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兵王德納爾:謀害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國,因老年癡呆不用坐牢

FunLife 2021/12/25 檢舉 我要評論

2020年2月11日,一則外交新聞引爆了互聯網,非洲小島國科摩羅為中國疫情獻上愛心,捐出100歐元「鉅款」作為支持。

網友們頓時炸了鍋,科摩羅再怎麼困難,也好歹是個國家政權,就捐款100歐元,折合人民幣800塊,實在有點不上道。更重要的是,這100歐元還是兩張50塊的紙幣,有人開玩笑說,這可能是這個國家唯一的兩張歐元了。

當然,中國對科摩羅政府的善意還是很感謝的,因為科摩羅屬于世界最不發達國家之一,100歐元也屬于禮輕情意重。

科摩羅在1975年從法國獨立,這個小國和其他非洲國家一樣,政局十分動盪,是列強手裡的橡皮泥,被隨意揉來搓去。在全世界范圍內,科摩羅和它的總統們都是無名小卒,這個島國最出名的人居然是它的前總統衛隊長,被譽為「世界第一雇傭兵」的鮑勃.德納爾。

鮑勃.德納爾,喜歡冷戰史的人肯定聽過這個大名,此人是世界著名的雇傭兵頭目,帶著敢死隊縱橫亞非十幾個國家,常常幾十個人就敢暗殺總統,是非洲聞風喪當的「竊國大盜」。

德納爾曾在島國科摩羅「占山為王」,在推翻了合法政府後另立總統,自己則帶著手下掌握軍政大權,在島上窮奢極欲,過起了大航海時代海盜王的生活。

因為在科摩羅搞得天怒人怨,德納爾晚年被趕出科摩羅,遭到法國當局逮捕,但是他居然神奇地沒坐一天牢,在法國農村度過了餘生。

那麼,如此窮凶極惡的鮑勃.德納爾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是怎麼成為世界雇傭兵傳奇的?他靠什麼資本在非洲縱橫幾十年?晚年的他被捕受審,為何又不用坐牢呢?

一、鮑勃.德納爾:法國軍二代的野望

鮑勃.德納爾,本名吉貝爾.布林若,他一生化名無數,德納爾是他最出名的名字,所以後世都以這個化名稱呼他。

鮑勃于1929年出生在法國西南部阿基坦省的名城波爾多,這座充滿地中海氣息的海港是法國第四大城市,當地人靠海為生,水手和水兵是令人尊敬的職業。

德納爾的父親是一位法軍下士,也是法國外籍軍團的領頭人之一,他叔叔是遠洋水手,常年航行在亞洲和非洲海域。在父輩的影響下,德納爾從小就嚮往冒險,喜歡緊張刺激的軍旅生活。他成年後立刻參軍,成為法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員。

當時正值50年代,法國積極重返亞非殖民地,但是法國已經不住轟轟烈烈的殖民地獨立運動,以印度支那為首的殖民地紛紛獨立。年輕的德納爾隨軍駐紮在北非,這裡是法國最後努力維持的殖民地之一。1951年,德納爾在法屬摩洛哥服役,並在第二年接受分配成為殖民地員警。

當員警的生活讓德納爾百無聊賴,他整天奔波在貧民窟,處理打架鬥毆和小偷小竊事件,連槍都沒機會拔。德納爾當時20出頭,一腔血氣無處發洩,只得整日在酒吧買醉,他就這樣在摩洛哥平靜地度過了幾年。

但時勢造英雄,1960年,黑非洲相繼爆發革命,比利時人丟掉了他們的「奶牛」剛果,于是扶持南部軍閥沖伯造反,分裂新生的剛果共和國。

比利時人、剛果政府、軍閥沖伯都在招兵買馬,很多法國外籍兵團都南下淘金去了。德納爾聽到這個消息興奮異常,他馬上回宿舍去攛掇戰友們一起南下,在找到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後,德納爾背著武器來到了剛果成為一名雇傭兵,開始了他的傳奇人生。

二、善用計謀,剛柔並濟的雇傭兵之王

德納爾和戰友們一開始投入剛果軍閥沖伯旗下,為他保護礦場。德納爾的上司叫做雅克.斯拉姆,此人號稱非洲雇傭兵之父,組建了非洲第一個雇傭兵團——第10敢死隊。

第10敢死隊大多是白人,都是英、法、比等國的老兵,打起剛果的黑叔叔們如砍瓜切菜。 很快,剛果的民選總統盧蒙巴被推翻,他本人被處死,這是死在德納爾手上的第一個非洲總統。

盧蒙巴死後,剛果國內一團亂麻,正好給各種雇傭兵團發展的空間。

1962年,軍閥沖伯被打倒,德納爾跟著第10敢死隊退往鄰國安哥拉等待機會。 1964年,沖伯帶著敢死隊重回剛果,結果在1965年的內鬥中輸給了手握軍權的蒙博托。蒙博托雖然贏了戰鬥,但是對雇傭兵們的戰鬥力非常眼饞,于是他拉攏德納爾作為手下,幫他平定國內的其他雇傭兵。

德納爾是個收錢辦事的人,他前期為蒙博托解決了不少麻煩,但是後來蒙博托怕德納爾騎在自己頭上,開始排擠他,兩方最後兵戎相見,德納爾不得不帶著手下離開剛果。

此時正是60年代末期,整個黑非洲的獨立運動不可逆轉,歐洲列強眼看就要被趕出非洲。英法比葡等國抓耳撓腮,美蘇為了削弱歐洲都支持殖民地獨立,這些國家不得不仰人鼻息。

但直接把這些「奶牛」交出去,等于是在歐洲人身上割肉,歐洲政府也不甘心。

這時候,德納爾和雇傭兵們的機會來了,他們受聘于各個政府,專門在黑非洲搞破壞,顛覆那些合法的民選政府,再讓列強扶持的代言人上位。德納爾自己把「恐怖主義」和「叛亂分子」的黑鍋背上,只要各國付出真金白銀就行。

從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十幾年裡,德納爾帶著自己的手下輾轉西非、南非、西亞的十幾個國家,他在多個國家擔任軍事顧問,負責訓練士兵和組織防務。 在這些工作間隙,德納爾和手下組織或參與了30多次暗殺和政變,殺死了數十名非洲的政客和異見分子,被剛果、安哥拉、辛巴威、奈及利亞、貝南、加蓬等多個國家拉入黑名單。

德納爾能在非洲如魚得水,並不只是靠武力,作為國際雇傭兵先驅,這個法國人連殺人放火都透露著一股「優雅」。

首先德納爾的團隊不收無名之輩,更不收亡命之徒,他們大多由歐洲退役軍人組成,法國外籍兵團占大頭。這裡面有黑人有白人,接受德納爾直接指揮,平時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有錢了是大秤分金,一碗水端平。

所以德納爾手下雖然不多,最多100多人,但是個個戰鬥力爆表,而且死心塌地。

此外,德納爾也是個戰術大師,他的政變也不是跟人死磕,畢竟雇傭兵只是特種作戰力量,跟一個國家正規軍死磕是找死。當年在剛果,蒙博托拉著一堆黑叔叔把自己趕出了國門,德納爾銘記在心。

德納爾的行動都「四兩撥千斤」,他花很多時間和氣力了解該國政府,買通裡面的軟骨頭,尤其是軍隊的和安保人士,架空領袖。萬事俱備之後,自己和雇傭兵們從天而降,十幾輛吉普車的車隊就能直插總統府,讓一個國家改朝換代。

1975年,非洲小國科摩羅從法國手裡獨立,該國的一個總統候選人找到了德納爾,他想請德納爾扶自己上位,酬勞百萬美金。當時46歲的德納爾欣然接受了這個計畫,他此刻還不知道,這個決定會將他剩餘的人生和小國科摩羅綁定在一起。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