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臃腫被群嘲,梁家輝卻怒懟:像我「這」種男人,只有她才配得上

珮珊 2022/06/07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千面影帝」梁家輝

提起梁家輝,他可是從影超過35年以上,四度問鼎香港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飾演的人物個個栩栩如生,活靈活現,號稱「千面影帝」。

他演得了高貴的皇帝

也扮得了頹廢的情人

做大哥時很兇狠

做丑角時很搞笑

做英雄更是俠肝義膽

不管文藝男神,黑幫大佬,帝王將相,還是草莽英雄,他皆來者不拒,似乎沒有梁家輝演不了的。

對于他的演技,有人評價說:給他一部《水滸傳》,他能演繹出108將。

而好朋友發哥,更是對他推崇備至:

「別人演得了的戲我基本能演,我能演的戲別人不一定能演,只有梁家輝他能演的戲,我未必能演。」

影帝擺地攤:靠自己吃飯不丟人

別看梁家輝后面拿獎到手軟,剛出道那會他也是個跑龍套的,只是比星爺稍好點。

1980年,22歲的梁家輝從香港理工大學畢業后,報考了TVB藝員訓練班,跟劉德華是同學。

結果,他們倆都在《千王群英會》給周潤發當馬仔,臺詞就三個字: 是,龍哥。

梁家輝、周潤發和劉德華

而龍哥就是發哥,但為了不給他丟臉,兩人想盡了各種造型和動作,最后呈現出來的是:劉德華嘴里叼著牙簽,而梁家輝手插在西裝里,作隨時掏槍狀。

然而,導演卻發飆了:「你叼著個牙簽干嗎?你手這麼插干嗎?你們以為自己是誰啊,拿破侖啊?」

兩人的結局也是千差萬別,劉德華被無線找去拍《神雕》楊過,成為「五虎」之一,而梁家輝就沒這麼走運了,他被無線直接開除。

現在也說不清,這到底是無線最失敗的裁員,還是最成功的放人?

離開演藝圈的張家輝,干脆去做雜志,這時遇到了封面女郎李殿朗,他對女神一見傾心,結果卻被老爹李翰祥大導演相中,帶著他去北京拍《垂簾聽政》和《火燒圓明園》。

正是這次內地之行,改變了梁家輝的人生命運。

與他拍對手戲的是劉曉慶,只見她的劇本翻開,里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后來梁家輝也養成了寫人物小傳的習慣。

《垂簾聽政》上映后,26歲梁家輝奪得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這也是金像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至今無人打破。

為他帶來巨大榮譽的同時,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他在一則訪談里表示:

「覺得自己所選擇的,所做的不是一個錯,那我為什麼要悔過?… 人,我覺得人貴在自知,如果你自己有信心,你做選擇的事情,或者做的事情是對的,你沒必要介懷。」

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無戲可拍的梁家輝為了謀生,只好去銅鑼灣街頭擺地攤,賣些手鏈飾品。

梁家輝和邱淑貞

寧愿日子苦一點,他也不愿低頭,并敢于放下身段,蹲在地上大聲叫賣起來,結果被路人認出:

「你和那個演戲的梁家輝,真像!」

他也毫不回避,點頭道: 「沒錯,我就是梁家輝。」

在他的吆喝聲里,東西很快就賣完了,或許在很多人看來,一個影帝淪落到去擺地攤,那多難為情啊,但梁家輝沒有這種思想包袱,他覺得靠自己雙手吃飯不丟人。

觸底反彈,再次迎來事業巔峰

就在他以為自己與演戲這行終生無緣時,結果在一次飯局上,周潤發對台灣影壇大佬說:「梁家輝現在是新藝城的人了」。

意思很明確, 這位小兄弟現在是我罩的,對方只好解除封鎖令。

復出后的梁家輝,再次與師傅李翰祥合作《火龍》,其精湛的演技仿佛溥儀再現,讓現實中溥儀的愛人李淑賢,從頭哭到尾。

而此時,意大利名導貝納爾多·貝托魯奇正在籌拍《末代皇帝》,看到梁家輝飾演的溥儀后非常激動,向他發出了邀請。

他并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請示了恩師李翰祥,不料兩人卻有著極深的矛盾。

原來《末代皇帝》和《火龍》,一個講溥儀前半生,一個講后半生,李翰祥原本想拍完溥儀整個人生,沒想到《末代皇帝》的版權被貝托魯奇搶先下手,由此結下了恩怨。

了解到前因后果,梁家輝斷然放棄了進軍國際影壇的機會,并附上親筆信給對方:

「我不知道你和我師傅之間的私人恩怨,另外這個角色我已經演過了,不好意思。」

后來由尊龍和張沖主演的《末代皇帝》,狂攬奧斯卡9個大獎,尊龍也成為好萊塢巨星,贏得亞洲第一美男稱號。

《末代皇帝》

這樣說來,梁家輝確實有點「傻」,拒絕了如此大好機會。

但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才是我們欣賞他的地方。

之后,他和周潤發主演了《監獄風云》、《英雄本色3》,后又憑借《情人》、《新龍門客棧》、《東成西就》等片躋身一線紅星行列。

1990年,梁家輝憑借影片《愛在別鄉的季節》獲得台灣金馬獎影帝桂冠。

再加上《92黑玫瑰對黑玫瑰》、《黑*會》、《寒戰》,他先后四次問鼎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

還有大大小小的其他影帝和配角獎,這樣的成就,放在香港影壇也是數一數二的。

患難與共,糟糠之妻

如今最為我們津津樂道的,并不是那些影視成就,而是他對愛情的忠誠和專一。

梁家輝和發妻江嘉年相識于微時,相守于貧賤,那正是他最落魄的時候,靠擺地攤為生。

這時,江嘉年走進他的生活里,她是香港電臺節目部總監,冒著風險給他介紹工作機會。

都說患難見真情,危難時刻還能挺身而出的人,絕對值得好好珍惜。

第一次見到江嘉年,原本不打算結婚的梁家輝就心動了,而她也欣賞他的才華,憤慨他的遭遇,兩人一見如故。

只是那時梁家輝真的窮啊,心里多少有些自卑,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想法。

直到三個月后,實在憋得很難受,電影里約會女生的橋段出現了,他買了兩張電影票,決定「官宣」:

「如果你想去,我七點半在電影院等你,如果你不想,那就算了!」

一通愣頭愣腦的表白,惹得在場的人一片笑聲,年輕貌美,家境優渥的嘉年華會答應他嗎?

▲ 《黑玫瑰對黑玫瑰》劇照

萬萬沒想到,江嘉年真的赴約了,決定給他一次機會,她也被他笨拙憨厚的表白所打動。

就這樣,兩人正式交往,在很多人眼里,他們「門不當戶不對」,梁家輝純粹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但不得不說,江嘉年真是一個好女孩,她沒有看錯人,而梁家輝也沒令她失望。

在戀愛期間,由于梁家輝經濟拮據,他們很少出去吃喝玩樂,約會地點就改在家里下五子棋。

有一次為了給江嘉年過生日,他拿出僅有的積蓄,把地點定在咖啡廳,發現結賬后特別便宜,于是推薦給同事。

結果他被同事們回來狠狠地數落了一頓, 這家店的價格高得離譜

后來他才知道,原來江嘉年為了照顧他的面子,提前跟店家約好: 以后凡是梁家輝來消費,一律五折結賬,剩下的錢由她補上。

從此,人們給他取了個「梁五折」的綽號。

得知真相后,梁家輝心里五味雜陳,發誓以后一定要對這個女人好一輩子。

而他在工作上也很拼命,最忙的時候一年要拍13部電影,因此人們重新叫他為「梁十三」。

1987年,在江嘉年生日那天,梁家輝和女友登記,沒有婚禮大餐,也沒通知家人。

當時他的銀行卡上只有8000港幣,花了800買了一枚婚戒,剩下的錢訂了一間蜜月套房,吃了一頓豪華晚餐,就全部花光了。

新婚之夜,梁家輝抱著江嘉年在陽臺上吹著海風,對她說:「嫁給我,你不覺得委屈嗎?」

「不覺得,我相信你永遠不會讓我受委屈。」

結果,他們一夜之間登上了第二天的報紙頭條: 梁家輝娶了一個人人喝彩的太太。

老婆,是我這輩子最大的貴人

事實上江嘉年不光很愛他,陪著他東山再起,還是他的救命恩人。

1992年,梁家輝在她的陪同下,去越南拍攝法國影片《情人》。

一天凌晨,他們的房間被兩個壯漢破門而入,用槍指著梁家輝,逼他去菲律賓拍戲,然后把江嘉年囚禁了起來。

這個時候,一般女人早就嚇得六神無主,可江嘉年不一樣,她一邊安慰丈夫,一邊機智地說服看守,帶她面見幕后的大boss。

見到老大后,她勇敢地與對方攤牌:

「你們是生意人,無非是想多賺錢,《情人》是部備受矚目的片子,讓他安心拍完,再去拍你們的,對票房只有好處…」

果然,《情人》上映后破了法國票房紀錄,歐美媒體更是盛贊他為「亞洲最性感的男人」。

經過艱辛談判,對方最終放人,梁家輝重獲自由,在回港的飛機上,中途遭遇臺風,險些喪命,飛機安全著陸后,他一把抱住江嘉年,放聲痛哭。

經歷種種過往,他暗暗發誓,今后不管境遇如何,絕不放開她的手,而且要讓她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梁家輝不光是這樣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隨著他的事業如日中天,江嘉年逐漸回歸家庭,讓他無后顧之憂,隨后他們有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Nikkie和Chole。

產后不久的妻子因病接受治療,因服了大量的激素藥物,導致身材開始發福,容顏面目全非。

漸漸地外界有聲音傳出來,說「江嘉年配不上梁家輝」了,港媒形容她是「體態臃腫,面容憔悴的大媽」。

每當這時,梁家輝都會站出來宣告: 「這世上再美的女人,都不如我老婆有魅力。」

2013年,第3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憑借影片《寒戰》第四度封帝,在宣布得獎時,他激動地與江嘉年擁吻。

其實不只是在鏡頭前,梁家輝與江嘉年的甜蜜,早已融入進生活的方方面面。

帶發妻看球時,那滿眼的寵溺和笑意,一個眼神就暴露了。

在香港街頭,人們很容易看見梁家輝和江嘉年一起吃飯、喝茶、散步、逛菜市場,素面朝天樸實無華,卻是最美的一道風景線。

每隔十年,他都會給江嘉年辦一次婚禮。

2007年,他準備送江嘉年一顆大鉆石,很多人猜測,肯定是送給情人的。

但他卻說:這樣的鉆戒只有我太太當得起,她是我眼中永遠的鉆石女人。

出道近四十年,梁家輝幾乎零緋聞,有次被記者問到,有沒有被圈里的美女誘惑過?

結果,他很耿直地說「當然有」,隨之話鋒一轉:

「但我連家里的誘惑都來不及抵擋,我還能接受外面的誘惑嗎?」

從此,有關他的感情問題塵埃落定,除了是寵妻狂魔外,他還是個女兒奴。

只要在香港拍戲,中午休息時間,都會抽空回家看一眼女兒再走。收工再晚再累,他也要給雙胞胎女兒講睡前故事。

有一陣子,他發現女兒看他的眼神有點陌生,心里非常難受,于是停工兩年,用來陪伴女兒成長。

世上有一種相處,叫你陪我長大,我伴你到老。

從前的車馬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在這個「好男人」人設崩塌的年代里,今天出軌,明天失婚,分分鐘上演「撕逼大戰」,真情似乎成了最稀缺可貴的東西。

偶爾,就會有人質疑是否還存在真愛,當我們看到梁家輝和江嘉年三十多年如一日的愛情后就會發現,他們完美地詮釋了什麼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談到自己的愛妻,他感觸良多:

「我太太年輕時是個美麗的女孩,現在她在我心中越來越美了,有時我會在她睡著后,悄悄偷看她幾眼,有些溫暖的東西在心中流淌。」

的確,容顏會老,光陰會散,錢財和健康終會失去,唯有真愛生生不息。

每一個人,在感情中請珍惜兩種人,落魄時愿意陪男人過苦日子的女人,富貴時愿意陪女人過好日子的男人。

愛不光是熱戀時的一時激情,更是容顏褪去后的責任和擔當。

還是梁家輝這句話說的好:

「一對戀人,頭一兩年拍拖,那是戀情;之后的十年八年,是感情;如果三十年后你仍會拉她的手上街,那才是真正的愛情。」

從前的車馬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牽過了手的愛情,就要一輩子。

愿秋風不燥,歲月靜好,時光不老,你我都好!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