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7個單身白富美買7套房同居十年,不婚不育羨煞旁人:和閨蜜養老太爽了!

加油娜娜醬 2021/04/20 檢舉 我要評論
歡迎你的到來:

若晴天日和,就靜賞閑云:若雨落敲窗,就且聽風吟:若流年有愛,就心隨花開。歡迎你來看今天的日本故事分享~我是日本文化愛好者娜娜醬~

孤獨終老,成為了越來越多人不得不面對的難題。

但有七個單身女人,選擇了各自獨立卻共同生活的方式,住在了一起。

她們在同一個社區裡,分別買了一套公寓,相互照應,又彼此擁有私人空間,親近且有分寸感地保持著聯繫。

發起人是今年已經80歲的村田幸子,她在日本NHK電視臺做了一輩子的主持人。十八年前,她決定,要尋找幾個志同道合的姐妹,走完慢慢衰老體弱的餘生。

村田幸子終身未婚,膝下無子,但她為自己在事業上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也從未後悔過單身一人的生活。

她花了兩年的時間,

終於找到了趣味相投、精神契合的朋友,又用四年,互相增進瞭解和磨合,

2008年,她們最後住到了一起。

年紀最大的是田矢,85歲,是一家大型企業的宣傳負責人,整整工作了40年。

81歲的安田和子,是某女性雜誌顧問,如今還在上班受理諮詢案件。

染著紅綠相間發色的一之坪良江,75歲,是名廣告策劃師,她生長在一個兄弟姐妹眾多的大家庭裡,直到五十五歲雙親離開人世,才和哥嫂分開,獨居生活。 

川名紀美,73歲,年齡最小。曾經是報社走南闖北的記者,是這個閨蜜團裡,唯一一個結過婚,生了女兒又和丈夫分開的人。

83歲的市川禮子,做的事業最大,不僅是老年人護理方面的專家,還經營著五家養老院,擔任董事長職位。

只有84歲的清田沒有住在公寓裡,因為患癌,住進了療養院。

看得出,這七位奶奶,無一不是事業有成,財務自由的獨立女性,在思想觀念上,也比較先進前衛。

儘管都七老八十了,但她們絕不放棄對美的追求。

頭髮要挑染過的,還專門選擇最鮮豔亮麗的顏色,紅的綠的黃的,越誇張、越是偏愛,顯得個性十足。

穿衣打扮也很講究,全是搭配好一整套的項鍊、耳環,哪怕再日常的衣著,也能體現出氣質來。

最令人羡慕的是,她們的皮膚狀態根本看不出來已經是平均80歲的人,而且步履矯健,走路帶風,「減齡」用在她們身上才是名副其實。

就這樣,這群「老年單身貴族」和睦愉快地住到了一塊。

房子是精挑細選過的,環境清幽,交通便利,設施完善,靠近車站和醫院,確保萬一發生突發情況,能第一時間送去就醫。

她們各自保存有對方的鑰匙,家裡配備了SOS的呼救器,只要一呼叫,保證隨叫隨到。

家裡沒茶葉了,住隔壁的姐妹馬上送過來。

電腦不會用,不管多晚,一個電話,閨蜜就從樓上下來幫忙解決。

要出趟遠門,也不用擔心家裡的花花草草沒人照顧,有人會按時開門來澆水。

遇上大家都有空閒的日子,就聚在一起喝喝下午茶,圍在一起秉燭夜談,常常一聊就忘記時間,看鐘才知道已是淩晨一兩點。

每年還會組隊到世界各地去旅遊,沒有糟老頭子的牽絆,別提有多愜意。

或許是人至暮年,這七位奶奶對待生老病死的態度,淡如雲煙。

她們討論過許多身後事的細節。

比如,生命最後的一刻要不要化妝?

愛美的女士打趣道:「必須要化,哪怕最後一刻都要漂漂亮亮地離開人世。」

連儀式的歌曲她們也選好了。不能要那種淒怨哀傷的歌,一定要播放自己最喜歡的。

至於燒成的灰,有的想埋在櫻花樹下,有的想撒到大海裡,反正就不想裝進一個小小的盒子裡,孤寂地擺在神龕上,等被後人記起來時才來參拜。

不過,她們卻害怕病痛。

像作為五家養老院董事長的市川禮子,前些年因為脈律不齊導致健康狀況直線下降,做什麼事都興致缺缺的。

患癌住院治療的清田,更是不願意讓姐妹們再來探望,害怕健康的人對她的鼓勵,但口頭的加油其實無濟於事,只會使人觸景傷情。

所以,姐妹團針對這些事,開始了未雨綢繆的計畫。

半生從事心理諮詢,為別人出謀劃策的安田,發現自己出現了老年癡呆症的徵兆,報名參加了詩朗誦會,以阻止記憶力衰退。

甚至她還通過法律機構簽署了《任意後見契約》,當自己患重病無法治療時,她有權作出任何選擇,哪怕至親也無法干涉,因為她受不了全身滿是管子的可憐樣。

安田的行動也鼓舞到了市川禮子,讓她一掃過去萎靡不振的陰霾,積極進行康復訓練,現在也不似之前悶悶不樂不願意出門了。

而患癌的清田,得知姐妹們積極面對人生的態度,則重拾希望,期待某天還能回到公寓跟姐妹生活。

人無法逃過衰老,到了風燭殘年,每天都往生命的終點靠近,唯有此時,才愈加懂得有知心朋友相濡以沫的珍貴。

當然,七姐妹養老團也存在著困境,根據當初簽訂的「自立和共生」的原則,假若重病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了,那麼其他人沒有義務照顧她的飲食起居,只能像清田那樣住進專業的護理機構。

這是不是顯得有些無情呢?

可這七位奶奶當初選擇住在一起,目的從來不是找個伴養老的。

她們終其一生,尋求的是一種自由、獨立、瀟灑、體面的生活方式,在體弱多病的晚年,也希望過得有尊嚴。

如果以道德綁架某個人照顧陪伴自己,就已經偏離了最初相聚一起的理念。

看到她們豁達樂觀的模樣,才知道,自立而共生意味著什麼——

我們各自是獨立的個體,但卻彼此相守相望,對抗漫長無邊的孤獨和寂寥。

就像良江奶奶說的那樣:「當晚上往家的方向走,看到有那幾盞燈亮著,即使不見面,也會覺得心安。這代表,我有所依賴,也被人牽掛著。」

-END-

感謝相遇:

櫻花滿地集于我心,蝶舞紛飛祈愿相隨,如果你對娜娜醬的文字依依不舍,敬請期待下一期的分享~~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