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靈抵抗軍頭目科尼:流竄非洲,殺人綁架,190萬人因他成難民

FunLife 2022/03/2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2年,一部名為「Kony 2012」的紀錄片在互聯網上迅速引起廣泛關注,幾天之內,點擊量一度達到了上千萬次。

這部紀錄片由國際慈善組織「被遺忘的兒童」制作發布。 這部將近三十分鐘的片子以受害者的視角,詳盡記錄了恐怖大亨約瑟夫•科尼種種令人發指的暴行。

此人所領導的「圣靈抵抗軍」,是一個過去活躍于非洲中部,并且至今未被完全剿滅的跨國恐怖組織。

圣靈抵抗軍以行徑殘暴聞名于世。1986年起,約瑟夫•科尼至少綁架了三萬名兒童。并以神的名義虐待、[性·侵]、殘殺他們。

圣靈抵抗軍的戰斗人員人數很少,所以他們從不與軍警正面對抗,而是專門對平民痛下殺手。他們總是能夠用最少的戰斗人員制造出最慘無人道的破壞。

例如,2009年12月,剛果北部上韋勒區的幾個村莊遭到30名圣靈抵抗軍的襲擊。圣靈軍在此進行了為期4天的殺戮,造成345人死亡,250人失蹤。

和眾多非洲悲劇相同,圣靈抵抗軍事件雖然能夠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引起關注,但憤怒過后也難免像一陣吹過的風一樣,被世人所遺忘。

如今距離「Kony 2012」發布已經過去10年了,那些被恐怖主義蹂躪過的土地現在怎麼樣了?這一切罪行的主犯——約瑟夫·科尼又是何許人也?

一、「神棍」與恐怖大亨的誕生

20世紀60年代初,約瑟夫•科尼出生在烏干達北部奧德克的一個阿喬利族農民家庭里。

烏干達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科尼成長于阿明時代的恐怖統治。經歷暴政摧殘,這個國家愈加貧窮落后。

人民知識水平低下,不僅物質生活匱乏,精神文化層面也很貧瘠,很容易被邪教牽著鼻子走。

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抓住了這個機會,對窮苦百姓進行洗腦,并把他們籠絡到自己麾下,培養成殺人魔。組建起一支支非法武裝,在亂世之中燒殺搶掠、割據一方。

約瑟夫•科尼早年追隨女巫愛麗絲·奧馬的圣靈運動。奧馬這個人自稱是在為北方的阿喬利族爭取權益。因為在阿明總統倒臺之后,烏干達陷入派系之爭,各地各族為了總統寶座打得你死我活。

來自北方的米爾頓·奧博特于1986年被現任總統穆塞文尼取代。致使阿喬利亞人在烏干達政壇被邊緣化。

1988年,女巫奧馬被政府軍打敗,逃到了肯尼亞。

圣靈運動的骨干成員約瑟夫•科尼則帶領剩余人馬流竄叢林,并將舊部改組為「基督教圣靈抵抗軍」,對外聲稱將繼續支持阿喬利人,最終目的是根據科尼本人對圣經十誡的解釋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

起初,圣靈抵抗軍跟烏干達政府對著干的行為得到了一些民眾的支持。

但隨著該組織針對平民的暴行加劇,人們逐漸意識到約瑟夫•科尼只不過是延續了前者的罪惡而已,圣靈抵抗軍也越來越不得人心。

圣靈抵抗軍下手狠毒,甚至連阿喬利族同胞也不放過。

90年代中期,死于圣靈抵抗軍的烏干達北部平民不下數千人,這些恐怖分子抓到平民之后會割掉他們的嘴唇、耳朵、鼻子,砍斷手和腳。

科尼謊稱自己是先知和靈媒,據科尼曾經的追隨者所說,科尼的特異功能包括但不限于——知道手下在做什麼;預見未來,知道敵人什麼時候打進來;心靈感應,不用電話就能跟總統穆塞韋尼溝通。

科尼制定了一套教規,追隨者必須嚴格遵循。如果做不到就會被殺。

例如部隊在出發之前,首先要做的是戰前儀式———用油在胸前、額上、肩頭等部位畫上十字記號,武器也要用十字架開光。因為科尼說過,油是圣靈的大能。

科尼還利用恐怖手段維持對手的控制,毆打和殺害試圖逃離的成員。行軍時,走得太慢會被殺,走得太快也會被殺。人人自危,只能遵守科尼的命令。

二、敗走南蘇丹

1994年,面對烏干達政府軍的圍剿,圣靈抵抗軍逐漸撤到南蘇丹境內。面對這種情況,投鼠忌器的烏干達政府軍只能干瞪眼。當時,南蘇丹和烏干達關系并不好,所以南蘇丹有暗中庇護圣靈抵抗軍以惡心烏干達的念頭。

科尼繼續指使手下們大搞恐怖主義。不定期地襲擊村莊,屠戮村民,搶走糧食,搬上汽車運進叢林據點,所作所為毫無底線可言。

如果說早期的圣靈抵抗軍具備一點政治斗爭性質的話,那麼,現在的圣靈抵抗軍表現得更像是一個從事偷獵和非法采礦的犯罪團伙。

科尼揚言要對「背叛」他的阿喬利亞人進行瘋狂報復和「種族凈化」。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追隨他,那麼就用暴力的手段強迫他們追隨。

綁架兒童是科尼的標志性惡行之一,兒童比成年人更容易操縱,可以把他們抓起來培養,強迫他們戰斗,以壯大圣靈抵抗軍的隊伍。雖然圣靈軍也綁架成年人,但被綁成年人主要被用作搬運工,很少成為戰斗人員。

兒童被綁架到手后立即與成年被綁架者分開。并強迫他們接受他們所謂的「軍事訓練」,灌輸各種恐懼和殘忍的思想。不遵守圣靈抵抗軍教規或者試圖逃跑的人會被處決,由童子軍執行。

圣靈抵抗軍的殺人過程很有儀式感———兒童圍成一圈,每一個人用一根大木棍輪流毆打叛逃者,直到把他活活打死。

被圣靈抵抗軍綁架的女孩會被關進營地里,成為上級戰斗人員的性奴隸。一個營地可以容納50-60名戰斗人員,等待她們的是無止境的囚禁和虐待。

2005年,海牙國際刑事法院以約瑟夫•科尼在烏干達北部犯下的70項戰爭罪和反人類罪為由,對他發出了逮捕令。

國際刑院對科尼以及圣靈抵抗軍的指控包括施虐、強奸、致殘、綁架平民,使用童兵和屠殺等。

2005年,圣靈抵抗軍被政府軍趕出烏干達。殘余勢力敗逃到南蘇丹。2006年,蘇丹陷入南北內戰,并結束對科尼的庇護。

圣靈抵抗軍只得把總部遷往與剛果民主共和國接壤的加蘭巴國家公園。至此,圣靈抵抗軍不再駐扎于烏干達北部,而是在南蘇丹偏遠邊境地區繼續屠戮平民。

烏干達北部恢復了相對和平,安全狀況顯著改善。然而,問題還沒有解決。

從1987年到2006年,有190多萬烏干達人因科尼的恐怖襲擊而失去家園。

流離失所的阿喬利族人被政府強制安置在難民營里,那里的生活條件令人毛骨悚然。連生活必需品供應都是問題。死于霍亂和其他疾病的人遠遠多于沖突本身。

三、美國人花了八億美元也抓不到科尼

科尼的存在,威脅到了西方國家在該地區的利益,連美國人都看不下去了。

此前數年來,美國民間人士開展了反科尼行動,在全國各地進行了游說。美國國會于2009年通過了「解除圣靈抵抗軍武裝和恢復烏干達北部法案」。該法案于2010年5月簽署生效。

2011年,美國總統奧巴馬授意非洲司令部派遣100名綠色貝雷帽部署到烏干達。標志著美國地面部隊正式介入對圣靈抵抗軍的圍剿行動。

奧巴馬不愿意拿大兵的性命去冒險。所以,美國兵此行的主要作用是提供情報和后勤支持。即使是出動了,也是與烏干達國防軍聯合巡邏,很少單獨出擊。

能不能逮到科尼,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烏干達軍隊的表現。但烏干達軍隊太過有才,抓了25年都抓不到他。

其實早在2008年小布什當總統的時候,美國就有給烏干達提供過反恐幫助。當年,布什在烏干達首都恩德培信誓旦旦地跟記者說,美國將在年底結束沖突。

12月,美國提供情報給烏干達空軍,讓他們去轟炸位于加蘭巴的圣靈軍基地。

但是烏干達人表現得太辣,空襲行動因設備差和缺乏應急計劃而中斷,使得800多名圣靈軍恐怖分子毫發無損地逃離現場。科尼在逃跑的路上還順便下令殺了1000多名平民泄憤。

2017年,特朗普上臺,美國和烏干達軍隊停止了對科尼的追捕。科尼至今下落不明,這意味著美國從2011年起累計花費的八億美元不過是對國民稅金的巨大浪費而已。

四、科尼現狀

至于這錢花得值不值?奧巴馬也是有理由說的。 科尼雖然沒逮到,但圣靈軍其他關鍵人物要麼被殺,要麼被俘,要麼已經自首。更何況,科尼現在的手下不到三百人,已經沒有制造麻煩的能力,不再是一種威脅。

現在的科尼已經在野生動物偷獵和其他犯罪活動中找到了一條出路。其核心領導層,包括科尼的兩個兒子,都表現出很強的應變能力。

科尼的反偵察能力一流,即使是美國人也很難知道他們的確切下落。圣靈抵抗軍在邊境之間的偏遠灌木叢地帶徒步行動。他們沒有永久的營地,避開公路,掩蓋自己的蹤跡。

圣靈軍骨干成員之間以前經常用衛星電話和雙向無線電進行通信,但擔心被定位,所以現在不再這樣做了。

相反,他們通過傳令兵、張貼在樹上或巖石下的信件進行交流。偶爾在預先確定的地點舉行面對面的會議。

2011年初,圣靈軍已經走了幾百英里,穿過稠密而無人居住的森林,來到了蘇丹達爾富爾地區南部的卡菲亞·金吉。

在那里,科尼建立了一個新的總部,派遣一小群戰斗人員去偷獵大象,用象牙換取食物和彈藥。以后的科尼,或許能卷土重來,或許將繼續在這種逃亡、偷渡中渡過余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