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孤單的畢業典禮:百年小學為12歲男孩舉辦「一人畢業典禮」後關閉學校

漫果兒 2021/05/14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子化一直是讓日本政府頭疼的問題。隨著社會的進步,生活壓力的增加,以及人們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不婚、不育或者少育。

和以前一個日本家庭4、5個孩子不同,現在的日本家庭獨生子,或者擁有2個孩子家庭開始增多。當然選擇不結婚或者婚後丁克的家庭也越來越多。

2021年2月22日,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發佈的《人口動態統計速報》顯示,2020年1月12月共出生新生兒 87萬2683人,比2019年出生人數減 少了2萬6千人

2020年也成為了近代史上出生人數最低的一年。

日本的出生人數,從70年代開始就一直成下降趨勢,儘管政府做了一系列補救措施,但是仍然止不住出生數下降的腳步。

出生人口的減少相應也導致了學齡兒童也在逐年的減少。加上大部分生活在城鎮的年輕人選擇遠赴大城市打拼,造成很多位於城鎮的學校由於入學學生的減少,不得不選擇合併或者關閉學校。

今年3月19日,位於日本神奈川縣山北町的三保小學為最後一位學生舉辦了 「一人畢業典禮」後廢校。

神奈川縣山北町的人口30年間從原有的 1萬4千人,驟降至 9900人,足足 減少了三成

三保小學擁有 146年的歷史,這146年培育了不計其數的學生。但是,隨著當地人口的減少,學齡兒童也驟降,就在去年三保小學全校 只有10名在籍學生。

昔日「人丁興旺」的三保小學如今卻只有10人不到,這樣的落差不得不讓唏噓。為了整合資源,2019年三保小學決定於2021年廢校。同時決定低年級學生將在學校廢校後轉至其他學校繼續學業,而即將小學畢業的6年級學生可選擇留校或者轉學。

最後,只有6年級的 兒玉賴生選擇留下來在三保學校結束自己的小學生涯,其同級生都在去年選擇了轉學。

就這樣,六年級的學生就只剩下兒玉賴生一個人。

他說, 作為這所學校的最後一位畢業生覺得有點難過,三寶小學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覺得很傷心,希望大家都可以微笑著陪著學校走到終點。」

去年10月,三保小學舉行了最後一次合宿。由於新型肺炎疫情的關係很多學校都取消了合宿,但是想著這是學校的最後一次合宿,三保小學的學生和家長們決定在學校附近進行合宿,給大家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合宿那天,大家一起在山上眺望了自己的學校。

在教室裡一直製作了咖喱晚餐。

晚餐結束後,在操場上開起了篝火大會。

最後大家一起在教室裡入睡。

兒玉賴生雖然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但是最為學校唯一的高年級學生,一直被低年級學生包圍,是大哥哥一樣的存在。

作為學校的大哥哥,兒玉賴生說自己很擔心低年級學生到了新的學校能不能適應新的環境,並交到朋友。

春季假期結束,低年級的學生將離開學校轉去新的學校繼續上課。他們在臨走之前為學長兒玉賴生舉行了感謝會。

感謝會上,低年級學生通過視訊向他表達了感謝,並在現場送上了大家一直製作的感謝板。

原來,他和學弟學妹們早已經有了牽絆。

終於到了畢業的那一天。兒玉賴生人生中第一次系上了領帶。那一刻,他說感覺自己離成年人又近了一步。

在畢業典禮之前,他在學校裡仔仔細細地走了一邊,仿佛是想記住學校的每一處。

兒玉賴生接過三保小學最後一張畢業證書的那一刻,預示著他將踏入一個新的階段,同時學校也將結束自己的使命。

他站在大廳的中間,強忍著淚水,用最洪亮的聲音對大家表示了感謝。 「有時嚴格、有時溫暖,感謝大家對我的教導。能和最喜歡的大家一起度過時光,讓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憶。」他這樣說道。

畢業式的最後,大家一起唱起了老師為了這次畢業典禮專門製作的歌曲。唱著唱著,原本說好不哭的他眼眶含淚。

歌裡有青春、有回憶、有感謝、有不舍。。。

一個人的畢業禮,是孤單的也是不孤單的。雖然沒有同級生的陪伴一起畢業,但是在老師和學弟學妹們的祝福下畢業,也是幸福的。

學校雖然黯然退場,但是相信兒玉賴生的人生會越來越精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