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多年,再度大火的王心凌:經歷了的風雨,愛自己的她依然甜

珮珊 2022/06/04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很早以前,讀陳丹燕寫上海富家女戴西的故事,開頭就被一句話擊中:

「戴西怎麼會知道,自己有一天竟會面對這樣的屈辱?而且她還能從那些屈辱中活下來,甚至沒有成為一個因心碎而刻ㄉㄨˊ的老人。」

這個夏天,穿著學生制服在浪姐舞臺上唱著《愛你》的王心凌給了我同樣的感覺。

王心凌的突然翻紅可能令很多人始料不及,從浪姐第一期的內容來看,節目組當時也并沒有把王心凌當成重點宣發口,她在浪姐里的鏡頭除了那首歌,其余的,遠不如其他姐姐們有存在感。

可她,就這麼再次紅遍了這個夏天。

是因為她一如既往地甜嗎?

是因為2022年的春與夏,或者再往前推兩年,大家都過得太苦,所以需要一點甜嗎?

好像都是的,但好像又都不是的。

我應該算是王心凌的歌迷,我以前覺得自己不是,可是這兩天因為要寫她,復盤了一下自己的青春時代,忽然發現,在四大三小再加上一個SHE霸占樂壇的那些年,我去KTV最常點的歌,竟然是王心凌的歌。

尤其是《第一次愛的人》《我會好好的》《睫毛彎彎》《那年夏天寧靜的海》這幾首,幾乎是我每次必點曲目。

我現在想想覺得也很正常,因為王心凌當時比較紅的那些歌,唱得全是少女直白的心事,長大以后回想起來是會覺得矯情又傻氣,甚至莫名還讓人覺得有點土有點俗的那種心事,但絕大部分少女就是這麼過來的。

《小燕之夜》里,王心凌、黃子佼、小燕姐以及王心凌的經紀人曾經討論過王心凌出道時的第一張唱片,當時王心凌很年輕,但偏偏沒去走【少女感】這條路,而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硬凹什麼酷帥女孩感,大家后來都覺得那張唱片就怪怪的,直到王心凌偶然穿上校園制服,當她唱出少女本來的樣子,終于一切都變得順暢。

所以毋庸置疑,王 心凌的第一次紅,就是憑借少女感。她當時的粉絲,也絕大部分都是很年輕的人。

那麼,她的翻紅呢?

雖然她這次仍然看起來很甜沒錯了,但【真少女】和【40歲看起來很少女】,還是有一層厚厚的,無法穿透的壁的。

現如今真正的少女,以前并不了解王心凌的那一撥00后們,對王心凌是不會太有興趣的,她們會去喜歡和她們年紀更相當的甜妹。

況且,浪姐舞臺上,真論狀態來講,薛凱琪和阿sa也很甜啊。

可是,她們都沒有唱著從前的歌。

唯獨王心凌穿著從前的衣服,唱著從前的歌,但我要說的是,她紅就紅在

—— 她的甜人人都看出來有太多雜質,人人都明白她不是從前模樣,可似乎又有幾分從前模樣。

她紅過又跌落過,被時光打磨過又踉蹌站起來,盡量維持體面的這種經歷,無意中描畫出了一大群中年人的人生曲線。

所以,其實王心凌的這波翻紅里,真正推波助瀾的不是少年人,而是中年人,她憑借的也不是從前那份真的少女感,她憑借的就是那種有雜質,寫著一點心事和猶豫,但最后還是選擇甜作為底色的那種復雜的少女感。

而這種不純粹,很猶豫,不夠灑脫(她連面對觀眾說起自己的年齡,都要強調一句39點幾歲,其實看得出她并不從容也并不那麼樂觀)但又還維持著一點期待和勇氣,不就是我們【中年少女】嗎?

【中年】一定是人生所有階段里情緒最復雜的時期。

這幾年,這種感覺可能就更明顯。

不是說,少年就沒有經歷,少年也有經歷的,就拿現在這幾年來說,老人、小孩、中年人經歷的一定都是一樣的。

但是小孩子還有新奇的視角,他們能把一起都當成是體驗,只要身體上不疼痛,所有大人們覺得痛苦的東西,到了小孩子這里,可能就是好玩有趣,奇奇怪怪。他們還學不會給自己的情緒上枷鎖。

就像我們自己十幾歲的時候,時間是要拿來去瘋的。 我們還理解不了世情復雜。

我們總說懷念曾經的無憂無慮,可是當你看著自己的孩子經歷過的童年之后,你一定會明白, 不是曾經無憂無慮,任何時候都一樣的,一定有憂,只是少年還不懂得慮而已。

老人呢,他們已經過了那種擰巴的時候了。世情把他們塑造成了一個更懂得如何抵達諒解的人,所以他們會主動卸掉情緒給自己的枷鎖,他們也終于到了那種不必去支撐別人,只需撐好自己的年齡,所以,很多事情,他們也可以選擇不慮。

唯有中年人,心智上已經懂得慮,年齡上又必須肩負起慮的責任。

所以中年人一定最復雜、最擰巴。

也一定最渴望看到一個有故事,但還能勉強算是女同學的自己。

而王心凌,她的人生經歷,她那種唱得了《大眠》,又還能再唱回《愛你》的樣子,太符合中年人對自己的想象了。

王心凌算是一個有故事的女同學。

我老公都不算是她的粉絲,但提起她,也說了一句,她好像蠻吸渣體質的。

就那幾年,王心凌在感情上栽過的跟頭太多了,有過非常多難堪的時刻。我看過她開記者會回應自己不是第三者那個聲明,一個女孩子,坐在那里,強忍著眼淚和別人解釋自己的感情經歷,現場回應她的只有連續不斷的,冷冰冰的喀嚓聲,比起關心她到底經歷了什麼,大家更想拍下一個女人流淚難堪的時刻。

但她還能在想哭的時候,依然扯起一個招牌式笑容,從頭到尾得體回應,不出一句惡言。

再后來,她錄制《小燕有約》,談起那些年的事情,說其實現在也照樣常常心事打結,不過已經懂得自己梳理,她說自己并不獨立,是喜歡依賴的個性,可是環境使然,她又只能被迫獨立。

少年時是單親家庭,長大后遇到的幾段感情,又沒有一段是可以讓自己心安的。

小燕姐對王心凌有一句很精準的評價,說對她又擔心又不擔心,擔心的是總覺得王心凌在找男人這件事上不靈光,每一個都是【他在,就無法心安】,不擔心的是,她看起來柔弱,但又常常可以被迫強大,是一個免疫力不夠強的強者。

是的,王心凌一路就是這麼過來的。

她的經歷真的就很像很多普通中年人的人生。

我們沒有那麼強的免疫力,但變對人生的跌宕,又不得不強大起來。

我們說不清楚到底是討厭這種跌宕,又還是感謝這種跌宕。

但我們都無比確認的是,這種跌宕一定是改變了我們的。

20幾歲的我,和30幾歲的我,我真的比任何人都明白那絕對是不一樣的。

20幾歲的我,就像一個小太陽,像曾經的王心凌一樣,30幾歲的我,對許多人和事都多了一些打量,存了一些戒備,漸漸地想把自己活得像一彎月亮,仍然是明亮的,但不需要那麼亮,能夠給身邊人一點光就足夠。

但是讓我變成曾經的我,我又不愿意;讓我變成面目全非的我,我也會覺得討厭。

就很矛盾,怕自己變,又怕自己不變,而最好的變,就是如此刻王心凌這樣,經歷過各種各樣的反復和猶豫, 最后她還是用底色里的甜,包裹了歲月的雜質,把自己從棉花糖,變成了味道復雜,陽光下看過去處處都是裂隙的水果硬糖——沒有被歲月吞噬,而是把歲月鍛造糅合。

大概這也是王心凌只要接受采訪,就會說一句感謝曾經的王心凌的原因吧。

其實,王心凌能再紅,我是感動的。

因為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這意味著, 即使在如此艱難的歲月里,那些最苦的中年人,也依然沒有放棄對生活的期待與信心,她們還是把自己對美好的想象和追求通過王心凌表達出來——歲月苛待過我啊,但我還是可以成為一個有點甜的人,而不是變成一個怨恨刻ㄉㄨˊ的中年人。

歲月無情,懂得愛自己的人永遠不會老;時光蹉跎,不放棄自己的人永遠年輕。

我為人性里這種堅韌和溫暖,而翻涌出無窮盡的感動。這,才是這個夏天最美好的事情。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