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學歷造假、賄賂記者……最美第一夫人剛上任就翻車?令人嘆息

佩珊 2022/06/20 檢舉 我要評論
 

@感恩相遇有趣的靈魂,總是會和有趣的故事相遇~你好,我是小編佩珊!願我能在繁雜的俗世裏,送給你不一樣的快樂!

 

全世界最高危的職業是什麼?

有網友調侃: 韓國總統。

一個玄妙的熱知識: 大韓民國建國74年,先后上任了12位總統,其中11位都在任期內或者卸任后遭到清算。

嚴重的被當場槍(ㄕㄚ),最好的下場也是名譽受損、牢獄之災。

作為第13位總統,尹錫悅身上的故事相當傳奇:

參加9屆司法考試,8次落榜,卻親手將兩任總統送進監獄;

從毫無議政經驗參加競選到成為韓國總統,他只用了8個月……

然而,在5月10日的就職儀式上, 新總統尹錫悅本應成為主角,話題熱度卻被新任總統夫人金建希碾壓。

強烈的氣場之下,49歲的金建希一身黑的霸氣裝扮格外惹眼,再加上驚人的美貌, 襯得旁邊的總統像個保鏢。

頂著「韓國最美第一夫人」的稱號,金建希一路走來,故事滿滿,事故也不少。

從完美大女主到全民聲討,整容、造假、陪酒等黑料不斷卻逆風翻盤,轉身又成為政治社交中的C位門面。

這個第一夫人,一點都不簡單。

「我是尹錫悅的妻子,但我更是金建希。」

在尹錫悅參加總統競選之前,金建希集凍齡美女、學霸精英和霸道總裁等光環于一體, 妥妥的完美大女主。

與歷代總統夫人名門權貴的出身不同, 金建希頂多算是母強女更強的學霸精英。

金建希的父親是一位公務員,母親是個小生意人。

不幸的是,父親在金建希15歲時離世, 撫養家中四個孩子的重擔全都壓到了母親一個人身上。

于是,金建希的母親賣掉位于首爾的一塊土地,拿著一筆錢回到京畿道的南楊州市,事業開始逐漸走高……

受母親影響,金建希也很爭氣,一共取得一個博士學位,兩個碩士學位,在安陽大學、水原女子大學等知名學校兼職教授。

學識之外,金建希也有著十分精明的商業頭腦,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就憑借炒股大賺了一筆。

后來,金建希成立了自己的策展公司,擁有了得天獨厚的資源和行業地位。

舉辦過梵高、高更、安迪·沃霍爾等世界級大師的展覽, 一度被評為「100位潮流領袖之一」。

而金建希與尹錫悅的愛情故事,也充滿了戲劇性。

她們剛認識時,外人眼中的尹錫悅呆板木訥,是個年近50的大齡單身漢,比金建希大了12歲,年近半百,存款只有2000萬韓元。

當時的尹錫悅只是個檢察官(處長),未來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準。

在人美業務強的金建希面前,尹錫悅曾一度自卑,甚至丟掉了她的名片,但偷偷記下了她的聯系方式。

后來,由于怎麼都忘不了金建希,尹錫悅再次主動聯系,才有了兩人后來的緣分。

在金建希眼中,當年的尹錫悅常年穿著同樣的衣服,不會打扮,著實有點土,但還是被他那句 「你工作太累了,我會為你做一輩子的飯」打動了。

當時的金建希覺得,「如果他錯過了我,這輩子可能就沒法結婚了。」

于是, 金建希抱著感動+「做慈善」的心接受了尹錫悅。

二人結婚后,彼此的事業如同開了掛般突飛猛進,一個不斷地升官,一個不斷地發財。

尹錫悅十年間不僅升遷到檢察總長,甚至還當上了總統;金建希的事業更是蒸蒸日上。

2019年,根據韓國官員的財產公開披露文件顯示,尹錫悅家的財產總額是64.3億韓元(在高官中排名第一)。

但屬于他自己的其實只有2億多韓元, 剩下的62億韓元,都是金建希的個人資產。

雖然沒有孩子,但兩個人養了四只狗三只貓,生活和樂幸福。

金建希在采訪中表示,過去十年,尹錫悅很好地遵守了當年做飯的承諾, 「我相信他會更好地遵守與國民的約定」。

因為有足夠的底氣,金建希才會在采訪中大方地宣稱:

「我是尹錫悅的妻子,但我更是金建希。」

「我又沒想過將來老公會競選」

然而,人紅是非多。

當一個人站在聚光燈下,接受無數目光注視的時候,最榮耀也最危險。

隨著尹錫悅參與總統競選, 身為妻子的金建希所有的過往都被暴露在陽光下,重新接受公眾檢視。

作為商業女強人,金建希肯定不是一張白紙,單憑努力和幸運撐不起一顆野心。

首先引起公眾熱議的,是整容風波。

很多人將金建希從小到大的照片擺在一起,宣稱所謂的凍齡美貌不過是整容的功勞。

對此,金建希的回應是, 「只做過雙眼皮」。

整容,作為韓國的一項「國粹」,著實算不上黑料。

在最近媒體拍到的一張生活照中,金建希肌膚緊致,表情自然姣好。

即便是整容的結果,也絕對是一條成功的整容廣告。

至今尚無定論的黑料,是學術作弊。

有人發現金建希的碩士論文《保羅克利繪畫特征研究》,有很大一部分復制了《20世紀藝術史》中的內容,查重率高達42%。

被標中部分為復制部分

在嚴抓教育的韓國,論文重復率超過20%就被認定是嚴重的學術作弊。

詳細的報道是,該文最初的查重率10%,符合當年的論文要求標準;因為加上沒有被注明的引用,查重率才會那麼高。

對于此事,金建希的發言人解釋稱,「當時的碩士論文是依據大學的校規和考試程序得到認可的,所以不該根據現行標準判斷抄襲」。

而簡歷造假,成為金建希板上釘釘的道德污點。

求職時,金建希曾在簡歷中寫道:在2004年的韓國動畫大賞中獲得了特別獎。

但是,真實的獲獎人并不是她。

簡歷上還寫道:從2002年3月開始,擔任了3年的韓國游戲產業協會理事。

但是,該協會是2004年才成立的。

最初,金建希的回應相當耿直: 「只是想讓自己的簡歷好看點,我又沒想過將來老公會競選,如果這是罪,那就是罪吧。」

后來隨著攻擊聲開始向丈夫尹錫悅轉移,影響到了民調,金建希不得不公開道歉。

「在兼顧工作和學習的過程中犯下錯誤,因為自己的錯誤,讓丈夫陷入難堪,我感到非常痛苦。」

將輿論引向[高·潮]的,還要屬「錄音門」事件。

尹錫悅參與競選期間,有韓媒曝光了金建希與一位記者的「7小時通話」錄音。

錄音中,金建希直截了當地表示:「如果我的丈夫能在大選中勝出,會給你非常大的好處。」

「如果我站你這邊,能給我多少?」「如果干得好,1億沒問題(約50萬人民幣)。」

這條關于金建希的錄音,被視作政治賄賂,導致尹錫悅的民調急劇下降。

詭譎的是,時間沒多久,輿論開始觸底反彈。

因為錄音中的「霸言霸語」,金建希被很多人視為有魄力的霸道總裁,并收割了一大批粉絲,還有了專門的后援會Keon Love。

此外,關于金建希,還有很多捕風捉影的黑料。

有人說她曾以「朱莉」的名字在酒店出任「高級公關」,結識多名政商界人士,為自己謀取私利。

有人說她迷信「巫蠱之術」,就連結婚都是受大師的指點……

首爾鐘路區還出現了「朱莉」的影射壁畫

總之,是是非非,真真假假,都成為當下韓國第一夫人的往事邊角料。

在男人的戰爭里,女人成了炮灰

關于金建希的漫天黑料,尹錫悅在接受《中央日報》的采訪中說的一段話,很有道理:

「如果我不踏足政治、不擔任檢查長,不擔任首爾中央地方檢察長,我的妻子就不會經歷這些。作為丈夫,我感到非常抱歉。」

不只是金建希,尹錫悅的競爭對手李在明的夫人金慧京也成為媒體攻擊的對象。

左為李在明

金慧京被爆出公車私用,用丈夫的法人信用卡購買私人物品,把公務員當管家使喚,讓下屬幫忙跑腿買藥品、送餐、洗衣,熱衷于高消費購買各國食品。

與之對比,最起碼金建希沒有占用過公權力。(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韓國大選一度被戲稱為「一場誰更討厭的比賽」

金慧京與李在明(左)

時時刻刻活在顯微鏡下的第一夫人,一言一行都會被無限放大,這種現象不僅僅局限在韓國,美國也這樣。

一直被嘲「花瓶妻子」的梅拉尼亞·特朗普,因為極度奢華浪費頻頻被民眾攻擊。

就算是人氣最高、民眾支持率高達79%的米歇爾·奧巴馬,也被攻擊脾氣大,在美國白宮大吼大叫……

當第一夫人的黑料被當作丑聞議論時,最終的落腳點從來不是第一夫人本身,而是成為她們丈夫的從政污點。

在男人占主導地位的政壇中,女人成了炮灰,她們的黑料是對方贏得選舉成功的一大利器。

現在,金建希雖然有了第一夫人的風光,但為了避免錢權交易的隱患,不得不犧牲自己的事業。

她已經將自己的公司停業,并表示除了必須到場的國家活動與外交場合, 自己將不再輕易露面。

5月22日拜登訪韓,夸獎金建希美麗知性

日常的她,雖然身價不菲,但為了打造親民形象,要麼穿著幾百元的平價衣服,陪丈夫遛狗,要麼陪丈夫買菜、逛商場……

雖然收獲了「最美第一夫人」的榮譽,但金建希的黑歷史被扒了個底兒掉,還附加了很多真真假假的邊角料。

在升學和職場對女性并不友好的韓國,如金建希一般的女強人,但也不得不為丈夫的聲譽,讓步自己的自由。

從女強人轉型賢內助,化身為尹錫悅身邊最美的風景。

不知道,這對于曾經風光無限的金建希來說,究竟是她的福,還是她的禍?

 

故事結束了~你笑了嗎? 為生活努力的日子裏,不要忘記給自己一個微笑哦~快樂每一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