的積蓄,必須儘快工作才不會坐吃山空。

英語不好的她,從咖啡廳服務員做起。

店裡不要的麵包邊,可以給她帶回家裡去。

在她童年時期,是拿麵包邊來喂鴿子的;

如今自己吃著冰凍保存的麵包邊,她覺得無所謂,能填飽肚子就行。

為了增加收入,英月在美國還做過廣播節目主持人、廣告模特、日語老師,逢年過節做些年菜來出售。

語言能力慢慢提升,朋友也逐漸多了起來,英月適應了在美國的生活,這樣的生活一晃就過了10年。

原本以為再也不會回到日本的英月,還是在38歲時回去了。

在美國已經開創新生活的她,為何還要回日本從零開始呢?

總的來說,有兩個原因。

一方面是在美國期間,英月有次幫朋友的愛貓舉辦葬禮。

在葬禮現場,她對人生和佛教產生了新的感悟。

另一方面,小4歲的弟弟也決定離家出走,拒絕繼承家裡的寺廟。

之前是因為有弟弟做後盾,所以英月無需牽掛家裡,可以在美國自由生活。

如今弟弟也想追求自由,剛好對佛教產生興趣的英月,決定回家在大行寺成為一名住持。

當年離家出走去美國時是單身,10年後日本也還是單身,如今50歲的英月依然保持單身狀態。

關于結婚,英月透露了自己的想法:

「對于結婚,我既沒有焦慮,也沒有憧憬和抵觸的情緒。

現在沒有結婚是一種緣分,以後如果有姻緣來了,我也不會拒絕。

對未來抱有期待。不過目前沒有相親的打算。」

相親35次,煩到離家出走逃往美國,最後卻變成住持回到了日本。

英月將自己的人生經歷和生活感悟寫了下來,出版成書與更多的人分享。

「人生沒有任何一件事是沒有意義的。

如果沒有一次次被逼去相親,如果沒有離家出走逃去美國的話,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當時逃去美國時,我是29歲,覺得自己的人生困入絕境,要完蛋了。

然而並不是這樣的。

真正困住自己的,是自己當時的想法。

沒什麼大不了的,人生肯定還有其他路可走。」

-END-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