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的大隱患,女兵把ISIS打到慌,庫爾德人為何被大國當棋子玩?

FunLife 2022/03/1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2011年殞命的本.拉登應該想不到,自己死了三年後,基地組織就不再是世界第一恐怖組織了。反倒是一個叫isis的伊拉克恐怖團夥日益強大,並在2014年宣佈「建國」。

一個恐怖組織居然建立了自己的政權,這在現代文明社會簡直聳人聽聞。

自那之後,美國公開對ISIS宣戰,隨後全世界40多個國家聯合打擊恐怖分子。

而在西方媒體鏡頭裡,除了各國政府軍外,有一群穿著綠軍裝的女兵出鏡率極高。

這群女戰士作風彪悍,打得恐怖分子不敢還手,ISIS恐怖分子看到女兵就望風而逃,因為他們相信一旦被女人打死,就無法上天堂。

和那些雇傭兵相比,這群女戰士才是對抗ISIS 的中流砥柱,她們就是「庫爾德自由軍」。

庫爾德,對于我們來說,這是個陌生的名字,很多人只知道阿拉伯人、波斯人、突厥人、猶太人,但庫爾德人的存在感不高。

對于西方人來說,庫爾德是個不願意提起的名字,從19世紀末到今天的100多年時間裡,西方人幾次利用庫爾德人,又幾次拋棄他們,讓這個民族一直沒能獲得自己的主權國家。

在敘利亞北部,近幾年甚至有一支庫爾德自由軍崛起,為建立自己的國家而鬥爭。無論是政府軍還是恐怖分子,凡是阻礙庫爾德人追求自由的,就是他們的敵人。

那麼,庫爾德人從何而來?擁有3000多萬人口的他們,為什麼從來沒有自己的國家?

一、中東的孤兒:庫爾德人

庫爾德,這個民族最早出現在1300年前,他們生活在小亞細亞東部和伊朗高原西北的山區裡,世世代代靠放牧為生。

庫爾德人的文化和血統來源眾說紛紜,現在有「遷徙說」和「混血說」兩種。

前一種說法,認為他們是從中亞過來的遊牧民族,在中東之後逐漸伊斯蘭化。

後一種說法,認為庫爾德的祖先就是伊朗的米底人,他們曾在2500年前于伊朗高原西部建立了政權,後來被波斯人滅國。

而米底人和波斯人混血的後代就是庫爾德人,這一說法被庫爾德人廣泛接受。

在伊斯蘭教誕生後,庫爾德人迅速伊斯蘭化,文字也是用阿拉伯文,只保留了自己的語言。

此後一千多年裡,庫爾德人的歷史就是一部被征服史,阿拉伯帝國、塞爾柱帝國、奧斯曼帝國都統治過庫爾德斯坦。因為庫爾德人驍勇善戰,他們在每個政權裡都積極從軍,為帝國開疆拓土立下汗馬功勞。

但可惜的是,庫爾德人從未思考過自己的存在問題,庫爾德人內部沒有統一的願望,各地區的庫爾德人甚至還以部落為單位相互傾軋,這也算是遊牧民族的傳統。

到了17世紀,奧斯曼帝國和波斯人簽訂協定,把庫爾德斯坦一分為二,從此庫爾德人開始走上無法回頭的分裂。

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庫爾德人則分佈在奧斯曼和伊朗境內,而且在各國都不太受待見。

由于庫爾德人是遊牧民族,流動性很大,政府難以管控,甚至在一些交界地區,庫爾德人私自越境屢禁不止。

英國人直言:「他們的遊牧世界觀,不適合現代世界的國土秩序。」

但世界大勢浩浩湯湯,20世紀初民族主義思想傳遍世界,全世界的古老民族都開始思考獨立的問題,庫爾德人也不例外。

在奧斯曼帝國境內的庫爾德人最多,一些知識份子最早吸收「民族獨立」、「民族自決」的思想,他們翻開歷史,痛恨庫爾德人沒有祖國,于是開始呼籲建立「庫爾德斯坦」。

二、土耳其、庫爾德同床異夢,庫爾德人被戰友出賣

就在庫爾德人謀求獨立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

一戰時期,奧斯曼帝國屬于同盟國,當時遭到了協約國的圍攻。1918年,奧斯曼帝國投降,和協約國簽了停戰協議,並允許協約國軍隊入境。

由于奧斯曼帝國富有整個中東,英法對其土地進行了瓜分,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地區屬于英國,敘利亞、黎巴嫩、土耳其南部則屬于法國。

1920年,協約國和奧斯曼在巴黎簽訂了《塞夫勒條約》,要把「西亞病夫」肢解。對于幾百萬庫爾德人,列強允許其建立自己的國家,這對庫爾德人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但是與此同時,條約也允許北方的亞美尼亞人獨立,並且把不少庫爾德土地納入其中。

庫爾德人跟亞美尼亞人有血海深仇,當年的「亞美尼亞大屠殺」,庫爾德軍隊就是劊子手。

看到把自己的土地劃入亞美尼亞,庫爾德人居然被仇恨沖昏了頭腦,掀桌子不幹了,和土耳其的民族獨立領袖凱末爾一起反對《塞夫勒條約》。

凱末爾帶著土耳其人在巴爾幹和小亞細亞跟協約國打了兩年,最後取得了勝利,土耳其也保住了小亞細亞本土的完整。

庫爾德人也在戰爭裡立下汗馬功勞,他們還等著戰後論功請賞,能給自己獨立的地位。

沒想到在土耳其和協約國簽訂的《洛桑條約》裡,土耳其民族主義者背叛了戰友。

該條約規定,土耳其放棄90%的奧斯曼土地,包括中東和北非,換來了小亞細亞地區的完整,以及亞美尼亞和庫爾德斯坦等民族的自治權的取消。

對于凱末爾來說,保住這些土地對于土耳其人來說已經很滿足了,但是對于庫爾德人,《洛桑條約》無疑是晴天霹靂。

條約簽訂後,庫爾德人的土地被分成四部分,最大部分在土耳其,剩下三部分分別在伊朗、法屬敘利亞、英屬伊拉克境內,一個民族被分成了四塊。

凱末爾自己跟庫爾德人沒有血海深仇,庫爾德人也是土耳其人戰爭裡的戰友,凱末爾自己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是「背信棄義」。

但問題是庫爾德人太多,地盤也大,一旦讓他們獨立,土耳其會丟失三分之一國土和幾百萬人口,等于是在自己身邊扶持一個大國獨立,這是任何政治家無法容忍的。

隨後,凱末爾在土耳其國內開始激進的世俗化改革,庫爾德地區也不例外,當地的宗教活動受到打壓,服飾、髮型都要改良。

土耳其人同時開始打造「大土耳其」認同,把庫爾德稱作「山地突厥人」,這些種種政策被傳統的庫爾德反對,最終釀成起義。

1927年,庫爾德大起義引起了整個中東的轟動,土耳其不得不調動全國軍力在東部山區和叛軍激戰。

當時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境內都有庫爾德人,伊朗王國和英法政府都怕庫爾德獨立運動一呼百應,成為自己國家的隱患,于是都支持土耳其。

在幾個國家聯合絞殺下,庫爾德起義失敗了。

這次戰爭非常之慘烈,庫爾德人數萬軍隊被屠殺,這些人大多是奧斯曼帝國時期有實戰經驗的軍人,這對庫爾德後來的獨立運動的打擊很大。

三、百年獨立史血淚斑斑,庫爾德人成大國棋子

從1927年開始,庫爾德人每隔十年八年就會鬧一次獨立,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等國都和庫爾德人鬧過矛盾,這個問題在冷戰爆發後因美蘇的介入變得更為復雜。

冷戰時期,中東國家在美蘇之間搖擺,庫爾德人就作為一顆棋子,被美蘇交替使用。

某國親蘇,美國就支援函式庫爾德人打仗獨立,給錢給槍;如果該國又親美,那蘇聯又會和庫爾德人眉來眼去,煽動獨立。

這種瞬息萬變的局勢,對庫爾德人內部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庫爾德人自己也產生了分裂,親美派和親蘇派水火不容,放棄獨立的投降派和堅持鬥爭的獨立派也互不相讓。

此外,土耳其、伊拉克、伊朗的庫爾德人雖然都想獨立,但是對于誰來掌握主導權爭執不下。

就像阿拉伯諺語裡說的:「獵物還沒抓到,兄弟卻為分肉而打架。」

庫爾德人這麼鬧,反而把周圍的土耳其、敘利亞、伊朗、伊拉克幾國團結了起來,這幾個國家雖然都不對付,但是在「反對庫爾德建國」問題上去出乎意料的一致。

進入21世紀,因為中東伊拉克的亂局,庫爾德人想在伊拉克建立自治區的呼聲越來越高。

敘利亞內戰裡,趁著敘政府幾乎倒臺,庫爾德人趁機崛起。這次他們有美國撐腰,CIA送武器彈藥給庫爾德人,先讓他們搞亂敘利亞。

後來因為ISIS崛起,庫爾德又負擔起打擊ISIS的任務,並在2017年最終擊垮了ISIS。

ISIS基本滅亡後,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區在2017年開始公投,庫爾德人宣佈獨立,但是全世界居然無人承認。

一向宣導「民族獨立」和「自由民主」的西方社會,面對庫爾德人也統一啞火。

2021年春天,庫爾德人決定再次舉行公投,這次周圍幾個國家公開喊話:庫爾德要獨立,中東國家就來一次掃蕩行動。

最後在國際壓力下,這次公投也不了了之。

有一個問題困擾著庫爾德人,那就是每次自己鬧獨立,都沒有任何西方人跟自己做朋友,這是為什麼呢?

直接的原因就是石油。

庫爾德人人數很多,他們所在的地區都是產油國,一旦庫爾德獨立,各國不承認,中東內戰開始,國際油價肯定暴漲。

一旦對油價失去控制,最先受打擊的就是西方的經濟,20世紀石油危機的慘狀還歷歷在目。

所以,西方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敢支援函式庫爾德,因為這次獨立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而且會背上沉重的道義負擔。

在如今的中東地區,隨著恐怖分子失敗,伊拉克和敘利亞政府重新奪回權力,對國家分裂問題肯定又會重視起來。

未來幾年,庫爾德人可能是中東的大問題,這些「自由戰士」們到底是武力建國,還是像上個百年一樣居于人下,讓我們拭目以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